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86阅读
  • 4回复

[理论方法]自然保护地课程互动精华——李子坝协议保护地&渠楠自然保护小区案例分享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58
绿豆
3379
威望
400
来自
微博

社会公益型自然保护地课程
课程四:案例分享——李子坝协议保护地 & 渠楠自然保护小区

课程时间:2017年5月22日

课程讲师:田犎  张颖溢

  

讲师介绍

田犎,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副总裁。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曾做过飞机设计师、纪录片导演,现负责桃花源基金会科学指导及保护地项目执行。田犎2004年进入保护领域,长期致力于推动协议保护在中国和亚洲区域的发展,具有丰富的保护项目设计和管理经验。

  

张颖溢,广西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协会(美境自然)创始人。北京大学环境与生态学学士和动物学博士。生物多样性保护专家和灵长类专家,曾在广西崇左开展白头叶猴的野外研究和保护,在白头叶猴的行为和生态学方面取得了开创性的研究成果,在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任中国项目负责人期间,在广西推动自然保护小区的建设和有效管理。

  

Q1:现在鸟类调查的地点,是几个村联合承包的滩涂,用来养殖贝类,这种情况下,其实对于滩涂鸻鹬类保护是共赢的,但是威胁是潜在围垦和外来入侵物种。如果建立保护区,可能会把养殖排除在外的,有没有更好的保护形式维持现状,同时最大可能性降低继续围垦和入侵物种蔓延?(不想排除养殖,但是,建设保护区,不许人为活动。)

田犎老师:从你描述的情况来看,其实是有矛盾的。比如说建立一个保护地你最重要的是把威胁消除掉。如果说它在中间做养殖本身并不会影响鸟类的生存,甚至说它还有利于鸟类在这儿觅食,那你为什么要把它排除在外呢?就是说,你是要消除威胁,不是要消除人为活动。有的时候人对资源的利用是要做分析的。哪些利用方式是一种威胁,哪些可能不是,这些是要做一个分析的,不是说只要是人的活动就要把它赶走。这其实是一种绝对保护的概念,它跟社区保护地的理念是不相吻合的。比如说在有些地方,当地老百姓都到青冈林里面去采松茸,那你说人进林子绝对是威胁而把它赶走,是这样的吗?肯定也不是。因为他需要在里面采松茸,所以青冈林对农户采松茸就变得很重要,那青冈林对他们来说就意味着活的银行,反而他就会更在意它——在这个地方绝对不能砍树。所以人对资源的分析利用是要做一些判断的:它是不是威胁?是威胁才消除,不是威胁不消除。

建保护区就不许人为活动,我觉得这个理念是不对的,我一直是不太认同的。

  

Q2:在挑选、评估保护区时,除了关注社区之外,是否还要关注其他外在因素,比如当地政府的干预与影响?

田犎老师:在做可行性评估的时候,这个是蛮重要的一块。我们会考虑一些长远的影响,比如在做考核评估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重要的一项就是:到地方政府去了解他们对这片区域的长期发展计划。比如说李子坝这个地方,我说要在这儿做保护,你到地方政府一查,他们却说准备在这儿修一个大坝。大坝一修这片地方都淹没,这样前期的工作就都没有用了,所以这个是要考虑的。

  

Q3:需要设计什么样的机制,让当地政府也有动力参与或支持这样的项目?

田犎老师:你要想设计一个机制让当地政府来参与支持项目,这个太宏大了。但是反过来是说能不能让当地政府有动力来参与支持项目,这个是反过来的。首先你要去找到一些相对比较开明的管理部门,它愿意用开放的心态支持这些项目。第二你要去找政府部门自己有哪些痛点,比如有一个很麻烦的事儿,解决不了。然后对他说,OK,我这样的东西可能能帮你解决这样的问题。恰恰是在一开始你就需要去找这些机会的:谁有那样的麻烦事儿,谁比较开放,谁有可能成为我的同盟军……而不是说我要去设计一个机制让当地政府有动力来参与,尤其是考虑到现在的管理制度,不太现实。

  

Q4:河边养殖户养殖的是什么鱼类?本地鱼种吗?会不会对当地物种有影响?茶的销售有其它组织的辅助吗?

田犎老师:李子坝养殖的是当地的冷水鱼,也养娃娃鱼,反正是养什么东西能赚钱就养什么,因为它养殖的都是当地的冷水鱼,不会形成入侵物种对当地有影响。但是,养殖需要鱼苗,在外面买鱼苗需要花钱,而到河里面去捞鱼苗就花点劳动力而已,当地人还是习惯直接去河里面捞野生鱼做鱼苗。从这个角度来说是会产生影响的。

在李子坝这个地方,茶叶的销售主要还是靠他们自己。我们作为NGO,能帮助他们的就是把他们带到外面去学习、参观,帮助他们去注册他们的商标,帮助他们去做有机茶的认证。销售还是要靠他们自己,但是比较好的是,他们整个地方、甘肃省产茶的地方不太多,他们这个茶叶在当地名气还挺大的。你做得好一点,销售不是特别大的问题。唯一的问题可能是怎么把这个品质做好一点、茶叶的价格卖得更高一点。

  

Q5:当地人外出打工情况如何?对于保护的可持续性有什么影响?

田犎老师: 茶相对于其他农作物的经济效益相对来说是比较高的,而且它的采茶季都是清明这一带,其他的大部分时间,如果他在打工的话,情况也不太严重。

对于保护的可持续性有没有影响呢?如果它打工很严重的话,完全没有青壮、也没有有生力量了,还是有影响的。

对于保护的可持续性来说,如果打工情况很严重,当地没有足够的劳动力,是会影响的。但这个村相对比较好,有一群人一直在这儿,茶叶生产也能维持得过去,也能维持青年的有生力量,所以算是不错的。

  

Q6:想问下您如何获得如何获得当地政府或者有实力的人的支持?

田犎老师:你指的是筹资?还是指人家项目允许你这么做?还是怎么去获得当地政府或者有实力的人的支持,我个人觉得:

第一方面,你真真实实想解决当地的问题;第二方面,你能说的清楚你要解决这个事情是什么,准备怎么去解决,你要解决这个问题本身是不是在给人家解决他们的困难。我觉得这才是关键。这和名声响不响关系并不大,当然名声响确实会带来这种品牌效益,人家说我们信得过你。但实际上你走到很多地方,可能第一重要的,还不是名声。

过去我们跟政府打交道的时候,会有这样的一个经验:一般跟政府部门主要领导人谈的时候,不要去谈基础细节,只谈这个事儿好不好、该不该做、支不支持,领导只需要表态——做还是不做、支持还是不支持?跟下面的技术人员去谈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做。不要反过来,反过来次序就乱了,很可能就会无法沟通成功。

  

Q7:因为山水的名声很响,所以容易获得支持,但对于一些新的ngo组织,可能别人都不了解你,所以感觉很难开展工作。

田犎老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反过来说:你想做什么,你能做什么,这个其实是跟你做的事情是有关联性的。比如说你还是一个很小的NGO,别人也没听说过你,你也没有做出过什么成绩,你突然走到一个县里面去说:我想在你们这儿建一个什么什么样的保护地。别人不理你是正常的。因为你没有这样的一些积累和经验。所以说要做一些跟你自己的愿望、实力都相匹配的事情,给自己积累这样的经验,积累这样的名声,也是很重要的。总之从自己能做的事情开始做起。

  

Q8:我以前在广西壮族自治区调研中,发现当地人对于外来陌生人的敏感。所以,你们是怎么突破这个不信任的?

张颖溢老师:外来的机构如何跟社区建立互信,这一点非常重要的。我们在最开始进去的时候,还是由保护区推荐,带着我们一块儿进去。因为有保护区的影响,村庄的人至少不会把我们当做骗子。

在参与这个活动过程当中,我们也是逐步逐步建立起这样的一个信任关系,尤其是你要更多地去了解村庄自己的自治结构、村庄内部的关系,以人文的视角、文化的视角更多地了解他们的需求。通过这样的一种工作的方式,让他们逐渐跟我们建立起信任关系,而且你作为一个外部的人,可以做协作者,但是千万不要卷入村庄内部的矛盾当中。每个村庄的内部关系都是比较复杂的。

  

Q9:在保护成效中提到了猴群数量的增加,具体采取了哪些直接关联的行动?

张颖溢老师:对于这个社区来讲,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是跟村民一块儿关门讨论:这个村子的保护对象是白头叶猴,那么白头叶猴经常面临的威胁是什么?村民就提出来,第一个主要威胁,就是农业的影响。开垦的时候往山上种农作物,就会影响到这个白头叶猴的栖息地。第二个主要威胁就是人为的一些破坏,像到自然保护小区里面去偷鸟、打猎、安夹子,以及盗树木等等。整个村子对于这些威胁确定了以后,他们就要采取措施防止这些事情发生,他们采取的行动就是共同去参与监督。发现这些事情,他们会汇报给巡护队,然后由巡护队去进行询问和处理。如果是违法的话,可能会叫保护区和林业部门执法人员进来处理。

每个保护小区都不一样。在渠楠的话,是有实际的保护行动的。效果的话,人为的这些破坏减少了,白头叶猴的栖息地也在逐步恢复得更好,种群在不断地增长。

  

Q10:类似国家设置的保护区的核心区是不许人为活动,但是,我们是希望保持现有的养殖活动,是有这个矛盾,不知如何解决?

田犎老师:体制内的保护区,和我们要建立的保护地,是不完全一样的。那个未必是最适合的,我们建民间保护地不一定要去按照那个核心区缓冲区等的方式来分区。

如果是社区保护地的话,更不用担心。比如协议保护,海滩是社区的,我跟土地权所有者达成协议。你们承诺不围垦,帮助清除外来物种,我帮你们发展贝类加工合作社,连接市场。在这个区域不能有打鸟,拉网下地笼若干破坏活动,大家制定规则,把它管理好。这就可以成为一个滩涂保护地了。

  

李静 畹町:但是沿海的围垦是国家策略,如果不建设体制内的保护区,是无力抵抗围垦压力的。清理入侵物种,需要巨大财力投入,若是民间保护地,就有巨大的筹款压力,可能体制内保护区才有如此财力支持。所以,这个是我觉得很困难的地方。

  

张颖溢 美境自然:可以尝试以社区保护地的形式去推动。如果社区能够内部有共识,愿意去保护现有的鴴鹬及滩涂,抵御开发项目,并有科学数据展现其保护成效,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一种抗衡力量。如果其保护成效还能得到林业主管部门和社会公众媒体的关注和认可就更好。

社区保护地,主要靠的是村规明约(习惯法)和管理制度(管理计划)去约束,村里还要有人(比如巡护队)去执行,全村互相监督执行,这样就能有好的保护成效并且可持续性比较好。外部机构可以帮他们做好监测和外部评估,提高其社会影响力。如果受到围垦项目的威胁,社区可以与外部力量一起去抵御。当然其中的风险或不确定因素,你还没有说明这个滩涂的土地权属。如果本身不属于社区,那么还是会比较麻烦,因为这样的话,社区就没有决策权。

(注:以上内容由合一绿学院助教沙漏整理记录

        


2017年5月,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联合12家国际、国内环保公益机构,启动“守护心中的桃花源”资助计划,资助民间环境保护组织参与中国社会公益型自然保护地建设、管理。
                  
合一绿学院受社会公益型自然保护地联盟委托,开展《社会公益型自然保护地》网络培训课程,解读自然保护地理论,分析各类案例,为有意愿参与社会公益型自然保护地建设和运营的民间机构进行培训和辅导,搭建分享交流平台。

  

现将课程精彩互动内容进行整理,以供大家学习交流。

课程回顾请查看:

互动回顾请查看:

  

合一绿学院秉持中国古代哲学“天人合一、知行合一”的理念,是致力于环境保护行业发展支持的专业非营利机构。

合一绿学院通过资金资助、成长培训、信息平台来支持环境保护相关的草根组织及行动者,并开展相关行业案例和理论研究。我们的核心团队有着十多年的支持草根环保组织发展的经验,成绩斐然,合作伙伴包括了遍及中国各省区的上百家环保组织。

2016年7月,合一绿学院正式在北京市民政局注册为基金会,注册名北京合一绿色公益基金会。

愿景:每个人都能认识到环境问题并行动起来,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

使命:支持草根环保组织成长,使之有更强的能力有效应对和解决环境问题。

微信公众号:合一绿院

新浪微博:@合一绿学院

官网:http://www.hyi.org.cn/

[ 此帖被合一绿学院在2017-07-06 17:31重新编辑 ]
2条评分威望+4
隐形的诺顿 威望 +3 - 07-07
softwind 威望 +1 - 07-06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在线Fireworm

发帖
2699
绿豆
132719
威望
3507
来自
绿色大学生论坛&中国矿业大学(北京)绿色志愿者协会
微博
萤火虫-天就快亮了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7-06
又是沙漏在整理
在线softwind

发帖
1750
绿豆
21227
威望
2126
来自
北回归线以南
微博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7-06
排版真好看

发帖
4647
绿豆
4617
威望
5280
来自
adhx
微博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7-07
很难得的排版了

发帖
927
绿豆
29579
威望
1135
来自
湖南
微博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8-17
回 1楼(Fireworm) 的帖子
Fireworm:又是沙漏在整理[表情] [表情] [表情]  (2017-07-06 20:22) 

收下你的膝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