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771阅读
  • 81回复

[其他如开版,申诉等]921济溪大讲堂发生事情的记录和疑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伊枫
 

发帖
2047
绿豆
5262
威望
2301
来自
此号已被删除
微博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9-22
— 本帖被 Fireworm 从 济溪在线大讲堂 移动到本区(2015-09-23) —

感谢很多朋友的关心,大闹一场之后,终于有人关注了,算是给大讲堂打广告,虽然名声不好,至少说明它还活着。回到正题,很多朋友问我事情的经过,每个人问一次都要说一次经过,干脆写一个帖子统一说明,也许有不客观的地方,请指正。感谢那些要我冷静的朋友,我很冷静。
        1、事情发生的过程
        9月21日,从集训的地方做火车回南昌,无聊看手机看小孩闲扯,提到一个人比较奇葩,做了一些骚扰小孩的事情,我就好奇,在自家的团队群打听了下,小孩告诉她在济溪大讲堂里,并且在调戏妹子。我就说我去大讲堂看看情况(大讲堂群因为比较水随意屏蔽了很久),也许是因为屏蔽了太久,突然诈尸,看到松鼠在就和松鼠闲扯起来(中间内容不想说,想知道可以调聊天记录),小孩看到我在大讲堂说话,就在团队群喊其他成员来围观,集中一段时间加了群,(部分人说了一些话,调侃我,部分人没有说话只是围观),我找了半天正主没找到,就说闪人,火车上信号不好,信息延迟,闪了几次,没闪出去(发言没发出来去,在延迟中),松鼠就说我说闪人的还不闪,跟谁学的。  (转折点1)然后瓜子在群里插进我和松鼠的对话中,因为我迟迟没走人又总在说走(实际是火车信号延迟),就说了一个字“滚”,因我老年痴呆症,忘记了瓜子是谁(抱歉自然名同名的太多),只知道是大讲堂的群主,并挂了济溪的马甲,我的反应是一个陌生人挂着济溪马甲并且是群主,让我滚。因自己曾经混过大讲堂,不知道天高地厚,就表示不知道怎么滚法,请群主示范,瓜子一直没有给我正面的回应(误会从这里产生,其实当时说句不好意思说错话了,是开玩笑的,就OK了)同时感觉自己自尊心爆棚了,在大讲堂被人说滚了(还有自家小孩围观了,直接现眼),遂退群反思去了。
随后大讲堂管理“鱼”(于琦)qq私聊我,解释瓜子是开玩笑的,不是真让我滚,一场误会。我表示接受,双方又进行友好的磋商,达成了共同的看法。鱼让我重新回到群里,我回了大讲堂群,因火车到站,赶车忙事情去了。
      (转折点2)晚上接完站,继续无聊看手机聊天(因重新加群,所以没屏蔽大讲堂群),看到微风在群里反应为什么给她警告处分,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大讲堂的管理表示这个是济溪志愿者团队集体的决议,给予警告处分,并且表示这还是手软的结果,要不然坚持原则就不是这样。至于警告理由是恶意围观,并且不解释。我看了就奇怪什么怎么冒出个警告和恶意围观?遂问微风怎么回事,结果看到管理以一种很强硬的态度告诉微风,这是济溪志愿者集体决议(实际就是鱼和某人qq沟通一下,两个人通过了就以整个济溪志愿者团队的名义发布警告,程序正确与否以及他们俩是否可以代表整个济溪我无权判断,请大家自己判断),不给解释。追问之下就说是恶意围观。然后微风试图沟通解释我们加群无恶意,并不能说我们恶意围观,鱼说我们加群是有意图看某人笑话,这样是不对的,属于恶意围观。
然后我就想我们没有恶意围观啊,况且我们在群里并没有骂人之类的违反济溪大讲堂规则的言论,要围观也是围观我,我小孩围观下我,也有错?并且得罪我回到群之后,给了微风警告,并且踢了我以外的青赣成员。而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判定我们恶意,踢人警告,我就在济溪大讲堂开始质疑这个决议是谁做出的?谁同意了?并且问我们违反了济溪大讲堂的什么规定?还是只凭管理员预判我们会犯罪就判定我有罪?
         没有得到管理的正面答复,遂和左手掰扯起来,左手让我不要太激动,然后两个扯了半天,左手跟我解释了怎么做的这个决议,中间发生了什么?决议可能存在不妥的地方,如果需要解释道歉,可以代表管理团队作出解释道歉。我表示,我不是要道歉的,我只是希望得到当事人的一个解释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可以。总体已经知道是一个误会,就像我误会了瓜子叫我滚是真的叫我滚,鱼误会微风喊人加群围观是恶意围观。
         (转折点3)我向左手表示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了,没什么事就睡觉了,(我和左手沟通的时候,鱼的男友 也在群里看到了聊天过程就告诉了鱼),鱼上线发言,首先说明作出警告的原因,并发聊天截图,证明是微风喊的人来加群。(截图是微风提供给鱼,如果是恶意围观会给你截图?),并且说我们是恶意围观,随后扯到这个事情的正主的情况,并且在没有经过微风同意的情况下把微风跟她私聊的聊天记录(大部分是微风的发言)公布到群里。也许是想解释清楚情况,也许是想证明自己给警告踢人没错。我当场表示不能接受鱼这种解释方式,特别是未经他人允许公布私聊内容,不接受警告的处理,同时质疑两个人的决定是否可以说是整个济溪志愿者团队的集体决议?要求提供决议过程(注:语气比较激烈),鱼遂道歉表示可能存在不妥的地方,希望我理解接受。我表示不理解,不接受济溪管理团队的解释和处理方式,并会请求济溪仲裁。鱼随后沉默没有再说话,左手让我冷静,别冲动。我表示事情我表示清楚了,是一场误会,过去了,但是我不理解不接受鱼的解释方式和内容,如果是自己错了,一句话就能说清楚,错了就错了,改正就行,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下午解释说瓜子是无意的,我就没说什么,扯这么多,还再说我们恶意围观。那微风跟你解释这么多,我们不是恶意的,你们高高在上的态度,一个所谓的集体决议就不给解释打发别人。(欺负新人?) 那我就认为你们是在恶意报复,欺负新人,拿着济溪管理者的官架子欺负微风,所以我开始对济溪志愿者团队的管理和济溪大讲堂的规则进行质疑。因为时间很晚了,遂洗澡去了准备睡觉。
  (转折点4)洗完澡看手机,也许是因为我言辞激烈,惹怒了鱼的男友,鱼的男友在群里开始对我发难,质问我是不是不让人睡觉了,我质疑了别人就要回答我(原话有点不同,意思相同),并问我是不是不爽,我说是,鱼男友遂问我有什么资格质问别人,表示济溪大讲堂不是济溪的公共财产,(这句话瞬间就让我毛了,请问是谁的财产)我没交QQ群的管理费,没资格说话。我表示我有参与大讲堂的建设,鱼男友让我拿出证据,然后开始撕逼过程,觉得没意思,退群了事。
整体事情大致如此叙述完毕!


     2、事情分析
        整体事情并不复杂,是三个误会造成的,上午我误会了瓜子。中午解释了,我接受了,回群,下午鱼误会微风,发出警告并踢人。晚上我误会鱼做这个是针对我和青赣的,遂质问,产生撕逼大战。
       事情的开始也和济溪团队无关,只是我好奇来找某个人,然后管理团队不知为何冲出来挡枪,从而发生冲突。整个事情有四个转折点,每一个转折点其实都在之前把问题解决好了,发生事情 不敢正面应对造成误会越来越多。其实第一个转折点以后,事情应该已经结束了,结果因为团队的错误判断,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给出警告、踢人,导致事情一再恶化。
       3、假设
         假设这次的事情不是涉及我,是微风这类的新人,被济溪团队集体决议警告了以后,是不是没有申辩的权力了?
       假设我很冷静的不闹,这个事情是不是有更好的沟通机制,从而减少误会?
       假设济溪团队的管理都可以以我觉得对方可能存在恶意的企图,就直接作出处罚,济溪还是济溪吗?
       4、质疑
         集中时间加济溪大讲堂群就是恶意了?
       微风拉人加济溪大讲堂就是恶意了?
       小孩加群很多人都只是看看没说话也被踢,他们围观也有罪了?
       济溪志愿者团队是两个人天下?两个人就可以代表整个团队作出决议?(如果是,我闭嘴)
       请问济溪大讲堂的规则哪条规定了恶意围观罪?
      5、我为什么要闹?
       晚上胡杨找到我,问我为什么要闹?
      我告诉她,作为曾经的济溪大讲堂参与者,我对现在的团队恨铁不成钢,青赣是我手心,济溪是手背,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这次手心没有犯错,手背犯了不少错误,并且一开始不承认错误,如果我不是资历多一点,我是不是要和微风一样任人宰割?微风叫了半天都是强硬的答复,都是表示警告决议没有错。我因为了解的多一些质疑了决议内容和过程,发现了问题,才勉强承认自己的错误。闹一闹对他们未必是坏事,整个事件反映出的是现有团队整体缺乏自信,济溪什么时候少过争吵和争议了?济溪就是要有包容和海纳百川的自信,现在团队怕出事,因为出现争吵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处理过程中一再犯错被人抓住把柄。怕出事就干脆把事情扼杀在萌芽中,怕洪水就把洪水堵起来,结果绝提被洪水淹没。这次事情也真是让我很寒心,所以才退的群。济溪志愿者管理团队应该加强对突发情况应对的准备和自信,怕是没有用的,特别是这次事件,本身并不是冲着济溪来的,大讲堂群里对方没有作出过激的不适合的言论,就不该去当圣母,要保持中立客观的角色,特别是挂着济溪马甲的人,别人不知道你是谁,但是知道你属于济溪。济溪的马甲不是你来显示你的官威和压人的,是服务的人。济溪是一个交流共享的平台,不是法院检察院,让你去审判的地方,特别是莫须有的事情,让自己首先就站不住脚,犯了错还不承认,让别人逼着承认。犯了错就改,无心的就解释,相信都能获得理解。但是犯了错不改,还高高在上,亲人朋友一起护犊子攻击质疑者,这是济溪的作风?
        野人说不要和小孩子计较,让他们自己去折腾,也是对的,所以申请解除版主职务和删帖,眼不见为净。
       6、希望
       希望团队能成长,保持中立、客观。
      7、要求
      要求申请济溪仲裁团队对于此次济溪志愿者团队作出的警告和判定的所谓恶意围观及踢人作出裁定,并给出正面的解释。(不需要道歉,我从来没要求过道歉,本身所有的事情都是不断的误会。)如果符合济溪的管理规定,我立刻闭嘴,保留意见滚蛋。
                                                                                                                                                                                         伊 枫


[ 此帖被伊枫在2015-09-22 21:14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softwind

发帖
1784
绿豆
22668
威望
2188
来自
北回归线以南
微博
只看该作者 置顶 (来自76楼) 发表于: 2015-09-25
— (kefodshen) 执行 帖内置顶 操作 (2015-09-26 01:01) —
请求版主帖内置顶
920-921讲堂事件当事人微风的经过说明、解释及诉求

       我是微风(济溪ID:softwind),这次9.21济溪大讲堂事件的当事人之一。从事情开始到现在,一直尽可能保持理智冷静克制,在事情刚开始的时候本想事宁人(准确的说,当沟通无果后,我认为没有必要与无法好好沟通问题的人进行沟通)。现在,由于另一主要当事人鱼(即秋叶,济溪ID:秋叶的静美)对事情的一系列处理方式已经超出我的接受范围,为让事件尽可能客观真实的还原,我借这个平台提出一些我个人的看法和请求!
    郑重申明:以下言论仅代表我个人,不代表任何组织。

     为了便于理解,做一下背景介绍。出于隐私保护,非直接相关人员用字母指代。
1、我,微风:在大学期间,曾经在青赣当过2年的志愿者,现在已经毕业,但是仍然一直关注青赣的事情,同时我在青赣的执行团队群里。
2、白芷:我在青赣带的小孩,青赣某次营期的队长。
3、CZ:江西某高校环保社团成员(曾经是,现在是否还是,不清楚),大一时候参加过白芷所带的营期,后来报名青赣志愿者,被刷。营期结束及青赣志愿者招募被刷后,多次私聊白芷(通过QQ、短信、电话等途径)营期、招募被刷等内容,构成骚扰(此描述经白芷认定)。CZ的相关言行,青赣成员或多或少有所耳闻(经询问得知,CZ也曾在青赣相关群里公开骚扰白芷),我属于知道的比较多的。关于CZ的骚扰行为,有她本人发在讲堂群里的公告为证

一、事情经过叙述
过程1
       CZ在讲堂群冒泡,我在青赣群里喊大家去围观,丹姐在讲堂群诈尸,青赣成员加讲堂群。因为CZ在讲堂群冒泡,所以我私下给鱼介绍CZ的背景情况。

过程2
1、鱼问我“青赣的都是来围观的?”,我主观回答“全都是”。鱼说要踢人,我试图解释,不是全都是来围观的,并表示我有宣传周五的讲堂,但鱼还是都踢了。鱼认定我在青赣群里宣传讲堂群的行为和青赣成员加群没有关系,认为加群者都是来围观奇葩言论的,并表示“如果是真心来学习的,怎么会蹚这趟浑水”、“踢了就踢了,真心想听讲堂的再加回来就是”、“按照原则、或许下手更狠”。当我对所谓原则表示疑惑,希望知道踢人的依据的时候,鱼没有正面回复这个问题(原则到底是什么)。


2、之后,鱼对我做出“对于今天发生青赣集体围观的事情,对微风警告一次,这是济溪志愿者团里团队集体的决议”,当我表示希望知道被警告的原因是什么的时候,鱼回答我“他没回复呢”(指虫子)。之后再也没回复过我。


过程3
1、我朋友小蜗作为被踢的青赣成员之一,重新加群,询问“怎样才不会又被踢”,鱼私聊小蜗,对小蜗被误踢表示道歉。小蜗表示“小伙伴们加群确实有围观成分,但绝不是恶意的”,鱼回复“这件事济溪管理团队已经做出警告”“该警告的人已经警告了”,用很强势的态度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不想再继续讨论”,试图结束谈话,并表示“按照原则已经很手软”。小蜗提到踢人问题,鱼给的理由是“恶意围观”,小蜗再次强调确实有围观成分,但没有恶意,鱼回复“或许你是真心期待讲堂才加的,但你敢保证今天加群所有青赣的每个人都是么”。之后小蜗对“恶意围观”解释和“寻求不手软的原则”,均未收到回复。小蜗表示要到讲堂群里询问,仍未得到回复。


2、小蜗在群里询问踢人问题,我询问被警告的理由,鱼出现,回复“是不是还嫌不够乱”,表示“群规的确只是写了群名片的问题,但是对于一些事情作为管理者不得不考虑讲堂角度”“如果你作为管理者,一群人来这里是为看某个人的言行多么奇葩,你觉得你所管理的这个群算什么”,我表示接受警告,但想知道官方理由是什么,鱼以“我只能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结束对话(之后没有再现身了)。

过程4
丹姐出现,左手出现。两人沟通,过程中,左手代表鱼和虫子对我表示道歉,收回对我的警告。我表示我没要求过道歉,只想要个给我警告的理由(是什么)。

过程5
1、 鱼出现,发表言论。


2、我表示不接受,希望鱼答复,警告我的理由是什么。小蜗表示不接受“恶意”围观的说法,丹姐也对“恶意围观”的说法表示不接受。鱼对决议不给理由的回复是,贴出虫子和她的对话(截图中显示虫子说“可以警告下,然后静默”)。接着在说“恶意围观”的问题时,左手问我“微风,大家真的是来围观刘丹的吗”,我回复“我不能代表大家,我喊了大家”,左手问“或者你喊大家来是围观谁的”,我明确回复“A”(这里由于左手在叙述事件过程中,用A代指CZ,因此我回复他的是A)。同时我说明,我和丹姐是两支队伍(准确的说,是青赣周末组织集训。而我已经毕业,人在深圳),所以我不知道丹姐那边的情况,我只能负责我自己的。再接着,鱼发了(我不知道有什么必须性,也许是为了证明围观发生在CZ背景下,所以就是恶意的)我和鱼,关于CZ背景介绍的聊天记录(没有做任何马赛克处理!直接发在讲堂群里!)。这也是引起我、小蜗、丹姐反弹的重要因素,这不仅仅是对我本人的不尊重,更重要的是对CZ同学造成了直接的伤害。这是不管从何种角度来理解我都是无法接受这种做法的。试想你们强加给我们的恶意围观,不管怎么说我们至少未对CZ同学造成直接的困惑和伤害,可鱼的这种做法的结果呢!


3、在鱼出现后的过程中,丹姐明确表示“左手晚上已经和我解释的很清楚了,我也表示很明白了”,但对鱼出现后的解释表示不能理解和接受。鱼表示在这件事的处理过程中掺杂了个人情绪,对我的处理草率,没有耐心。之后鱼没有出现,聊天过程也逐渐趋于无意义的对话了。

二、模糊点界定
1、 首先,我承认,在前期和鱼关于CZ的聊天中以及之后鱼问我“青赣的都是来围观的?”时,我的回答的确会让鱼产生误解。但在后来的聊天过程中,我将小蜗的解释截图给鱼,并表示我有宣传讲堂,但被鱼否定,认为我提及讲堂和后来青赣成员加群之间没有联系。我认为,不能因为我在群里喊人围观奇葩言论,就否定我宣传讲堂的行为,并认定青赣成员加群和我宣传讲堂没有联系。


2、我承认在青赣群里拉人围观CZ在讲堂群奇葩言论的行为,从来不否定;但,同时,我希望不要被忽略和无视我同样说到“丹姐居然诈尸了,好挑时候啊,周五讲堂又要开办


3、我喊人围观的到底是丹姐还是CZ的奇葩言论:在讲堂群聊记录里,我明确回复过,我喊人围观的是CZ的奇葩言论,但我不是加群的青赣成员,我不能代表他们。同时,由于青赣周末集训,而我人在深圳(已经毕业),因此我不知道丹姐那边是什么情况,我只负责我自己的言论。


三、总结(希望得到明确公开跟帖或者发帖回复的内容)
(一)鱼(秋叶),济溪ID:秋叶的静美
1、事件发生时鱼的身份:鱼在踢人、以及警告我时候的身份到底是济溪版主、志愿者团队成员还是讲堂群管理人员,希望能得到确认。
2、关于踢人理由“恶意围观”的认定:希望解释清楚,什么是恶意围观,如果鱼承认恶意围观的认定是不成立的,希望明确表示。承认踢人行为不妥,踢人理由不成立。
3、关于以济溪志愿者团队决议的名义警告我的行为:是否这一行为是鱼和虫子两人共同作出的(根据鱼发在群里的截图显示警告就是虫子个人说的,希望鱼明确说明)。警告我的理由是什么,希望鱼明确解释。如果警告理由不成立,请明确承认。
4、在和我、和小蜗的聊天过程中,鱼都表示“依照原则不会手软,会下手更狠”,为了以后遵守原则,不再被警告或者被踢,我想知道,原则是什么。
5、关于未经我同意,将我和鱼涉及第三方隐私的聊天记录未经任何马赛克保护处理直接发在讲堂群里的行为,公开道歉。因我的聊天记录被公开导致对第三方CZ同学造成的伤害,我对CZ同学认真地说一声对不起。


(二)虫子(烧虫子),济溪ID:Fireworm
1、事件发生时的身份:是济溪论坛总版、济溪志愿者团队成员,或者其他?
2、对我的警告,是否是由虫子和鱼共同做出。如果是,请参照鱼的第三点。



        最后,说是诉求,但人微言轻,我做了相关的事件说明,也表达了我的诉求。同样的,如果无人理睬,我也只能沉默。
       最后的最后,一点小小的建议,作为济溪论坛一名普通的会员,以及在讲堂群里一名普通的群成员,在我眼中,虫子和鱼,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济溪的形象。不管代表论坛形象也好,群形象也好,至少是管理者形象。那我觉得,有时候,可以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态度,而不是一种“我干我的事,没必要和你解释”的姿态(鱼的原话: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感觉这种方式不利于解决问题,影响也不太好。这样的话,不管事情以何种方式落幕,终究还是有一点点积极的意义。



























[ 此帖被softwind在2015-09-26 00:58重新编辑 ]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本帖提到的人: @秋叶的静美 @Fireworm
2条评分威望+8
木头~ 威望 +4 - 2015-09-27
kefodshen 威望 +4 - 2015-09-26
离线softwind

发帖
1784
绿豆
22668
威望
2188
来自
北回归线以南
微博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09-22
刚想睡
离线伊枫

发帖
2047
绿豆
5262
威望
2301
来自
此号已被删除
微博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5-09-22
回 1楼(softwind) 的帖子
softwind:刚想睡 (2015-09-22 02:19) 

快去睡 小孩子别凑热闹

发帖
19288
绿豆
1065878
威望
8485
来自
Azeroth
微博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5-09-22
太可怕了
所以我不当版主不当种菜不挂济溪马甲
父母  2/0  算我运气不好
快乐的生活  0.1/0  这样就满足了
找个人陪着  0/0  没必要,享受一个人的感觉
WOW账号  1/0  C键不再华丽,O键一直黯淡.我们的时代结束了?
感情  0/0  年轻就该冷漠,年轻就该残忍
活的阳光一些  0/0  我必然阴暗的,喜欢黑暗和寒冷
APM  150/180  不复辉煌,不可能回去……虽然战术意识进步了
纹身  2/N  还有什么值得标记的呢……
身体  N/A  身体就是用来糟蹋的
相信我的人  ?/A  呵呵,不要相信我,我肯定不是好人

GSEANer的愿望都会实现的

发帖
19288
绿豆
1065878
威望
8485
来自
Azeroth
微博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9-22
晚点那这个当事例再给志愿者们在YY上一课
包括论坛志愿者和讲堂群志愿者

主题:左手教你怎么哄刘丹
父母  2/0  算我运气不好
快乐的生活  0.1/0  这样就满足了
找个人陪着  0/0  没必要,享受一个人的感觉
WOW账号  1/0  C键不再华丽,O键一直黯淡.我们的时代结束了?
感情  0/0  年轻就该冷漠,年轻就该残忍
活的阳光一些  0/0  我必然阴暗的,喜欢黑暗和寒冷
APM  150/180  不复辉煌,不可能回去……虽然战术意识进步了
纹身  2/N  还有什么值得标记的呢……
身体  N/A  身体就是用来糟蹋的
相信我的人  ?/A  呵呵,不要相信我,我肯定不是好人

GSEANer的愿望都会实现的
离线伊枫

发帖
2047
绿豆
5262
威望
2301
来自
此号已被删除
微博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9-22
回 4楼(被封印的左手) 的帖子
被封印的左手:晚点那这个当事例再给志愿者们在YY上一课包括论坛志愿者和讲堂群志愿者主题:左手教你怎么哄刘丹 (2015-09-22 02:54) 

我的错咯
在线何水

发帖
1908
绿豆
78072
威望
1407
来自
我就是不想写
微博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9-22
都赶紧睡觉去,睡醒了再嚷嚷

发帖
19288
绿豆
1065878
威望
8485
来自
Azeroth
微博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09-22
回 5楼(伊枫) 的帖子
伊枫:我的错咯 (2015-09-22 03:00) 

我都分析了
你的错我也给你说了
父母  2/0  算我运气不好
快乐的生活  0.1/0  这样就满足了
找个人陪着  0/0  没必要,享受一个人的感觉
WOW账号  1/0  C键不再华丽,O键一直黯淡.我们的时代结束了?
感情  0/0  年轻就该冷漠,年轻就该残忍
活的阳光一些  0/0  我必然阴暗的,喜欢黑暗和寒冷
APM  150/180  不复辉煌,不可能回去……虽然战术意识进步了
纹身  2/N  还有什么值得标记的呢……
身体  N/A  身体就是用来糟蹋的
相信我的人  ?/A  呵呵,不要相信我,我肯定不是好人

GSEANer的愿望都会实现的
离线长安野人

发帖
11884
绿豆
13345858
威望
9199
来自
重庆市渝中区巴渝公益事业发展中心
微博
长安野人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09-22
格老子的,有性格!和当年没两样!这个风格和当年意见争端也没啥区别……

你老人家消消气,十年了,时代变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