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荒漠化地区是否适合种杨树? --]

-> 自然保护 -> 荒漠化地区是否适合种杨树?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holywood 2012-10-27 18:12

荒漠化地区是否适合种杨树?

看到某报道赞扬环保先锋人物在沙漠广种杨树、绿化沙漠的事迹,不禁想起科尔沁沙地治理的万平先生告诉我,杨树速生所以很快能成林看起来成果巨大,而本地树种生长慢看起来效果差,但杨树的蒸发量大于科尔沁地区的降雨量,真正杨树长得好的地区都原本是如湿地等水分充足的地区,杨树长起来之后湿地成了旱地,长此以往,可持续么?

holywood 2012-10-27 18:13
曹文婷—行动让绿色不再遥远       (2009-05-08 11:36:10)转载▼
标签: 杂谈    分类: 2009志愿者的日志
    土地荒漠化、温室效应、包括近期频繁的病毒肆虐SARS、禽流感、猪流感都是人类对环境的破坏种下的恶果。环保越来越成为全世界人类共同关注的话题。人类在保护环境上所付出的努力也越来越多。
环保,从我做起,只要有行动,再遥远的地方,也不会遥远。富士胶片公司在治理沙地绿化行动中已经努力了十二年。今年,有幸成为其中一员的我经过了近八个小时的辗转,终于来到了我们即将要进行绿化活动的科尔沁后旗甘旗卡镇。眼前的景象彻底颠覆了我对内蒙古的印象。
    在这里,因为沙漠化的原因,牧民家中的牛羊已经由放养转变为圈养,看着这些瘦的露出了脊骨的牛儿,让人很难联想起“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内蒙古草原的景象。在科尔沁沙漠的腹地,蒙古人以牧业为生,但已不再是传统的粗放型经营,生态环境也不容许传统的经营方式继续下去了,再没了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在这片荒凉的沙地上再也见不到身着蒙古长袍,手握赛马杆在草原上驰骋的蒙古人了。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说一口听不懂的蒙语,黝黑的脸颊上明显的高原红,你会忘记你已经是在内蒙的境内了。
    在我们驱车前往沙漠的途中,白杨排排,沙丘片片,交替着。这里种植的基本是杨树和松树。松树耐旱强,但生长慢,我们随处可见的松树多是迷你型的。我原以为那些半人高的小松树是才种下不久的,一问才知道这些可爱的小树已经有6、7岁了。真是应了“十年树木”不容易啊!然而这里成片的杨树林让我很不理解。在我的印象中,杨树虽是一种喜光的阳性树种,但也是喜湿的树种,沙地种白杨,相当于火上浇油啊。杨树的蒸腾量惊人,每棵树都是一架抽水机,夏日里一天的蒸腾量相当于树本身的体积,植树越多,旱情越重。这里林业局的专家他们岂能不知道这点植物学的常识。想来是形式所迫,只有因地制宜。杨树是速生树种,5、6年生的杨树就可以作为制浆的原材料,长到10-12年就可以作为胶合板材之用。虽然其不登大雅之堂,但却也经济实用,没有更好的办法。依科尔沁沙漠的气候条件,适合种草,本来这就是草原,电视剧“康熙王朝”中通过太皇太后的口说过:“这就是科尔沁大草原哪!”草原不再,沙丘茫茫。种草当然是好的选择,但是还要给这里蒙古族同胞们选择一个生息的地域,这就难住了决策者,再高明的专家也无计可施。科尔沁的难题与三农问题同属一个悖论,科学往往在现实面前屈膝。
    路畔一片茫茫沙丘,沙丘上植被稀疏,时间长了会产生视觉疲劳。忽然见到一片碧绿,尤其令人振奋。在这里,绿色是一种希望,是振奋人心的一阵温暖。坐在农用三轮车上,一路的颠簸疲惫也因这一抹绿色减轻了许多,心里想着多增添点绿,再来这里的人兴许就不用在这样颠簸了。可这需要多长的时间,多少人的坚持,谁也无法预测。2000年1月,日本的绿化网络组织(NGO)来到这里实施防沙绿化工作,和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政府合作,进行防止沙漠化和原生态植被的恢复工作,目前已经改造绿化约1,160公顷的沙漠,植树约330万棵(包括灌木林),为中国防沙绿化事业、改善生态平衡做出了重大贡献。对于这些NGO的成员,我无比敬佩,他们从日本远道而来,每年在这里为了绿化工作10个月,坚持了九年,还将继续坚持下去,这份坚持让我感动,感动的有些心疼。他们放弃城市里舒适的环境,远离亲人的关爱来到这里,用他们的真心、他们的行动和汗水一点点的改变我们的土地,改善当地的环境,他们所付出的远不是我们这些只在这里停留三、四天的人能够想象与体会的!他们不仅在沙漠里圈地植树、建防护网、照顾树苗的成长、修枝剪叶,还培养当地的农牧民防沙绿化的意识、动员他们行动起来保护自己的家园,为他们提供种植的树苗、浇水灌溉的工具,传授他们植树的技巧,教他们改变畜牧方式。他们把这里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所做的一切只为改变这里的生态环境,还这片沙地一片绿色。他们守护在这里,犹如绿色使者与黄沙狂风作战。他们的行动不仅是在治理土地荒漠化,更是在治理人类心灵的荒漠化啊。
人们常说,生活滋味,犹如鱼在水中,只有鱼自己知道,但实际上,只有那些在恶劣环境下生活过的人才最懂得珍惜生活、珍惜环境。平平常常的绿色,对我们这些南方城市的人来说司空见惯,不会觉得其中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对生活在这沙漠边的人们来说,那就意味着生命和希望。有绿色在,就意味着与幸福同在。
     如果有一天,你来到科尔沁沙漠发现那一抹绿色,请别忘了给那些守护绿色的人行一个注目礼。

holywood 2012-10-27 18:14
张新时院士:杨树有功山羊无罪



    发展林业有两大功能,一是生态功能,一是生产功能。有人认为这两个功能是相矛盾的,但是张新时认为这两个功能既不相悖也不矛盾。他说:“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发展经济要注意保护生态,这是对的,但是中国那么大的木材需求量想要靠进口木材来解决问题是不太现实的。而且,现在各个国家都已经在强调要保护自己国内的生态环境,这样一来可以进口木材的国外资源也在进一步缩小。”

    而且随着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人们越来越追求使用更原生态的东西(比如说纯木质的家具),国内市场对木材的需求正在越来越大。但是现在国内的国有林、山地林不能砍,张新时认为就算是过200~300年以后森林恢复了、能够砍伐了,也还是不能满足需求。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之下,发展速生用材林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

    森林被称为是地球的肺,又是天然的制氧工厂,“光合作用越高的植物的固碳能力就越强,固定的二氧化碳就越多,也就能将更多的二氧化碳转化成木材,那么产生的氧气就越多”。张新时认为林木经济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他说:“你说我这是纯粹的鼓吹经济效益?还是这就是更大的生态效益!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张新时近年来致力于优良树种的引进与本土化种植培育研究工作,由他引进的欧美杨品系已在新疆伊犁以及另一些地方试种了三年以上,长势良好。

    对于现在很多公司在大规模投资速生林的情况,张新时表示,现在国内的林业公司往往在选择地方、树种上没有全面考虑到不同树种的特性及当地的水文、气候、温度条件,在树种的选择上又比较单一。不同的树种适合不同的生长地区,比如桉树是比较适合南方地区速生丰产林建设树种,而杨树适应我国北方,分布广、速生丰产、木材品质优良、用途广泛,是重要的短周期工业用材树种。但是在一段时间里杨树被很多的人说成是“抽水机”,并把这个树种说得一无是处。张新时一直关注着这件事情,他说:“不能一概否定杨树,在北方温带地区杨树是不可代替的优良速生树种。有一次我到北京林业大学讲课,主要是讲杨树,课后有人问我说你怎么改行造林去了?我说我不是改行,只是从生态经济的角度推广杨树。”

    张新时认为杨树是“抽水机”,会大量地消耗掉地下水资源的说法过于偏颇,“那么请问,什么树不是'抽水机’呢?杨树的蒸腾量并不比单位面积的玉米蒸腾大。那小麦地你是不是也要灌溉、要年年施肥呢?那小麦是不是'抽水机’?但是这些水换来的是生物量的收获。玉米小麦都用水,为什么单单杨树是'抽水机’?小麦和玉米都要施肥,那么杨树施肥怎么就成为浪费了?就像是家里的大儿子一样,能吃饭的长得快得不得了,你要是不给他吃饭他能长吗?”张新时的比喻很形象,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对于杨树来说也很委屈,他说杨树就像是个小伙子一样,吃得多是因为它长得快。他强调对待林业就应该像是对待农业一样,育种、灌溉、施肥、管理一点都不能马虎,最后得到的报偿也会很大。

    他举了新疆的例子,新疆的一位专家不太同意在新疆种杨树,理由是杨树在新疆只有5个月的生长期,时间太短。但是在新疆的杨树却比同一时间种在北京的杨树长得快得多。而在北京的生长期为8个月,比新疆多出3个月。原因在哪里呢?张新时解释说,因为新疆夏季的日照时间比北京要长,四五钟很早就有太阳了,而且晴天多雨天少、昼夜温差大,白天温度高促进光合作用,晚上温度低呼吸作用弱消耗少,最有利于碳水化合物的积累,生长量就大。所以连他自己都很吃惊同样的品种在北京和新疆的生长状况是如此悬殊。

    “当然,我们应当尊重地带性规律,不能在没有灌溉条件的草原和荒漠地带大面积种植耗水的杨树速生丰产用材林。”张新时强调说。

    当聊到他在政协第九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为山羊翻案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认为这件事情不是山羊之过而是人之过。他说:“我在政协会上为山羊翻案,当时,李岚清副总理问我为什么?我认为,山羊之祸不在于山羊本身,而在于人的管理。如果人工种草圈养山羊就不会破坏生态。”他又和记者举了山西和陕北的例子,1999年在黄土高原考察时,山西是杀山羊;陕北是大力发展圈养山羊,结果既不破坏生态,农民也富起来了。山羊在被圈养以后,提高了养殖的层次,圈养的主要制约点还在于产业链的形成。现代化舍饲畜牧业要形成一个产业化链条,从人工种草到最后的走入市场。他说:“我主张政府给政策、给投入,要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体系。我在内蒙古一个地方看到当地牧民种草做得很好。政府要扶植,企业要支持,发展成一个产业链,这非常重要。在国外也有类似的例子,19世纪中期时欧洲阿尔卑斯山因过度放牧和伐林而严重退化,山地水旱灾害频频发生,山羊也是罪魁祸首之一。但经过100多年的治理,我1987年去调研时,那里的现代化畜牧业已经完全由高产优质的人工草地和饲料地支持了,畜牧业生产和经济高度发展,山地生态和环境全面恢复,景色优美宜人。”

    因此并非因为山羊才形成生态的紊乱,生态环境建设和退耕还林还草的关键,首先在于植被的恢复和重建。一个具有高度生态功能和生产能力的植被的重建很大程度上在于适宜树种和草种的选择,科学家应该多去培育选择优良树种和草种。二是生态环境建设必须形成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生产产业链”,在退耕还林还草中适当考虑发展经济树种和人工种草以开展舍饲养畜,不仅可避免放牧对林草的破坏,还能保持水土、增肥地力和较快地增加农民收入。三是目前的问题是政出多门、互不协调。生态环境建设应当在国家政府部门统一领导下进行农、林、水、牧、国土、环保和气象等综合科学规划,才能实现地区的可持续发展。

    张新时强调,给山羊翻案实际上是让我们重新审视人类对环境的作为,我们应该保护好环境、治理好生态,而不应怪罪不会说话的山羊。

希怀 2012-10-27 20:05
杨树长起来之后湿地成了旱地

这不会又将是杨树的错吧~~~继续往下看

希怀 2012-10-27 20:14
holywood:曹文婷—行动让绿色不再遥远       (2009-05-08 11:36:10)转载▼标签: 杂谈    分类: 2009志愿者的日志    土地荒漠化、温室效应、包括近期频繁的病毒肆虐SARS、禽流感、猪流感都是人类对环境的破坏种 .. (2012-10-27 18:13) 

看了后,明白了,杨树确实不适合在荒漠地里生长,杨树在荒漠地里生长会使得环境更加干旱~~
同时也对那些守护绿色的NGO工作者肃然起敬

希怀 2012-10-27 20:20
比较认可这个说法,所以忍不住加分了

巫落落 2012-10-27 21:49
沙地的原生植物,不是红柳、榆树么?
我还是喜欢,人做人做的事,自然做自然做的事。

济溪小编 2012-10-27 22:11
巫落落:沙地的原生植物,不是红柳、榆树么?我还是喜欢,人做人做的事,自然做自然做的事。 (2012-10-27 21:49) 

想起一师兄说的一件事,他在自家阳台种了有机蔬菜给孩子,每天手动抓虫子,工作量巨大。
后来忙于工作,疏于爪虫子,却发现菜长的也没差,一观察,发现原来虫子多了以后,不知哪里开始每天有鸟飞来吃虫子。。。。

得一结论,自然会自己平衡一切,不需要我们操太多心,只要别往死里搅和。。

绿地图一年 2012-10-28 08:09
整个“三北”防护林好像都是这种情况

holywood 2012-10-28 12:43
原生植物长得慢,不如杨树那么快成林出政绩

kefodshen 2012-10-28 13:24
就我了解的
拯救民勤的志愿者种树活动一般是种植梭梭

白狼小将 2012-11-04 10:30
看看这篇——沙漠里到底适宜种树还是种草?http://tieba.baidu.com/p/1959843485
还有这篇——最环保最好的救灾是恢复大陆的森林http://tieba.baidu.com/p/1961582160

这里的是说种树好的理由。
大家怎么看呢

周强 2012-11-05 22:03
   我们知道地球是一个开放的环境,即使沙漠也不缺水汽!缺的是把水汽留下来的森林!

  我在乌兰布和沙漠里测量了大量的数据。在白天即使距离很近(隔着一块不大石碑),二个仪器同时测量(一个测阴面,一个测阳面)测的数据也相差很大,10月17日大概16:41左右测的数据:测得阴面相对湿度是32(温度9),而阳面湿度是5(温度19),而在早上3:36测的湿度48(温度零下5),早上7:33测的湿度55(温度零下6),而在晚上23:19测的湿度是66(温度7)。我们可以看到沙漠里湿度也不是很低的,只有在裸露地表阳光下,温度升高,湿度才会变得非常低(湿度为5),而在背阳处(阴面)湿度也不是很低(湿度为32)

究竟适合种什么树,要以当地的树种为主!

holywood 2012-11-08 18:01
究竟适合种什么树,要以当地的树种为主!

支持这句话,所以科尔沁种的榆树。


查看完整版本: [-- 荒漠化地区是否适合种杨树?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140503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