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离线行吟笑歌
 

发帖
203
绿豆
2515
威望
362
来自
422自然学社
微博
轻吟笑歌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7-25
— 本帖被 济溪小编 从 环保信息交换台 移动到本区(2013-07-25) —

喂蚂蚁

摘要:每年藏历的这一天,寺庙里都要去那里喂蚂蚁,那些蚂蚁是前世的人。这天早上不到七点,我们就出了校门,喂蚂蚁的人(主要是寺庙里的喇嘛和学校里的学生)已经陆陆续续上路了,到山脚下集合。
村子里的日子是按着藏历来过的。什么时候寺庙里要念经,什么时候村里要转山,什么时候要多转几圈白塔,都是有一定的时间的。


2011年的526日,是藏历铁虎年四月十三。这天的日历上写着“伽蓝菩萨圣诞,神会禅师圆寂”,这一天我们去神山上喂蚂蚁。

带着糌粑启程
每年藏历的这一天,寺庙里都要去那里喂蚂蚁,那些蚂蚁是前世的人。这天早上不到七点,我们就出了校门,喂蚂蚁的人(主要是寺庙里的喇嘛和学校里的学生)已经陆陆续续上路了,到山脚下集合。


天气有点阴,空气里水气很重,有下雨的迹象。不过我们的出行是不会受下雨影响的。


五月下旬,绿色已在村庄和山野彻底蔓延开来。由于间或有雨,山头还覆盖着白雪,山下是雨,山上就会是雪。


马上驮的是喂蚂蚁的糌粑。大家在村子西边的山脚下聚焦起来,把各自背来的糌粑装到一起去,重新打包归整装到马上。每家一点糌粑,代表每家每人的心意。


堪布在面对这块巨大的石头念经,手里拿的小袋子里装着青稞,边念经边向石头撒出去。石头是不知什么时候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堪布给我讲过,但我记不大清楚了。好像,意思是,这样大的石头落下来,也包含着某种神灵的意思吧?


今天的目的地究竟是哪里,我自然是不知道,反正跟着走就是。东西重新归整好,大家迅速地散开。可以走的并不仅限于已踏成的路,山坡上只要脚能踩上的地方都可以当作路,反正向着同样的大方向就行。有的孩子转瞬间就跳跃到很高的地方,点缀在树丛之间。一些孩子在又一处煨起了桑,一会堪布上来又会在这里念经。


马驮的是喂蚂蚁的糌粑,我们背的是今天大家要吃的东西。我有时候走在路上,有时候想走捷径就垂直向上攀升一段。有的路段还稍有些险陡。大家一路互相聊天招呼着走,好不开心热闹。对于我,这开心热闹之外,还有些好奇。我们要去的地方会是哪里呢?是什么样的呢?我们要喂的是怎样的蚂蚁呢?我们要怎样喂它们呢?


回过头,是早上八点钟的村庄,在湿润的空气中,那么清亮、安静。太阳还在山的那一边,先派出的阳光好像要把乌云挤到一边去,好让它一会出来可以露出脸庞来。


这里不通车,不通邮,冬天的时候还会没有电,继而没有信号。说起来是闭塞两个字,可是,这样天地间的开阔与自由,在四通八达繁华热闹的城市里,有吗?闭塞与自由,或许也不过是心之所向罢了。


很快地,我们就爬上了一座山。这里有孩子家的牧场,我们为马重新整装,大家又玩了好一会,继续出发。这天,真不知道翻过了多少道山脊,翻过一个,总能看到有孩子已经在前面另一个之上了,因为不知目的地,感觉就好像一道接一道山脊,总也翻不完了似的。


总的来说,我们是沿着雅砻江往上游的方向走,一路上雅砻江都在视线中时隐时现,可以看到它蜿蜒向更远的方向。邻近的村庄,周围的群山,在高处看它们,是另一种样子,边走边辩认着,别有乐趣。


喂蚂蚁
终于,不用再翻向前面那座山了,目的地就在这个坡下面。堪布高兴地跟我们挥挥手,飞奔而下。一边的孩子们看得愣住了,说,从来没见过堪布跑过啊!还跑这么快!


然后他们就奔向一堆树枝,看得我莫名其妙,孩子们就只是神秘地说,等一下就知道了啊。然后我果然就知道了,这也太惊喜了。话说,我滑过冰,滑过雪,还没滑过草呢!因为有雨水,草上有湿气,弄根树枝坐在上面,两手握着树枝前端,两脚一蹭一蹭地往下滑,别提多好玩儿了。而有的孩子的架势仿佛是骑着一匹骏马般地做出策马扬鞭之势。


而我们的女孩子干脆扛了这么巨大的一根树枝来,可以坐上我和另一个孩子,把旁边孩子背的东西都拿到我们手上,便一路欢闹嘻笑地奔驰而下啦!因为性能太良好,这座驾被我称为摩托车,并且还有专职驾驶员呢!所以,你们尽可以来想像这一时刻这片山坡上的盛景!


我们一路笑闹着,终于到了地方。下面的缓坡处,喇嘛已经带着扎巴们在用溪水拌糌粑。堪布坐在不远的高处念经,有小扎巴们吹着法螺,孩子们在下面围坐一圈。一切就绪后,大家各自带着抖好的糌粑四散开来,去寻找蚂蚁窝来喂它们。


大家或肩扛或两人抬着糌粑,遇到蚂蚁窝的地方,肩扛者手一松握着的布袋口,倾出一撮糌粑来,再收紧手握住继续往前寻找,两人抬的,遇到蚁窝则抓出几把来撒上去。我和几个孩子就跟在他们身后,看到蚁窝就跑到拿着糌粑的孩子那里抓几把来撒过去。不久就能看到蚂蚁纷纷出来,在糌粑上跑来跑去,状若吃东西的样子。从这时起,我看蚂蚁,再与从前不同。


这些蚂蚁,它们是前世的人。后来学校的色拉老师说,这些蚂蚁都懂得我们去看它们的,并且会在来年等去看它们的人。如果不能每年去,就一定要跟它们说一下,说如果有空就会再来,没空就不要等我。可是,我当时不知道,没有说。原以为第二年还可以去看它们,可是未果。到去年又该去看它们的时候,给堪布电话说,让他帮我给蚂蚁们说下,我没空去看它们,以后如果有空,再去。结果堪布后来打回电话说,他跟蚂蚁们说的是,美朵卓玛今年没空来,明年来。看来今年还是得托堪布再帮说一声,我今年还是没空去。

吃东西
背着糌粑的孩子们越走越快,剩下我和一个女孩子落在后面。就只好一路玩喽。我的心愿是一直下山到雅砻江边,摸一摸这边的雅砻江水,然后才再慢慢地爬上山来。一路上花朵无数,吃无数。花朵都被孩子插到我的头上,遇到一种增加一朵,我就顶着一头的鲜花,手上戴着花朵编织的戒指,在没有路的山坡上小心行走。而吃的,都在这图片里。有草,有叶茎,有山韭菜,有吃起来酸酸的树叶,其实还有黄色的也是吃起来酸酸的花朵。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玩一路吃,直到山坡上在喊我们要吃饭啦,才赶紧上去。


在山野里,在万物生长的季节,这样摘下来就可以直接入口吃的东西实在太多了。除了这些,还有各种野菜、小果子、山草莓、青碗豆……我甚至比孩子们更厉害,也就是吃得更广泛,各种野菜凡是可以用来煮着吃的,都可以直接生着吃,满嘴甜甜嫩嫩的植物的青香气息,十分美好。孩子们惊叹着嘻笑着说他们的老师是马,是牛。我也嘻笑着只当作是赞美,反正好吃就行了。


我们到的时候,大家已经围坐了一圈。各种饮料、饼干、麻辣等吃的堆集在圆圈中间。马儿在一边悠闲觅食,我们吃之前要念经,今天尤其要为这一天而念经。堪布说这一天是特别好的一天,我们来喂蚂蚁,对我们对家人对所有人都很好。除了买的各种东西,孩子们也都带了家里做的各种东西,我在前一天也炸了很多香香脆脆的小麻花,大家分着吃。边吃东西,大家边玩,或唱歌,或讲笑话什么的。


每一次面对这样一堆或大或小的吃的,心里其实不免有心惊。每一次吃完,会和孩子们把这些包装袋都收集起来,拿回学校去烧掉。但是,没有我们在的时候,孩子们都会随手地扔掉。于他们只是生来的习惯,并不会意识到别的。


这些“好吃的好喝的”零食饮料,是孩子们特别爱吃的爱喝的,所以村子里到处都飘荡着这些包装的碎片片或者饮料瓶子。隔段时间和孩子们一起在学校周围捡一次,能烧一大堆。离学校远的地方,也就无能为力了。随着路的畅通,村人的生活也在渐渐地起着变化,代步工具从马慢慢更迭成为摩托车,几个村子里也会有人家买一辆旧货车,可以方便地运外面的物资进来,村里小商店的东西也越来越丰富,这些各种各样的塑料包装也随之越来越多。也许山野太大了,看着也还不会显得扎眼,只是我们这些外来者看着会有忧虑。

返程
返回的路充满了欢乐。大家依然是四散开来,朝着回去的大方向,各走自己想走的路。我们走向一边的山坡,因为有可能找到虫草。看着十分近的山坡,其实越走越远。但是路上有花朵、树上有松果、天空有大鸟盘旋来去,草丛中有虫草吸引我们去找寻,孩子们还要扯下干草要回去编东西、掰下好看的树枝抱着喜欢,忙忙碌碌不知不觉也就上去了。


在山脊上又是好一阵玩,各种棍棒树枝花朵干草道具纷纷而上,在镜头里称着孩子们的笑脸,鲜艳美好。玩得兴致太高了,甚而有人提议到更远的地方挖虫草吧,响应者也众。不过最后看看天色,还是打消了念头,回家吧。


马儿已经在路上默默地等着我们,终于玩到不得不赶紧回家了。回程路很快,一道道山脊翻过,村庄就在视野之内了。路上被堪布叫到山上一个孩子家的牧场小屋,他们念经,我吃东西,在最后一道山顶上还吃了牧场的孩子妈妈送来的酸奶,下山又跟堪布去在山脚边的达排老师家念了一场经,然后堪布还要继续去第三家念经,我实在跟不动了,主要是再也吃不动东西了,就拉着一起与我做伴的孩子赶紧告别。


回学校的路上我们发现了好几朵蘑菇,照片上是最大的一朵,也是我在村子里亲眼见到过的最大的一朵。据说还有更大几倍的,但我没见到。春夏季节,山野里散落生长的蘑菇也是我们的一道美味,吃过了那样鲜美的味道,实在觉得城市里的蘑菇只是徒有蘑菇之形而无其味。


蘑菇拿回到学校,孩子在凹进去的那面放进糌粑、酥油、盐,然后放在火上烤,美味到惊艳的地步!!由于我吃得反响太强烈,孩子们就又拉我过桥到江对面的草地上去找蘑菇。


太阳已经落到西边山头的后面,留下最后的余晖照着天空与部分的山野,云在天空朵朵连绵成片,薄处透着柔和的蓝,两个孩子在奔跑着寻找蘑菇。又一天要结束了,岁月长河里是如此普通的一天,在我的生命里却永远占据一片记忆。


来自:青年环境评论



[ 此帖被行吟笑歌在2013-07-25 15:46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dftv188

发帖
1362
绿豆
18656
威望
1960
来自
微博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07-25
Re:护鸟人笔记
原来蚂蚁是前世的人~
离线金之烈

发帖
74
绿豆
481
威望
73
来自
兰州理工大学环协
微博
小六-金之烈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3-07-25
有多少会注意低头去看那些小生命,匆匆行过,殊不知错过的已经太多。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