3人回复
2398人阅读
楼主 发表于2012-03-03 12:21

红树林突围


今年2月2日是第16个世界湿地日,记者日前来到恩平市镇海湾红树林县级自然保护区,静静地打量红树林。这些红树林,经历了辉煌—毁坏—恢复的生命路线,就那么安静地立在海边滩涂里,一片一片,按自己的方式成长。但这种成长的静默,已经有人想打破,因为要养殖赚钱。由此,也抛出一个命题,这场红树林发展之战,要如何打才会胜利?

  专家语录

  ● 红树林的发展是必要的,净化海水,维持生态平衡,特别是沿海地区,每年的台风很多,红树林的保护作用更加凸显。根据研究和测定,100米宽的红树林带,红树林的高度在2.5米以上,密度在0.6左右,保护海岸的作用就非常明显,1米高的海浪通过,到岸边才20—30厘米,这样海浪就没有力量了。 

  ● 如果在海边建设石堤,总会有缝隙,只是看起来坚固。海浪天长日久拍打,把石堤的泥沙从缝隙里慢慢掏出来,掏空了以后,石堤就塌下去了。如果有红树林,海浪拍打的力量就很小。为什么不利用自然界的东西来保护我们的海堤?为什么不用红树林来维持生态平衡呢?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热带林业研究所研究员 郑松发

  童年记忆钻到红树林里捡海螺

  “红树林是单一植物?”“我一直以为红树林是红色的。”对于红树林,很多人存在这样的误解。刘生来自湖南,他告诉记者,以前他以为红树林是那种像火一样颜色的树林,因为他毕竟“不在海边生活,成长的地方也没有红树林”。

  而那些在海边成长起来的人,对于红树林的记忆,却是整个童年。他们小时候的足迹,遍布了红树林。恩平市横陂镇林业站副站长陈永和的家就在海边。小时候,每到周末退潮的时候,他都会跟玩伴一起,钻到红树林里去捡海螺。“里面有很多小鸟。当时是小孩子,喜欢小鸟,会去捉小鸟,掏鸟蛋。”他说。

  恩平市林业局营林股股长李光彪的童年也是这样。在父母“不准一个人去红树林,要去就要四五个人一起进去”的嘱咐中,他与小伙伴们“抱团”进红树林。虽然当时不理解,但是长大一点他明白了,红树林里面没有专门的路,人分散的话,容易走失。

  对于自己与红树林相伴的这段岁月,李光彪津津乐道。上世纪70年代,他们会穿着背心和短裤,在红树林里掏白鹭的鸟蛋,特别是四五月份,他们会弯腰钻进红树林里,用自家的蚊帐去捉烟头那么大的螃蟹,卖给养殖的人,“一角钱一只”。那时,红树林是他们的阵地,没有人想过去破坏。

  “我们还会在红树林的边上挖贝壳、捡海螺,捉小鳝鱼等。特别是在8月份的时候,我们可以去摘白骨壤的果子。”李光彪说,他们走进红树林,里面的泥巴深过膝盖。还有一种果子,那就是老鼠簕,因为形状长得像老鼠而得名,在那些生活艰苦的岁月,他们用它来煲汤。

  随着时间的推移,童年在红树林里的欢乐,都封存在了记忆里。李光彪说,现在不准去红树林了,因为要保护红树林,人们也没有必要去,因为大家生活都好了。

  台风肆虐认识到红树林的作用

  随后的红树林,让陈永和等人恐慌。社会的开放,打开了人们关于钱的“潘多拉盒子”。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人们一片一片地消灭红树林,因为要“围起来养鱼”。对于这段历史,陈永和不愿意多说,他指着一片围垦出来的土地,包括一批鱼塘,告诉记者,那里曾经也生长着茂盛的红树林。

  是台风,挽救了红树林的命运。

  台风的肆虐,让沿海而居的人们包括那些养殖户们慌了神。尤其是2003年的“伊布都”台风,给所有经历过它的人烙下了深痕。根据有关资料记载:“2003年台风‘伊布都’来袭时,形成3.27米300年一遇的潮水位,海潮长驱直入,入侵沿海部分圩镇村庄,冲溃堤防8.1公里,直接经济损失超过5.9亿元。”

  这场来势凶猛的台风,也给红树林提供了恢复种植的机遇。

  陈永和说,在恩平沿海一带,台风所过之处,树倒屋也倒,围堤也被冲垮。尤其是养殖户们损失最大,全部破产。台风将他们养鱼的鱼槽全部吹到了陆地上,鱼到处都是。而台风一过,就会出太阳,鱼都会被晒死。

  “台风掀起的浪很高,浪从海面推过来,没有红树林或者红树林少的地方,围堤全部被冲垮,而有红树林的地方,围堤安然无事。经过了台风袭击,大家认识到了红树林的作用,于是开始恢复种植。”陈永和说。

  防洪护堤保护显得“弥足珍贵”

  要战胜台风,就要种植红树林,这是自然留给人类的铁训。但是破坏之后重建,哪有那么容易,何况对于在滩涂里生存的红树林来说,也算得上一件“奢侈”的事。这种奢侈,在陈永和的话里得到印证:“种植红树林时,成片地死是常有之事。”市林业局保护办负责人刘永忠也告诉记者:“台风一来,海水涨潮,别说插苗,插根棍子都能被吹起来。”

  而一句话,也常在沿海居民口中流传,那就是红树林(小苗)两年不死才算生。引用一段富有诗意的话就是“红树林的种子在母树上成熟发芽,已发育成熟的红树林种子开始慢慢长出小苗,挂在母树上,随风摇曳,好像一串串默默的风铃。忽然有一天,它离开母体,掉落到苦涩的海里,开始难以预料的漂泊。也许,上天赐给它一个好地方,让它生根发芽;也许,它被其他动物一口吞掉……等着他的命运不知道是什么。更可怕的是,已经扎根的幼小红树林还会受到海洋动物、风暴潮等的袭击,未必能够长成大树。”

  但人类并没有停止种植红树林的脚步。政府出钱,民间出力,红树林慢慢发展了起来。我市各地尤其是台山、恩平等,逐渐退围还林,并且将红树林的种植,扩大到了原来没有种植的滩涂上。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现在我市的红树林已经初具规模。

  来自市林业局的资料显示,我市现有红树林总面积2.67万亩,主要分布在镇海湾和广海湾,包括台山、恩平两市沿海,其中位于恩平市的红树林是广东省目前保护最好的红树林之一,连片面积3000多亩,平均高4米,生长旺盛,林相整齐,树种有桐花树、秋茄、白骨壤、老鼠簕、海漆、银叶树、三叶鱼藤、许树和卤蕨共9种,以桐花树群落、秋茄群落和海漆群落为主。

  在镇海湾,记者看到,一片片的红树林,立在滩涂上,与海水、天空中飞翔的白鹭一起,构筑起了一幅让人陶醉的风景图。这些红树林,除了防洪护堤,还是鸟类重要的迁徙路线和候鸟重要的越冬场所,每年有大量候鸟在此越冬或停息,为鸟类特别是过境的候鸟提供了理想的觅食与栖息场所,因为那儿树丛茂密,树下微生物众多,聚集了大量觅食的鱼虾。同时,在净化海水、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等方面,红树林也起着重要的作用。

  陈永和说,现在种植红树林的成本,一亩地在1000元左右,要等到退潮的时候才能种。他建议,就是要在红树林少的地方,加大力度种植,同时要加强保护。而保护,对于红树林的发展来说,显得“弥足珍贵”。

  矛盾突出政府和群众意识有待提高

  为了保护好红树林湿地资源,从政府到民间,都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市建立了自然保护区,如台山市政府于1999年制定了《台山市红树林保护管理规定》,成立了红树林县级自然保护区;恩平市政府于2004年批准成立了恩平市镇海湾红树林县级自然保护区,并成立了市、镇、村三级保护机构,制止围海挖塘。“恩平红树林保护得好,发展了起来。恩平有两个保护区,如恩平市镇海湾红树林县级自然保护区配备了8名护林员,建立了两个保护站,并且跟村里签订了责任书,给每户村民一年一亩12元的生态公益林效益补偿金补偿。”恩平市林业局副局长郑海说。

  然而几组矛盾的出现,不容忽视。在市林业局提供的《江门市红树林概况》里,对此作了这样的概括:由于红树林所处的地理位置特殊,发展水产业与生态保护存在突出的矛盾;建设红树林市级自然保护区,存在着行业之间,地方政府之间,国家、集体与个人之间的矛盾;红树林恢复种植技术难度大,所需经费多。

  其中,“发展水产业与生态保护存在突出的矛盾”,让人不由想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对红树林的大破坏。市林业局保护办负责人刘永忠不无担心地告诉记者,有些养殖户更是直接地提出能否砍伐红树林,为渔业养殖腾地的想法。

  “现在,宜林滩涂和用来养殖的地越来越少,红树林的发展和养殖的矛盾突出,等政府和群众的意识高了,这个问题可能会好办一些。”刘永忠说,如果这边种植,那边破坏,红树林怎么发展得起来?

  对于如何化解人林争地等各种矛盾,我市有关部门不无思考。很早的时候,林业部门曾经有过一个设想,那就是整合新会、台山和恩平三地的红树林资源,捆绑组建江门市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因为三地单独发展的话,在面积上就不达标,捆绑发展,则可以申请省、市自然保护区。但是,因为种种利益分割问题,这个设想还在摇篮中就被掐灭。

  发展方向

  红树林旅游业或是最佳选择

  在2009年,我市有人大代表提出关于《推广“海堤+红树林”模式构筑防御台风暴潮体系的建议》,建议结合退围还林计划,海洋与渔业、林业、水利等部门联动,在建设沿海海堤时,顺便把堤外的红树林建起来。这个建议,在台山市得到了较好采纳。

  对于红树林的未来发展方向,多方建议发展红树林旅游业。刘永忠认为,发展红树林旅游业是最佳选择,既可以获得经济效益,而且也环保,是一件双赢的事情;但是要有专门的管理部门和管理团队进行管理和开发,才能规划好。而李光彪则说得更实在,对于红树林来说,最好的保护,就是让当地的村民从中受益,如可以开发绿道旅游、红树林旅游等,带动人流进入当地,增加当地海产品的销售量,这样村民就能得到利益。

  如何发展我市的红树林旅游业?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热带林业研究所研究员郑松发提出了一个思路,既渔业养殖和红树林结合发展。具体怎么做?就是对一些滩涂进行改造,让其既适合养鱼,又适合种植红树林。这样,红树林可以给鱼提供养料,鱼塘周围也可以种树,以及过滤和净化海水。

  同时,郑松发还鼎力推荐广州南沙湿地公园的发展模式。南沙湿地公园地处出海口珠江西岸。围垦公司经过20多年的围垦和经营,保持了农耕水养的产业结构,土地原始状态良好,生态环境得到妥善保护。

  据郑松发介绍,他当时参加了南沙湿地公园19东围的设置,他们设法让一部分水域变深,一部分水域变浅,变深的可以养鱼、虾等,变浅的可以种植红树林。现在,南沙湿地公园被建成了一个鸟类休憩、鱼儿乐游和人类开展海上娱乐活动的一个非常好的场所,那里形成了海鲜市场,建有宾馆和饭店,旅游业带动了多个行业发展。  江门日报记者 邓少军
1楼 发表于2012-03-03 12:27
为什么看到江门两个字就反感

离线 朴犷者

2楼 发表于2012-03-03 13:06
大一我问一舍友你哪里来的
答江门
我问粤语怎么说
答肛门
顿时胃抽搐了
3楼 发表于2012-03-03 14:47
怎麼樓上都說江門這個地名了~~
確實 在粵語里 江門 和 肛門 是完完全全相同的音。。。
限100 字节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上一个 下一个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ertificate Copyright Time now is:07-15 09:58
      ©2003-2011 版权所有 Gzip enabled 渝ICP备09060325号 Total 0.06537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