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沙漠化地区应该怎样种树 --]

-> 自然保护 -> 沙漠化地区应该怎样种树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holywood 2012-12-31 15:23

沙漠化地区应该怎样种树

来源于财新《中国改革》 2012年第12期 出版日期 2012年12月01日
沙漠化或荒漠化的抑制与防治,关键是人类活动的适度与合理,应科学利用,并维持、恢复土地生产力与植被资源,而不是只图眼前效益的蛮干



特约作者 罗菊春

  中国是全球沙漠化严重的国家,又是沙漠化防治规模最大、成效最显著的国家。历尽艰辛建设的“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为修补不堪重负的地球做出了巨大贡献。笔者近20年来在“三北”地区做了较广泛的考察,了解到很多治沙成就惊人的样板,也看到一些不足之处,需要以科学的发展观来观察、思考。沙漠化或荒漠化的抑制与防治,关键是人类活动的适度与合理
  荒漠与沙漠,荒漠化与沙漠化是不同的概念。无论“沙漠”或“荒漠”在成因上都是自然因素所形成,是原生的。而“沙漠化”和“荒漠化”则是在生态与环境脆弱的自然条件基础上,人为活动因素为主的外营力作用下,所形成的土地退化过程。因此,沙漠化或荒漠化的抑制与防治,关键是人类活动的适度与合理,应科学利用与维持、恢复土地生产力与植被资源,而不是只图眼前效益的蛮干。  中国风力作用下的沙漠及沙漠化土地总面积为153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土地面积的15.9%(《中国21世纪议程—林业发展计划》,1994)。沙化土地区域与沙漠戈壁不同,沙漠化土地主要分布在人口较多、人为经济活动频繁的草原及荒漠草原地带,甚至于半湿润的森林草原区域也有分布。由于草原、荒漠草原或森林草原在历史上植被不断受到破坏,诸如开垦农田、樵采、过度放牧、拦水漫灌等各种人为活动造成地表没有植被覆盖,风起沙扬,土地生产力不断降低,约1500万公顷农田粮食产量低而不稳,甚至有些农地被埋,十年九不收。近1亿公顷草场由于风沙造成严重退化,留下的草场因更加超载放牧而不断退化,造成沙区农牧民生活贫困,甚至在大风大雪之年,牛羊饿死,房屋被沙埋,群众苦不堪言。中国富民之路的“短板”就在这里,沙漠化地区要脱贫的出路就在防治沙漠化。
中国沙漠化防治成绩巨大,问题尚存  中国“三北”风沙区,即213个县遭受干旱风沙盐碱危害地区,防风治沙治碱造林到1978年就取得了很大成绩。造林保存面积达2854万亩,其中,大型防护林带造了1835公里。。
  “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于1978年在西北、华北与东北地区启动,计划到2050年结束,建设期长达73年,分8期进行,工程范围占中国陆地总面积的42.4%,规划造林3508万公顷。力争到2050年,三北地区森林覆盖率提高到15%,林木蓄积量增加到42.7亿立方米。  “三北”工程建设34年,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2500多万公顷,工程区森林覆盖率由1977年的5.05%提高到12.4%,森林蓄积量由1977年的7.2亿立方米增加到14.4亿立方米,在北方构筑了一道坚实的绿色生态屏障,风沙危害与水土流失明显减轻。
  2000年,笔者参加了国家林业局举办的第二次(1995年-1999年)中国荒漠化、沙化土地监测结果的论证会,得知与1994年监测结果相比,这5年净增荒漠化土地5.2万平方公里,年均增加1.04万平方公里。中国沙化土地面积与1994年普查同等范围相比,1995年-1999年,五年间沙化土地净增17180平方公里,年均增加3436平方公里。因此得出结论,中国荒漠化与沙化土地面积仍在不断扩大,局部好转,整体在恶化。  从2000年以来,中国不但大大增加了对“三北”工程的投入(工程建设投资标准由2000年前每亩不足10元提高到现在的300元),而且出台了一系列的举措与政策,诸如退耕还林(还草)、改放牧为圈养。2003年《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发布,这都使沙漠化防治工作得以快速发展。
  近十年来,中国北方风沙区降水量增加,大大有助于造林成活、林草生长。全国第四次(2005-2009年)荒漠化与沙化监测结果与第三次(2000-2004年)监测结果比较,5年间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年均减少2491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积年均减少1717平方公里,形势大为好转。  十几年来,笔者从内蒙古东端的呼伦贝尔沙地往西,考察了科尔沁沙地,锡林郭勒的浑善达克沙地,鄂尔多斯的毛乌素沙地、库布奇沙漠,阿拉善左旗的腾格里沙漠、右旗的巴丹吉林沙漠直达最西的额济纳旗,以及宁夏的灵武盐池,甘肃的敦煌、阿克寨,青海的玛多县以及新疆的塔克拉玛干等沙漠区,并从内蒙古的白音敖包引种沙地云杉至通辽、伊金霍洛旗及榆林做育苗研究,亲眼所见很多治沙的好事迹,但是也见到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
  这些问题主要是:  1.重治轻保,重补救轻预防。
  滥放牧、滥樵采、滥开垦、滥挖,这“四滥”至今在沙化区屡见不鲜。国家早就有严禁的法规、法令,但落后的习俗却难以改过来。部分村民重眼前利益,轻视保护植被与土壤,甚至还认为破坏了有国家来治理;草场火灾有时损失巨大,但防火却未深入人心;鼠害大发生是草场严重退化的原因,却很少有提前预防的计划,遇到大鼠害时才大肆施用鼠药,结果使吃老鼠的天敌产生次生危害。2005年中国首次草原全面监测结果表明:内蒙古、甘、新、川等省区天然草场超载40%以上,1到10月发生草原火灾501起,比上年增加59起,受害面积4.94万公顷,鼠害危害面积达3817万公顷。总体来看,草原退化、沙化仍很严重,治理赶不上破坏。  2.工程项目造成生态环境破坏,少有问责。
   一些工程项目是由政府或集体实施的,诸如修路、开矿、淘金、建筑,周边破坏大片植被,无人过问,有施工的钱,没有修复生态的款。所谓开发生态旅游,草场上汽车乱跑、骡马奔驰,林内、林外任人践踏,不用三年,就见飞沙。  3.上游截水,下游遭殃,矛盾难解。
  疏勒河是敦煌的主要水源,上世纪60年代以来,河上游纷纷建水库拦水,使长达300多公里的河道断流,也断了敦煌地下水的补给源。这种局面迫使敦煌大量打井抽水,井也越打越深,农田牧场受害,月牙湖几近干涸。从2002年开始,甘肃省投入3700万元给月牙泉补水,但无济于事;黑河源自祁连山,经张掖市进入酒泉市后就开始渐渐流量变小,由于沿途修了几十个水坝拦水,至额济纳旗时已无水,使下游居延海东西两个大湖于上世纪90年代彻底干涸。沿河两岸十余万亩上百年的胡杨林枯死,当地地下水水位降至5米-10米以下。2006年经中央协调,保证每年给额济纳送放两次河水,东居延海虽然有了水,但地下水位难以恢复。根深达不到2米的天然幼树还是难逃死命。可想而知,在这儿种树,恢复草地是何等之难。鄂尔多斯市南约30公里处有一湿地(湖泊)保护区,是中国惟一的遗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14700多公顷,湖水由上游小河补充,但不到五年,上游拦水,湖泊逐渐干涸,遗鸥无法立足,有的飞到黄河滩上去了。湖区植被退化程度也可想而知。这种只顾自身利益拦水,滥用水资源,而不管下游死活的例子,还可列举,其造成生态与土地退化的恶果是难以想象的。  4.忽视育苗,有什么苗就造什么林。
  省(区)里与县(旗)里有造林规划,但是,乡里、村里没有,更没有造林设计。于是,许多地方不做育苗的准备,更谈不上壮苗。当年造林能搞到什么苗就栽什么树,更谈不上适地适树,树种混交、乔灌结合。杨树成活后长得快,县里中心苗圃杨树多,就多种杨树:片林是杨树、农田林网也是杨树。笔者在江北坝上与浑善达克沙区见到沙包上也栽的是杨树,由于土壤缺少水分,二三十年生的杨树,胸径只有十几厘米;林下没有灌木,林分高度郁闭,有的已枯梢;林内光照少,林下草也不长,却有了侵蚀沟。难怪有人叫它“绿色沙漠”。  5.造林密度过大,缺乏中幼林抚育。
  怕栽树后死一些,造林密度不达标,于是尽量多栽。当幼林郁闭后,树木耗水量大增,却难以加大径向生长。由于政府只给造林工本费与种苗钱,没有后期林地抚育费,树栽下后再无人问津,树长不大,难以成林,还很容易发生病虫害或火灾。这是笔者在“三北”地区见到的一个普遍问题。  无论从理论上或实际效益上,我们说沙区造林应该使乔木的密度小一些,行间要栽一些灌木或撒播一些草籽,使造林地尽快有植被覆盖,又可减少乔木蒸腾耗水量,日后还能多涵养土壤水分,实现生态修复的目的。
林业如何发挥有效作用  多年来,笔者在“三北”地区,直到西藏拉萨至日喀则的雅鲁藏布江上游与年楚河沙漠化地域考察,反复思考着两个问题:一是如何以林防治沙漠化,林业应发挥怎样的有效作用?二是如何使干旱与半干旱地区的土地不再沙漠化,治理后不反弹,能可持续发展,当地农牧民能脱贫,生活越来越好。这两个问题是很值得讨论的。
  林业在防治沙漠化方面的作用:  森林能涵养水源、保持水土与防控风沙,这些生态作用是尽人皆知的。但是,森林发挥这些作用是有条件的,也不是说在任何地方都能形成森林。
  气候区的划分,对开展防治沙漠化工作是有用的。比如,亚湿润区诸如毛乌素沙地、浑善达克沙地、科尔沁沙地过去都是森林草原区,现在选择土壤水分好的地方造林是没问题的,但是,沙包上只能种灌草不宜植乔木。降雨量小于400mm的草原区与半荒漠区,除了河谷、湖区有地下水埋深不超过2米的地方,大面积地域是不宜造林的,尤其不能大块造林,不可大密度造林。即使当初造得好,林子最终不能稳定,最后会退化,不能持续,反而会大量地因树木蒸腾耗水,使其演替为草原或荒漠草原。  “三北”地区已有一些教训。民勤县是中国沙漠化防治的早期典型,造林成绩很大。但这一地区年降雨量只有110-120mm,蒸发量却达2646mm,到上世纪80年代初就已有大片大片的杨树林与沙枣林枯死。“三北防护林工程”第二期于1993年完成时,已造了大面积的杨树林,可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不断衰退,随之不断发生病虫害。到1994年光肩星天牛大暴发,涉及内蒙古、宁夏、甘肃的100多个县,危害面积达468万亩。其中,重灾面积130万亩,受害2.25亿株,砍伐8000多万株,农田防护林基本上毁了。据杨树专家在干旱的宁夏平原西部黄羊林场(年降雨量202mm)于合作杨2年生幼林中测定,6-9月生长季中,林木蒸腾耗水量为292.5-347.9mm,在有灌溉条件的地方达到469.5mm。随着树木长大,水分收支越来越不平衡,最后杨树只能从衰退到死亡。宁夏盐池沙化监测站站长张克斌教授介绍说,宁夏早期栽的杨树现在已基本上死光了。
  1981年,中国著名水土保持专家关君蔚院士写了一篇《灌木也是林》的论文要笔者看看,问林学家是否会批判。笔者知道,国内外的森林生态学家与林学家历来认为:森林是以乔木为主体的生物群落。现在提出“灌木也是林”的说法,可是新命题。但文章说得有理,在干旱与半干旱地区主要分布的是草本或灌木群落,而灌丛能很有效地保持水土、防止沙化,耗水少还能较好地涵养水源,又是农牧民的主要燃料,也是很好的饲料,是干旱地区不可为乔木所取代的生物资源。笔者很支持这一论点,将森林定义为:以木本植物为主体的生物群落。多年后,经国家林业局于2004年8月组织专家论证会通过“在国家特别规定的地区,面积一公顷以上,盖度0.3以上的灌木林”为森林。因此,从森林生态学理论来制定“三北”防护林工程规划设计时,只可较大面积培植灌木林,尤其在干燥度3.5以上的干旱区与沙丘上,只可搞灌丛固沙,在有水源的河谷地带(荒漠中的绿洲)及能灌溉的地方,才适宜栽耗水的乔木树种。我们一定要明白:林业在沙漠化防治中主要是以林保土、保水固沙,发挥生态防护作用,而不是为了生产木材。  资源保护与开发利用的矛盾问题:
  中国已有能力治理过去的破坏,有条件来搞保护。林业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压缩木材产量,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与退耕还林工程,以及加大投资搞好五大防护林工程。在今天再乱搞开发,先破坏后治理就大错特错了。生物资源(森林、草原)的开发利用应该说与保护是相辅相成的,只要科学地利用,有限(或适度)地利用,对资源发展反而是有利的。如森林适度采伐(择伐),在利用木材的同时,可促进森林更新,增加林内物种多样性,提高生态防护能力。草场封育2-3年就要割草或放牧,否则,反而会影响牧草生长,并容易发生火灾。开矿、修路、搞建筑工程都是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需要的,对环境肯定有破坏作用,但最需要的是做好规划设计,要生态优先,在工程结束后及时做好生态与环境修复工作。谈保护,最重要的是保护好土地与水资源,没有这两样,或者它们受到了污染破坏,我们就无法生存了。  到目前,中国还有沙化土地173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近五分之一,其中,能人工治理的面积约三分之一。按每年缩减1717平方公里,完成治理任务需要约300年。而往后,治理的地方越来越困难,人口、牲畜在增加,环境压力与资源利用量在加大,保护是否更难了呢?要解决这个问题,得突破固有的思维框框,关键是依靠科技,要有新思维。中国沙化土地主要在草原区与荒漠草原区及森林草原区,其生态系统是十分脆弱的,破坏容易恢复难。加之现在超载放牧已严重超过环境容量。边治理边破坏,何时了结呢?
  笔者建议国家改变牧业发展方式,调整牧业与农业生产结构。  一是将已严重退化与生物量很低的草场(约占草场总面积的80%)全部封育,次生裸地加人工促进恢复植被。此外,拿出20%的水土较好的草场用于人工种植质量好、产量高的牧草(完全可以达到一亩产量抵现在的五亩),同时发展与设施农业一样的设施牧业。西北地区光照好、风力大,有很好的光伏发电条件来建设大棚,全年培育优良多茬生产的牧草,以及开展牧草育种。
  二是将羊群全部舍饲,充足的饲料能更好地育肥,又不让破坏力最大的羊群去破坏草场。今后要多发展牛群,将封育的草场逐步开放,牛群轮牧,再也不让草场退化到难以自行恢复的地步。与此同时,退耕还林地与农田林网建设也就能有序地按规划来做得更好。  笔者认为,有限开发就是有效的保护,就是要从源头上来扭转生态破坏的趋势。 ■
  作者为北京林业大学生态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holywood 2012-12-31 15:25
但是,森林发挥这些作用是有条件的,也不是说在任何地方都能形成森林。


亚湿润区诸如毛乌素沙地、浑善达克沙地、科尔沁沙地过去都是森林草原区,现在选择土壤水分好的地方造林是没问题的,但是,沙包上只能种灌草不宜植乔木。降雨量小于400mm的草原区与半荒漠区,除了河谷、湖区有地下水埋深不超过2米的地方,大面积地域是不宜造林的,尤其不能大块造林,不可大密度造林。即使当初造得好,林子最终不能稳定,最后会退化,不能持续,反而会大量地因树木蒸腾耗水,使其演替为草原或荒漠草原。

explorer 2012-12-31 18:27
是啊,造林不是目的,生态恢复才是目的。
很难想象这么巨大的国家工程却存在着基本的生态缺陷。

内容来自[手机版]

木头~ 2012-12-31 21:25
又看到草原有大鼠。。
以前还不知道,后来上地理的时候老师提到,
依然觉得草原碰到都能碰到大鼠可以去买彩票了。。
原来是真的。。。。。



巫落落 2012-12-31 21:50
explorer:是啊,造林不是目的,生态恢复才是目的。很难想象这么巨大的国家工程却存在着基本的生态缺陷。内容来自[手机版]  (2012-12-31 18:27) 

那没办法 当初做决定的时候 还没有这些常识
除了中国 还有不少国家的造林工程也是失败得一塌糊涂
还有很多看似成功的
一遇到稍微极端点的气候就不行了
没有代价哪里会有反思

可怕的是 付出了代价依然不反思

被封印的左手 2012-12-31 23:21
造林谈何荣誉

造林不等于恢复生态

周强 2013-01-02 22:36
    除了光照时间特别短又特别寒冷的荒漠地区,不适宜种树(可以种草和灌木),大部分地区是可以种树的,甚至必须种树!当然要种当地都能活的树种,再干旱的地方都有自然保护区,就按当地自然保护区耐旱的乔木来恢复!

如果没有滴灌技术,可以先恢复低洼,平地,山地,荒山,大山的顺序逐渐恢复乔木

当然有滴灌技术或更先进技术,且物力人力允许的话,可以同时进行恢复乔木

只要所有山恢復,且其他部份有30%以上乔木,20%以上的灌木(经济林也可以),生态系统就会逐渐形成,一旦形成生态系统,人类只要不破坏30%乔木,一般是不会导致灾难性后果的(也就是人类可以利用70%来创造经济效力,当然最好保证有20%的经济林,比如各种水果树)


周强 2013-01-02 23:08
巫落落:那没办法 当初做决定的时候 还没有这些常识除了中国 还有不少国家的造林工程也是失败得一塌糊涂还有很多看似成功的一遇到稍微极端点的气候就不行了 ....... (2012-12-31 21:50)

“还有很多看似成功的
一遇到稍微极端点的气候就不行了”

能不能举一些有大片林子的(经济林除外,特别是桉树,橡胶树等),结果因极端点的气候全死了的例子?我去实地考察一下,我喜欢求证,拜托了

巫落落 2013-01-03 00:31
[attachment=97063]

很抱歉我没有收集这方面的资料,虽然一直比较关注造林的问题,以后有能力了应该会收集相关的例子和数据
图片是上生态学课的老师ppt里截出来的,地点我忘记是哪里了,一边是原来就有的森林,一边是人工造的林,很明显的分界是自然的林线。前面18年都感觉人造林挺成功的,但是第19年比较旱,就死了不少。

关于森林可以提高降水量的问题,特意和老师讨论过,基本认为不太可能,因为水的来源并不是从森林里来的。
森林的降水量比较高,是因为森林本身蒸发了很多水在自己的上空,同时蒸发吸热,所以在森林上方温度比较低,相对草地和裸地等更容易形成云。

把浅根系的草和灌木改成深根系的树会引起地下水位下降,导致沙地里的湿地和河流消失。这是我最近看的生态学书上写的,你如果问我要例子,我一时也找不出来。没看过相关方面的文献,所以不知道这些知识是从什么案例里得来的~

另外,杨树也算是经济林,马尾松和杉木也算。虽然性质没有桉树橡胶树恶劣,但是我也不怎么喜欢。

周强 2013-01-04 10:48
速成杨,经济林马尾松(采松油),橡胶树(采橡胶),桉树(提炼油)等经济林都是可怕的,特别桉树更可怕,它的政策就是焦土政策,整个澳洲只有可怜的5%的森林植被(只能在水汽最多的东部勉强有)就是的他的杰作!有他的存在就有大火的可能!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UwMzA1NzU2.html
可怕的桉树(视频)

[attachment=97148]
别的树去皮就得死,桉树掉皮也不死,一旦干旱就去皮掉叶,再干旱也树枝也掉剩下光杆一支,再干旱就一把大火,所有的都被烧死,他就样活着!可惜没有其他树木来输送水汽,他一样活不下去,真是“损人不利己的”树啊!

    而云南就是把原来的原始森林以及原生灌木砍了种这些可怕的经济林才导致云南干旱的!而云南杨善洲在大亮山种的就不是这些经济林,不是很好?
   真正有当地树种的大片林子干旱而死的,我到现在没见过!所以我想见见 已经成功活的大片林子却因为极端气候而死的例子(当然不要这些经济林,这些经济林在云南,广西,广东,福建见的多了,特别是云南)!
   我最讨厌那些想当然和信口开河的所谓专家,没有实例就瞎说一通误导大家!



周强 2013-01-04 19:38

1.一边是原来就有的森林,一边是人工造的林,很明显的分界是自然的林线。前面18年都感觉人造林挺成功的,但是第19年比较旱,就死了不少
把浅根系的草和灌木改成深根系的树会引起地下水位下降,导致沙地里的湿地和河流消失。这是我最近看的生态学书上写的

这张图是个很好的对比实例,您为什么不思考一下,原有的森林为什么不会死,而扁扁人工的会死?为什么原有的森林(应该是深根系的树吧?)不会导致地下水位下降而干旱而死?这么好对比实例为什么看不到呢?

你不觉得这些专家的想当然理论在原有森林面前不堪一击,自打嘴巴?





周强 2013-01-04 19:39
关于森林可以提高降水量的问题,特意和老师讨论过,基本认为不太可能,因为水的来源并不是从森林里来的。
森林的降水量比较高,是因为森林本身蒸发了很多水在自己的上空,同时蒸发吸热,所以在森林上方温度比较低,相对草地和裸地等更容易形成云。


    我不知道你老师是什么专业的,难道你老师不知道森林会释放大量的臭氧离子以及其他的离子?不知道离子是水汽结合的凝结核之一?不知道凝结核是成云降雨的关系?那气溶胶总应该听过吧?真是无言啊!

这是科尔沁沙漠的一个森林茂盛的自然保护区里,科尔沁沙漠降水量多集中于7—9三个月,那么科尔沁的大青沟内为什么还常年流出水来?请问你老师这些水那里来的?即使有水库也该流干了,为什么一直不断?

把浅根系的草和灌木改成深根系的树会引起地下水位下降,导致沙地里的湿地和河流消失。这是我最近看的生态学书上写的



请问你老师这屋顶的水泥墙有地下水吗?没有地下水,那他降的哪门子地下水?没有地下水,这些屋顶的树是靠什么活的?




holywood 2013-01-04 21:02
我比较信服的是,本来长啥,就恢复啥,本来是草原,那就恢复成草原,本来是森林,那就恢复成森林。

周强 2013-01-04 21:10
holywood:我比较信服的是,本来长啥,就恢复啥,本来是草原,那就恢复成草原,本来是森林,那就恢复成森林。 (2013-01-04 21:02) 

我很赞成这个观念!但你必须找到最原始的样板来恢复,或者按自然保护区来恢复!

如果没按原始样板,那按这个逻辑是不是沙漠就让他长沙子?那 我们还恢复沙漠干什么啊 !!


查看完整版本: [-- 沙漠化地区应该怎样种树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54455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