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384阅读
  • 2回复

[资料分享]NGO与企业合作的探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花盼非花
 

发帖
149
绿豆
2887
威望
365
来自
微博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6-20

2013环保倡导行动网络资料分享
资料下载:
NGO与企业合作的探讨
主讲人:李薇

    我们协会会运用各种传播方式来对我们机构进行各种传播。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NGO与企业合作的探讨。这是探讨,不是一个汇报。我在讲解到最后,有一些问题希望大家一起分析讨论。
   首先我们与企业之间的合作关键在于“势”。何为“势”?我想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高山流水,一气呵成。我们的合作都是建立在一个势,这是我们和企业合作的着力点。我们要审视自身的优势,认清当前的形势,擅于借势,利用好势,进行造势。这是我们机构经常在讲的三个方面。首先我们要对我们所在的环境进行一个分析。在浙江,浙商至古都是风气比较开放的商业团体。从贫穷到富有,从默默无闻到享誉全球。不知道大家前段时间有没有看温洲一家人,这部电视剧淋漓尽致诠释了浙商精神:敢为天下先。这跟我们NGO有共同的一些特质,就是接受一些新的东西,引领一些新的理念。这就是我们与浙江企业良好合作的基础。
    这十三年来,我们跟很多企业有过合作,这是一部分,我大概想得起来的(企业),大家认识下。下面和大家分享下从协会的创始。协会创始是在2000年的时候,我们的秘书长忻皓他还是一个学生,和同学一起开展了“千年环保世纪行”。从此这就成为我们团队的起源。包括这个活动也是一家公司赞助的。之后在花了一个多月时间这个骑行完之后,我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就是我们城市有许多环保NGO力量,但是非常分散,一盘散沙,想着怎样把散沙凝聚在一起,这也是后来我们想筹备绿色浙江,大家看到我红色标注出来的米奇环保漆,那时候它给我们三万元,我们办了一场晚会。在晚会上也邀请了一些领导,坐舞台下面。希望预祝绿色浙江早日成立。也是提前和领导打个招呼,我们要成立协会,能给帮助的尽量给,给点通融。之后我们和BP、惠尔康,可口可乐也一直做了很多活动,这些活动早期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完整的项目。这些活动也通过媒体一次次,扩大协会的影响力。至少在本地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这五个瓶子是我们在京杭大运河分别与长江、黄河、钱塘江、淮河、海河五大河交汇处取水,最后制成这个寓意非常深刻的“五福瓶”。这张照片在2006年作为“可口可乐”中国年度最佳照片。这些都是一些活动的相片,这里不详细讲了。我们与企业的合作,这边讲下我们最近正在做的一个例子。大家也都知道前段时间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的事件。我们协会也参与进行了一些回应。之后可口可乐也过来找我们合作。因为我们与可口可乐有过11次的合作。基本上每年都有固定的项目合作。在邀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的背景之下,我们对项目进行了一个分析。首先我们邀请杭州市河道监管中心一起开展一个沟通交流。因为那时候这个事件闹得比较大,河道监管中心也非常头痛这个事情。他们也希望能够对各个城市河流有效治理,但说实话这包括了住建、城管等各个部门。在这样背景下,我们跟可口可乐发起“凝水汇萃”一个护水工作,号召一些共同居住在大学城这样的大学生。大学城那边有很多小吃,河流也很脏。那边大概有六所大学,在每所大学里进行挑选,形成一个队伍。针对那个叫“垃圾街”的地方,这个地方真的都是垃圾。然后我们做了一次考察,开展圆桌会议,由协会主导,高校志愿者参与共同探讨能够为这些河流做一些什么。大家看到的这不是我们协会自己想出来的,是志愿者他们自己提出来的。其实学生的想法很好,关键是你要给他们一个平台,让这些想法能展示出来。接下来是前期准备,实施步骤。之后有一个启动会,大学组建的几只环保队伍会定期进行一个走访。那时很多媒体也是非常关注这个事情的。因为这是昨天晚上临时补充的PPT,有些资料就没有分享了。然后发起一个清洁城市河流的倡导。像联合行动日——推荐够环保餐馆,这是大学生自己想出来的。他们自己提出可以用商业的模式来推动河流清洁。这是计划的后期成果会。其实我们通过这样的合作,一个对企业会有品牌宣传。二是协会也达到自己的目的。我们作为环保协会,是希望河流是干净的,同时也发布志愿者的作用,让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就能受到这方面的熏陶。
    其实在与企业,尤其是可口可乐合作的过程中,作为NGO,有很多东西需要向他们学习。比如像做这样一次活动怎样去评估,一般很少在这种小活动之后再去评估。但是可口可乐有严格的评估机制。比如拿其中一点广告价值。之前我们不知道这样的活动会产生什么价值,有些是意会不可言传的,但是他们会做一个非常细的广告价值评估表。比如在浙江卫视新闻联播播出这样一个活动,活动带有可口可乐LOGO,它相对应的价值是,如果购买浙江卫士新闻联播节目档广告是多少钱,按6秒钟来对换,再乘以重复播放的时间,这就是正常商业广告的价值。但因为我们是公益的,在居民眼中接受度高,所以公益的价值再乘以三倍。所以经常可口可乐给我们几万的活动经费,他们的目标是让我们创造几十万的广告价值,实际则达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价值。这也是可口可乐这么多年一直和我们合作的原因。这十三年来我们一直受过BP公司、可口可乐、美国默沙东等很多公司的无私帮助。其中提个很有意思的事情。米奇漆是最开始办晚会的时候,赞助我们三万元。在之前我们做的钱塘江彩绘活动中,那时候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没有漆。那时候在网上搜到米奇漆,它是2000年有过赞助,我并不知道有这段渊源。我在网上找到后,打电话,那边很快回复。再之后我跟忻皓汇报这个事情,他一听,说在十年前有过合作。挺神奇的,24小时内他们就同意赞助我们1500米的彩漆。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缘份。现在环境保护越来越重要了,一方面碳市场的建立,环保产品市场的蓬勃发展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另一方面,浙商的一些企业他们也知道了企业环境责任与企业品牌环境社会责任的改造,是企业想要长久生存的命脉。可能在座的也知道我们去年成立一个绿足迹企业同盟。我们目前在同盟内要不断地来推让同盟可持续发展,目前我们在研究碳交易市场,这能促进气候变化减缓,也能让企业看到自己的经济价值。我觉得对于企业经济者是他们的生存命脉,他只有有营利,才会一直来资助。双枪是制造竹纤维、竹制产品的企业。我们从前面开始跟他们合作,并且在去年给他们建立社会责任部。他们的董事,也是他们董事的太太作为这个部门首席可持续发展官。这是很好说服的,因为她在家没事干,又想在社会上树立形象,我们就给她创造这样一个。那时候我们开始积极筹备,并给这个部门确立几个目标。这是在合作过程中我们给他们做了一些量化材料,环保档案管理。此外给他们建立环保品牌“爱地球”,开展了一些活动。我们自己也不断寻求运营的生存方式。我们去年尝试做了“心动市场”,这个尝试让我们实在是费时、费人也费钱,这个不一定有利润。去年我们在双枪那边建立自然学校,做一些培训。
    借势的话题。浙江的政府对环境保护工作的支持力度是非常大的。首先看到右边这是浙江省环保厅发给忻皓的政风行风监督员证,在上个月也邀请我们去环保厅做一个培训。我们抛出一个问题,你觉得民间环保组织它是一个麻烦制造者还是问题解决者,现场有超过一半的人觉得我们是麻烦制造者。我们通过这样一次培训告诉大家我们其实是问题解决者。就看你怎么用,你只有把我们放在一个更加公开、公平、公正的位置上,我们才能更好地帮助解决一些社会问题。有一些问题环保厅没办法自己出面提出,完全可以通过我们。因为现在社会问题有些不只环保局一个部门的问题,它可能涉及到方方面面。我们作为民间组织完全可以去提出这些问题,帮助他们解决。在借势的时候,我们要分析自己的优势、劣势。像我们协会是正式注册的,也有良好的政府关系。我们协会因为英文非常好的占了一半以上,我们有良好的企业关系。我们协会也有非常多的问题,比如跟省内一些组织联系比较少;我们与大量的企业合作,这当中存在一定社会风险;另外我们组织里人员的专业性不够。比如我们同事有做销售出身的,我是法律出身的,另外有财务出身的,所以专业性不够。但是我们组织作为一个NGO,我们很大一个能量是会整合资源!顺便提个技巧,联系的时候,特别是和学校联系的时候。我们那时候画都收不上来,已经到点了,我们打电话说给A市:你们画怎么还没交上来,其他的市都已经交了就你们市没交上来了。这样人家说马上、马上。然后我们给B市也是这样说。说得时候也不要太客气。客气了他会觉得你很卑微的。造势。
提问与分享
霍岱珊:NGO与企业合作,可能是我们也会面临的一个问题。但是我们那地方地域狭小,和你们不能比。我们碰到是?敏感话题。过去我们经常交手,是处于一个对立状态。后来从对立、对抗,走向对话,创建联合模式,促进他们进行深度治理,后来达到循环经济,出现了非常好的多赢的局面。经济发展了,环境改善了。但是和他们做更深一步的合作,是一个问题,是需要探讨的。这几年在这方面一直没有发展。本来和企业是很紧密的合作关系,结果他产品出问题了,那该怎么办?我们要有度,不能失去自身的一些原则。这可能是基本的。
曾祥斌:其实刚才李薇在谈到前面的时候,我就发了一条微博出去。NGO与企业合作,可能千万别成为企业的广告部。会不会成为企业广告部可能是一个真问题。刚才李薇也提出这个话题,我才知道说你们是从双枪的社会责任部里面分离出来的,是吧,带有比较强烈的企业公益部,企业广告部的色彩。我在考虑一个问题。绿色和平其实是一个特别流行的机构,他具有一切企业的(),这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像自然之友也会()的,但是他有一个前提就是基金会不会直接接受有污染历史企业捐款。这样一个前提。我想跟大家澄清下环保组织是干什么的,和它的地位。按照绿色浙江的说法,可能导致社会公信力不足的问题,甚至在环保公益圈内被看做另类。NGO存在的价值在哪里,在环保方面就是环境保护。对环境造成反作用的是企业,本身就是跟我们工作方向相反的。但是你们现在成为合作伙伴,直接跟企业策划项目,有一点点失去自我的味道。如果是前期这样的话也是可以。我不知道反作用,企业或政府的反作用行为。有一点失去自我的味道。如果是想前期这样可是可以,我不知道前期你们在选择企业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标准,是不是有奶便是娘,或者说一定要没有任何违规表现的企业,有这个甄别程序。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慎重一点的好。
李薇:我想说一下不能因为企业是商业群体,就拒绝他。我觉得我们应该做的是推动他们。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可以退到他们减排。我们再选择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是非常低碳的标兵企业。我们做了一些考察,而且他们也有这个意识。他们老总是一个特别的人。他们在建厂房的时候不做一台空调,用的是地能热供。他们有这个理念我们才能够跟他们合作,而且他们才能根据我们的意思不断的推动。现在是出问题了,所以我才拿出来讨论。但是有些问题不是在我们估计之内的,有时候会出现一些小偏差。不能因为他们犯了错误就拒绝跟他们合作,而且我觉得应该推动他们改正。谈到跟企业合作我想说几个字:“外不殊俗,内不失正”。我觉得这是在合作中应该坚持的原则。
马天南:上次在浙江开会的时候,忻浩也说了这几个字,他想强调,如果我们把自己扮演成一个清高的角色,拒绝跟外部交流,可能不利于自己的发展。他希望可以找到合适的切入点去推动和改善。我权且不去评价绿色浙江的理念。我觉得这个在中国是有困境的。中国没有绿色和平是因为中国不允许社团话发展的那么大。中国的环保NGO以项目为基础的的运营方式 有制约性,项目走了就死了。项目是不允许养人的,在这种情况下就做的苦哈哈的,这样就没法发展。绿色浙江讲和企业的合作是因为上次有几个组织提出来希望绿色浙江介绍怎么跟企业合作。其实我们以前也跟企业合作过,但那时候和现在不一样。他是想把钱拿过来发展自己,但是现在中国环境NGO像春秋战国,大家都各显其能,八仙过海。但是什么样的NGO能生存下来呢,我觉得要再看,让子弹再飞一会儿,还不知道谁能下来呢。我觉得曾律师说的对,如果你失去了公信力,就是替这个企业代言的。可是我们已经看到绿色浙江在往外走,它又想推动企业的改变,就继续让子弹飞一会儿,我们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状况。其他NGO也要慢慢走下去看。这也是我的切身体会的看话。
唐在林:大连环保志愿者协会也面临这样的问题。当时成立的时候是加环保企业进来的,会费是一年一万块钱。今年开始就有这个苗头了,去年是我跟领导打仗。红沿河核电站想加入我们协会,每年给一定的资金,但是要我们宣传和能源。这个问题我是一直反对,领导要他们参加。而且今年面临换届,面临我们的组织要被收编了的感觉,而且要我们提供有能力参加我们协会的企业名单。这也是我面临的问题,我在想我的后路了,这是非常急迫的事情,大家给我出出注意。
张頔:因为我刚从绿和出来,我想跟大家澄清一件事情,就是甲醛超标事件以后,马上就开大会,他例数了所有支持他的机构,但是没有提()一个字的()而且没有为()说一个字。接下来我想谈谈责任的问题,我们NGO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它应该是协调各利益相关方的辅助机构,使得政府企业公众媒体得到多赢的局面。这是NGO的责任。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当公众出现污染受害者的时候我们NGO义无反顾的冲上去,当媒体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NGO大公无私的提供援助,在政府有问题的时候NGO更是冲上去了,唯独企业是要的。当然是企业不好,所有的污染都是企业干的,另外企业有钱,但是我觉得不能因为有一个孩子又有钱又听话你就不给他吃奶啊,你的那三条腿都有了,难道第四条退不是你的责任嘛?所以我们有义务对公众政府进行帮助,也有义务对企业进行帮助,这个帮助并不是替他们被说,替他们用自己的形象给他们搞宣传,我去抨击你也是一种帮助,帮你改造也是一种帮助,接下来有一个前提,这个前提不是他是不是污染了,污染的企业你更应该帮助他。前提应该是他愿不愿意被你帮助。不是我让你改,你改好了,而是你自己想改,他必须要有NGO的帮助才能改好。要是他不想改好,我说NO我不跟你合作。在十年以前()科技的李老师跟马云一起去央视做一个节目,做完节目以后马云说李老师有空我们聊一聊,李老师第一个反应是我怎么能跟企业站在一起呢,我怎么能跟企业聊呢。十年后我们觉得企业也是一个相关方,他也是我们NGO责任范围的一个问题。我们不能因为爱惜自己的公众形象而放弃他们,恰恰相反,应该帮助他们改正,当然不是提替他们的污染行为背书,而是帮助他们做好。
李洁:我想从你那知道你为什么和可口可乐关系那么好。因为我们甘肃也有可口可乐,他们经常也有活动,我想跟他们挂个钩,向你们那边可口可乐老板介绍一下我。
李薇:我尽量帮忙。他们也分了很多,我尽量通过他们帮忙。
喜儿:我想反对他说的必须帮助企业什么的,我觉得你说和可口可乐有11次合作,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合作。
李薇:一年是在社区里面怎么节约水,一年是在学校里面怎么节约水。以水为主题。在社区里面水资源的节约,在学校里面组织一个团队,征集方案。因为可口可乐是做水的,我们跟他合作倡导节约水的。我们再合作过程中不会有可口可乐的logo出现。是他们的公益品牌,那时候叫留住一桶水。但是今年去掉了,只是出现他们的公益品牌。
罗丹:我们曾经和著名的石油企业有合作。我们自己的看法是给愿意改进的企业一些机会,愿意改进的就要他成长他们来找我们这些有良心的组织好过让他们找一些替他们背书的组织。
张伯驹:倡导网络讨论到最精彩的地方,企业合作。大家都知道正态分布,大多数都集中在中间,旁边的越来越少,发生的概率也越来越小。可能他是一种世界观的东西,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也没有什么事一定怎么样的,所以说我希望我们的讨论也是正态分布,大家总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位置。我也相信大家没那么多一定。我想在正态分布下讲降一下我了解的情况。2个小的分享,以前我有3个月临时代管的自然之友公共合作部门,它是有一部分要接触企业的。2008年的5、6月份,当时有一个企业找我们,我接待了。他想做一个类似环保世纪行的,在全国十几个城市做录影,他们说一次录影捐款给自然之友的小组,再捐给北京的办公室。那个企业叫三鹿。其实谈的蛮好,人是不错的人。当时考虑的是食品安全的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当时我们觉得这样的活动并不能真正改善问题。因为有一些我们能帮助企业变得更好,有一些是公关公司的角色。结合这两点,后来没有做。然后残奥会的时候事情就发生了。但是自然之友没有合作并不是没有机构合作。事情发生以后那些机构并没有被求出来公信力也没有下降。
第二个案例是2007年的时候,有一个国际知名企业找到自然之友,口气很大,是百万级的合作。当时NGO是很纠结于钱的限定性和非限定性的。那个钱是几乎非限定性的。那个企业叫杜邦,它当时纠结于山东的钛白粉的项目。这个其实是明显开道的项目当然是要不得的。但是也有组织也要了。当然他们在一个公开场合也会说其实杜邦蛮绿色的。但是在我的心中这是一个蛮悲伤的故事。我们经常说群体型事件包括什周应龙假老虎的事。看似没什么人受损,其实受损的是政府的公信力。这两个NGO可能在这个领域上没有受到真正的道德创伤,但公信力,很难回来。所以这点上我们很难去做一个模型,看我们到了哪个位置。在这个社会中是怎样都有生存空间的。关键我们跟企业合作的目标得真诚地问自己,如果我们只是希望从企业那拿一笔钱而已,那我们的底线是不要帮他们做坏事。如果是想帮他,要想我们有那金光钻嘛?没有足够的能力,不是想帮一个坏的企业就能帮的,也许把自己赔进去还很开心。我们的能力不足以和他们玩花招。一个企业的公关部门可能是五六十人加上外包,我们呢,环保组织五六十人的非常少。所以说我们跟企业到底要什么,跟自己说清楚是很重要的。如果我们真的想要一些资金不帮他们改善更好,如果我们真的要帮他们,有时候真的不敢要他们的钱。
林月红:我可能跟企业解除比较多,想正一下名。在中国,不管任何人都想把事情做好。谁也不想把事情做得不好。马云曾经说过,他做商人的时候感觉不被尊重。前一段时间我们去龙岩的新罗区,我觉得那的环保做得比厦门还好。环保局长我满敬佩他的。他说在他刚上任的时候新罗区是全省倒数,开会的时候都职责。他说给我一年时候。然后他确实下了很多功夫做,成效蛮大。一旦做好了,大家都竖他为典型,他就越来越有干劲了。当一个人把他定位于不好的时候请你告诉我那些人是。如果说NGO要有一个公信力,我们到底能做什么,怎样才能做好,这些比较,而不是这个也不能做,那个也不能做,那到底什么能做。我曾经听说中国的官员腐败是建设性的腐败,即使贪了钱,也愿意把事情做好,而不是做不好。一旦做不好,就把整个仕途搭上了。所以说我们中国人是愿意把事情做好的。不要把后路断绝了,让他只能望那个地方走。如果NGO有社会公信力,甚至有另外一种方式让大家走正道,挣正钱,心安理得,有一种方式。我更愿意往这方向发展,而不是大家拼个你死我话。其实我觉得每个人都活的不容易,不管是任何行业。贪官也不容易,有一句话是今天你不努力喝酒明天你就努力找酒喝,大家都不容易。这是我个人的建议。谢谢。
    (速记资料,仅供参考)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老蒋

发帖
1065
绿豆
2469
威望
1203
来自
湖南
微博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07-10
坐沙发了。
离线yuan1121

发帖
94
绿豆
886
威望
96
来自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
微博
仔瓜阿策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3-12-18
二楼一枚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