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341阅读
  • 1回复

昆明蜗牛行▏贵州染布之旅——从流芳侗布到白兴枫染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木头~
 

发帖
3348
绿豆
57709
威望
4172
来自
与我无关
微博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12-14

原址:http://ourxlife.net/2014/11/18/3368.html

流芳,人与自然共同创造着艺术




七月,与朋友相约前往贵州黎平流芳村。拜访的计划是在年初看到流芳的朋友着侗布所染的衣服出现那刻起定下的。出行前看过有关侗布的介绍,那是将织好的土布用蓝靛、米酒、牛皮汁等材料反复侵染、蒸晒、槌打而成的。经过无数道工序制成的侗布呈紫黑色,又因不同材料的组合与槌打而闪闪发亮,难以形容的美。


火车、大巴、小巴辗转数次后,我们正为看不见头的绿色所啧啧时,只听开车的师傅一声“到了”,我们便在绿田间一座年纪不大的风雨桥边下了车,远处的村寨与鼓楼好似是被深深镶嵌在绿田中,若即若离。 “筱嘉~”石大哥的一声呼唤,把正在穿越中的一行人拉了回来。







见到热情的石大姐一家后才知时间不赶巧,水稻未熟,蓝草未收,侗布还没开始染。染侗布一般是在秋收后开始,农忙过后乡亲们的时间相对充裕,又恰缝那时蓝草成熟。通常从收草、制靛、养水、洗布、煮布、初染、浸牛皮汁、晾晒、上靛、清洗、蒸布、晾晒、再到槌打,整个过程要重复很多次,一块侗布的制作需要至少一个月或更多的时间。也正因侗布制作工艺的复杂,它对人们来说是弥足珍贵的,通常只有重大节日人们才会穿着,并且从不清洗。

没看到染侗布,却也不觉遗憾。热心的石大姐抽空带着我们上了山,一路上这是草药那是染料、这个可以止血那个可以清肺、同一株植物不同部位功能却完全不同,眼前的植物相互簇拥,它们既独立又密不可分。我们与自然的关系不也是如此吗?在认识植物的同时,我们了解到,原来侗布在染制的过程中除了蓝靛、米酒、牛皮之外,还要用上八九种植物,让布染上美丽的红褐色。而这样红与蓝的结合才真正造就了最终的紫黑,自然与手艺在此真是结合的天衣无缝。






石大姐每次讲起染侗布,总会提到“那缸水”,布染成染不成全都靠它。满足我们好奇心唯一的方法就是看实物,幸好大姐的亲戚已经开始养水。于是跟随大姐去一探究竟。打着手电穿过稻田,就来到了大寨大姐的亲戚家,推门而入家里没人,“怎么?不用锁门的?”。亲戚回来,带着我们朝自家后院走去。那是一口约有半人高的大缸,缸上覆盖了塑料布,揭开缸盖,一股灰水与酒混合的味道散出。天黑看不清水的颜色,据说水的好坏可以通过闻味,看水色来辨别。一缸水除了对用料的要求,对环境的要求也很高,天冷要给它保温,天热要帮它纳凉,不时的还要喂它喝些米酒,酒当然也要好的。乡亲们像对亲人一样呵护着那缸水,让那缸水充满了生命力。

一块侗布的好坏在外行的我们眼中很难分辨,但在制作它的人眼里却是一看便知的。用什么样的材料好,谁的靛打的好,染布晾晒蒸煮的时间怎样、次数怎样,道道工序那里做的好,那里没做好,都是在一次次重复的制作过程中积累着。这是传统手工艺与自然结合、沉淀来的智慧。


白兴,手艺用心来制




麻江白兴,位于凯里西南方向,在看了朋友分享的关于枫脂染的帖子后临时起义前往。清晨,我们告别吴会长和石大姐一家从流芳向白兴而去。到达白兴时朋友已在路边等候,我们走过一个小坡,转了一两个小弯,绕家的寨子就在眼前了。又是一个小坡,我们被领进了一户人家,热心的孩子引我们去住的地方——她的房间。






放下行李才感有些疲倦,热心的孩子在柜子里一通翻找,拿出了自己未来成年要穿的礼服给我们看,说‘精美绝伦’也不足为过。那是奶奶一针一线为她缝制的,因担心自己将来年纪大了手艺会不如前而早早就为孙女做好。休息片刻后,我们见到了孩子的奶奶,一位年纪不大,瘦小却精干的阿姨。从孩子那儿见识过她绣花的手艺已是惊叹,再听说她点蜡花的手艺也很了得,更是佩服。






临近黄昏,寨里炊烟升起。在吃过一顿著名的酸汤后,我们拥进了阿姨的小客厅(卧室),围坐在她身边看她绣花。也许是捕捉到了我们跃跃欲试的眼神,她放下手中的活儿决定教我们绣花。只见她找了几块小布便开始画了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花朵、蝴蝶、泥鳅等就在布上活了起来。也许是花样的灵感全来自生活,才会让它们如此生动吧。绣花不难,可要精湛绝非一两天的事情,大家很快沉静其中,房间里似乎只剩下小虫飞舞与针线穿梭于布间的声音。昏暗的小灯下,一张张脸那样专注。






在白兴不是家家户户都会自己染布,人们常常会拿着自己点好的花去寨里唯一的染坊——杨大哥家染布。次日,我们在朋友的带领下来到了杨大哥的染布坊。一大锅黑乎乎的染料正在火上煮着,据说是用多种染料调配而成。此前,我只知蓝染为冷染,却不知其还能用煮染的方式进行。与侗布相似,同样是蓝草制靛、养靛;同样喂酒、喂牛皮汁;同样使用多种染料。在不同的地域与文化差异间似乎总能找到共同,就像翻阅扎染最初的图案会发现无论在那儿都是圆圈,那个圆不就是“一切源于自然”的最好例证吗。






与杨大哥交谈中得知,因为来染布的人越来越少,投入的精力大赚的钱却不多,加上孩子上学花销的负担,已有放弃染布坊到外面打工的念头。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所面对的种种无奈让人心酸。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手艺所面对的巨大压力在快马加鞭向前冲的今日尤显突出。






回到住的地方,看阿姨正将一碗灰褐色的东西放在火盆里加热。没错,这正是我们此次来白兴的目的‘枫脂染所用的防染材料。枫脂染其实可划为蜡染的一系,蜡染是用蜡,而枫脂染所用材料是枫树的油脂。将枫脂与牛油按一定比列混合融化,用竹笔蘸蜡将其点画在布上,晾干后即可起到防染得作用。枫脂调配的比例是图案染制好坏的关键,当地人将其分为糯米油和黏米油,前者染出的图案偏淡不明显。如今,由于枫树的减少,完全用枫脂染已不太可能,且成本高昂。因此名义上的枫脂染多是使用松脂进行的。可见手艺与自然关系的紧密。






同前晚绣花一样,阿姨再次找来小布,自己先在上面勾画。此时,油脂放在烧过的炭盆中保温,与蜡染相同,油温的高低也会影响点花的效果,高了容易点成一片,低了又容易不透脱落。与蜡相比,油脂绘画的连贯性不如蜡好,但这并不妨碍一块美丽花布的染成。阿姨画好线稿,又去找来小竹条用镰刀削了几下,一支竹笔就做好了。果然手艺做到极致不是熟于用怎样的工具,而是无论身边有什么都可以拿来利用的。







从侗家布到绕家花,时间似乎被压成了一个点。然而,就是这短短几天,让我明白了朋友小扣的妈妈为何会将染布视为与生命同等珍贵,因为“尊重”。

石阿姨家的稻鸭鲤鱼还在稻田里觅食,阿姨拿起针线继续为孙女缝制嫁衣,染了一辈子布的杨大哥在坚持还是放弃间徘徊。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黄震

发帖
2606
绿豆
247533
威望
2908
来自
HUMAN NATURE
微博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4-12-15
天然植物染料,虽然产量低,难以推广,至少也应得到专项保护和继承,不应沦为商品化社会的牺牲品。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