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089阅读
  • 1回复

[荒漠化]怪诞的土地复耕复绿:建筑工地插油菜“哄骗”卫星监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m-a-o-q-i
 

发帖
1127
绿豆
180410
威望
1453
来自
南方医科大学
微博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2-04-07
— 本帖被 holywood 从 环境保护观察哨 移动到本区(2014-02-23) —


东倒西歪的油菜“插”在建筑工地上。 (南方周末记者 彭利国/图)


  "“土地违法现象在全国都存在,我们郎溪作为国家的一部分,肯定也不会完全游离于这个现象之外。”
"种了大半辈子地的安徽农民严小喜最近碰到了一件从未有过的怪事。


  2012年3月中旬,他所在的安徽省宣城市郊的夏渡村出现了一笔新生意:有人收购油菜,“每斤一块五,而且是带着泥巴的。”比起等到夏天才收获菜籽且每亩不过千元的收成,这笔新鲜买卖让严家人觉得兴奋,六亩多的油菜在几天里拔了个精光。

  对于这些油菜流向何方,和附近多个村庄的农民一样,严小喜并不是门儿清。他们更想像不到的是,自己已经成了近日在宣城多地上演的一幕荒诞剧的道具供应商。

  三月种油菜,科学试验?

  "“难道是我们宣城引进了新技术,农业专家们在这里搞科学试验?”"彭文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2012年3月18日,这位宣城市宣州区城东村村民经过城南的水阳江大道时发现,先前路边一大片原本正在建设扬子鳄湖景区的工地上突然栽满了大片油菜。

  根据这位农民的经验,当地的油菜一般在每年的10月份栽种,次年的5月份收获。彭文志打听到,这些油菜是此前几天内突击移栽的。

  “难道是我们宣城引进了新技术,农业专家们在这里搞科学试验?”这第一时间的反应随即被推翻:这些油菜种得稀稀拉拉,东倒西歪,两棵油菜之间的间距甚至达一两米,而正常的间距在30厘米左右。“这种违反季节的栽种能有什么收成呢?”这样的疑问萦绕在诸多当地农民心头。 3月22日,怀疑其中必有猫腻的彭文志来到宣城市国土局询问究竟。但迄今为止,除了一张加盖了公章的回执承认他来反映过此情况之外,“爱管闲事”的彭文志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这样的怪事不仅发生在宣城扬子鳄湖景区,据南方周末记者现场调查,在芜湖市鸠江开发区的木龙村,一片先前政府征收的土地于2011年11月种上了小麦,迄今长势只有当地正常播种小麦的一半高;在宣城的宁国市、绩溪县、郎溪县等地,近期也都出现了在建设工地上移栽油菜的怪现象。

  在这幕席卷安徽多地的反季节种油菜浪潮中,郎溪县是迄今为止唯一被媒体曝光的。3月17日,安徽当地媒体披露了郎溪县新城区大批农民在工地上集体种油菜的新闻。

  3月22日,当南方周末记者来到郎溪县新城区时,五天前还忙碌异常的现场已经阒寂无人。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郎溪县主管国土的副县长吴忠梅坚称种植油菜的面积只有十几亩。但现实是,新建成的郎川大道、建平大道等主干道两侧,新移栽的油菜密布在数十个标准足球场大小的土地上,而一个标准足球场的面积即有约十亩。

  附近昌明村一位参与了种菜的农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政府通过包工头以每天每人100元的价格雇用了该村十余位村民,而在其他村庄,亦有大量农民被雇用。这些油菜系以每亩700到1000元不等的价格从附近村庄购得。“把别人田里的油菜拔到这个田里来,这个田损失了,那个田也损失了。”一位村民疼惜地说。

  荒诞写在地上,答案却在天上"“领导让我们做什么哪能讨价还价?”"郎溪县副县长吴忠梅却并不认为此举荒诞,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她“补充说明”道,由于今年连续阴雨,气温低,“应该还是有一些收成的”。饶是如此,她亦承认“确实不是非常适当”。

  事实上,荒诞写在地上,答案却在天上。

  “卫星监测覆盖广,违法用地无处藏。”在郎溪县文昌村村委会的墙壁上,这则新近刷上的标语揭开了答案之一角。

  郎溪县国土局副局长吴建勋此前接受当地媒体记者采访时称,此举是为了让天上的卫星能够拍到,亦“为了让上级知道我们已经切切实实认真整改了”。

  2011年,国土资源部土地卫片执法检查时查到郎溪县新城区存在违规用地,责令其对违规地块复耕复绿。

  在当地官方话语中,这种有悖农时的3月种油菜被称作“消除违法用地状态”。但对于究竟存在何种违法,郎溪官员们却讳莫如深。“国土部并未正式通知我们违规。”吴忠梅辩称,此次种油菜的地块实际上只是临时租用农民的土地,用来堆放修路时的弃土,将来路修好了土地将还给农民。

  但当地多位村民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这些地块系由政府于2010年永久征收,一亩地的征收价格为3万多元。在南方周末记者获取的《郎溪县县城总体规划(2002-2020)》中,这些现在被油菜覆盖的地块被规划为井字型路网环绕的建设用地。

  田地里一道道粗粝的车辙清晰地说明着昔日新区工程之浩大。“最多的时候有一百多台挖掘机在这里平整土地。”曾经目睹过现场的郎溪县居民吕波回忆道。

  事实上,此次被平整的土地,好多地方原本已经修好了路。“路基都打好了,就差铺柏油了。”而现在这些尚未完工的道路都已被泥土覆盖,以至于如果驾车按照道路的标识走,会轻易拐进田里。“到处都是断头路。”一位村民认为这太不吉利。

  郎溪县外宣办主任宗晓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之所以3月种油菜实属无奈,因为这个季节可用于复绿的当地农作物只有油菜。如果选择小麦,短期内并不能实现让卫星可以辨识的绿色,“那只能算是复耕,不叫复绿”。

  而整改的时限箭在弦上。根据国土部令,2012年1月至4月,各地对此前卫片显示的违法用地必须完成整改。这也就意味着,如不能在此期限前完成整改,仍会被卫星界定为违规,地方领导轻则被约谈,重则撤职。

  “我们一开始也想争取能够通过报批,但是上级要求我们必须复耕复绿。”宗晓明说,“领导让我们做什么哪能讨价还价?”

  不欢迎卫星的小城"招商“蛇吞象”的背后,土地始终卡着郎溪的脖子。"国土资源部从1999年开始引入卫片执法这一高科技,2009年实现了全国2859个县全覆盖。

  而对这个正铆足了劲准备大干一番的皖东南小城而言,“被卫星覆盖到”并不是什么好事。

  郎溪的官员喜欢用“三年”来形容这个小城的变迁。“三年前,我们绝对是安徽省县城里城市建设的最后一名。”宗晓明说,彼时,整个县城只有两条主干道,一个红绿灯。

  2010年,安徽省第一个国家级规划《皖江城市待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规划》获批,这令原本位列安徽十大穷县之一的郎溪喜出望外。凭借位于苏浙皖三省通衢且紧邻无锡、常州的区位优势,郎溪的招商引资迎来井喷。

  当地官方披露的数字是,近三年来,郎溪累计签约外来投资项目1062个,落户企业700家,其中亿元以上企业200家,居宣城市第一。郎溪县招商局局长夏严用“签约签到手软”来形容苏浙企业的蜂拥而至,“有时一天就是十来个项目”。

  “蛇吞象”成就了一个连省委书记都竖大拇指的“郎溪现象”:“十一五”GDP年均增速16.5%,财政收入四年年均增长52.3%,居全市第一。三年的时间里,郎溪经济开发区的面积由3.5平方公里增至35平方公里,扩大了10倍,而城市面积亦从3.4平方公里扩大到14平方公里。

  而城市的扩容只是刚刚开始,这座小城从未像今天这样渴望土地。而招商“蛇吞象”的背后,土地始终卡着郎溪的脖子。县国土局局长程禹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09年时分配到郎溪县的年度用地指标还有一百多亩,但2010、2011两年的用地指标却为零。“指标为零,我们就搞土地置换。”程禹柏说,将农村闲置的农地置换出来,成为建设用地。然而,想要置换出足够的土地喂足经济发展的胃口并非易事。“离县委、县政府的要求还有一定差距。”在2010年的述职报告中,这位局长如是说。

  “土地违法现象在全国都存在,我们郎溪作为国家的一部分,肯定也不会完全游离于这个现象之外。”郎溪县国土局副局长吴建勋如是说。

  然而正如文昌村委会墙壁上的标语那样,这些违法土地并不能逃过天上卫星的法眼。

  2011年下半年,国土部的卫片下发至各地市,疑似违规的地块图斑列得清清楚楚,一幕轰轰烈烈的“知错就改”的大戏上演。

  郎溪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牛四清说,“现在在操作过程中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们心里也很难过、很惭愧,但希望各界能够理解、关爱。”

  督察组来了"督察组进驻之后,先前红火的油菜生意消失了。"应对新一轮的卫星监测并不足以解释这出3月荒诞剧的全部。

  在郎溪新城的农田里,已经种下的油菜东倒西歪,尚来不及种下的油菜堆在一旁,述说着当时的仓皇。

  而在宣城扬子鳄湖景区,彭文志发现一切都变得异常。

  时光倒退到2011年6月28日,这片规划面积为3.6平方公里的景区建设项目高调开工,市委书记担任工程建设指挥部政委、市长担任指挥长。而现在,原来矗立路边的详细规划图只剩了一块空空的铁板,工程建设指挥部已经人去楼空,甚至连门口的“指挥部”字样也被一块印有“共创共建共分享,更优更美更文明”的塑料布遮得严严实实。就在这片土地上,大量尚未被整平的土包显示这项种菜运动未竟时。

  既然3月还未结束,为何轰轰烈烈的种菜运动突然休止?答案是,督察组要来了。

  一份由宣城市政府于2012年3月11日颁发的《2012年土地例行督察工作实施方案》表明,国家土地督察南京局(以下简称南京局)将于近日对宣城开始例行督察。作为国家土地督察的九个派出机构之一,南京局负责苏、赣、皖三省的土地督察。该方案要求各地抓紧补缺补差、整改完善,3月15日前必须完成迎接督察的准备工作。

  早在2011年底,南京局即对宣城市政府进行预警督察约谈会,“从预警督察情况来看,可能面临被约谈或被问责的风险,必须高度警觉。”在会上,南京局局长刘天增如是对宣城市政府负责人说。

  3月20日,国家土地督察南京局进驻安徽宣城。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这个曾荣获“敢于碰硬奖”的国土督察派出机构将对包括郎溪在内的宣城所有县市共计1867个在卫片上显示变更的图斑逐一核查,共涉及土地面积近8万亩。

  担任督察组组长的南京局副专员张文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督察组正在审核卷宗,还没有到郎溪等地实地察看,但肯定会搞清楚,“我们一宗地都不会放过的”。

  3月25日,年后连阴雨的郎溪县盼来了一个难得的响晴天。太阳底下,先前在雨水中坚挺的油菜耷拉了脑袋,风一吹,仿佛一个个问号般打起了摆子。

  而夏渡村的严小喜夫妇则守着十几袋拔出来但没卖出去的油菜发愁。督察组进驻之后,先前红火的油菜生意消失了,他们想找人讨个说法,但那个当时撺掇他们拔菜的中介的手机却从此关机了。

  链接  如何骗卫星?

  土地卫片执法,是指利用卫星遥感信息资料对土地开发利用和矿产资源勘查开采开展执法检查。

  2009年6月,广东英德市河边镇一采矿场因毁坏山林,造成水土流失,为应付土地卫片执法,在光秃的山体上插入竹竿,假扮竹林骗卫星。

  2011年7月,湖北襄阳双沟工业园新修的公路被卫片执法查出违规,当地领导紧急派人覆土种菜,后又将填土刨开,公路重见天日。当地政府解释说,此举是一种复耕措施,除了搞“短期农作物种植”,亦为了“公路保养”。

  2011年8月,河北故城县东方驾校已经硬化的水泥场地又铺上黄土,以应对自9月份开始的国土部卫星遥感监测。

  (应采访对象要求,吕波为化名。南方周末记者鞠靖对本文亦有贡献)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explorer

发帖
2147
绿豆
226043
威望
2621
来自
微博
小探子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2-04-08
这种明目张胆的欺骗却不能换来严惩,政府的违法成本太低,所以才不断去浪费社会资源。
官员应当严厉惩罚,整个政府的体制也要改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