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浙江:引导NGO从监督走向参与 --]

-> 社会环保组织发展 -> 浙江:引导NGO从监督走向参与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合一绿学院 2014-11-05 22:18

浙江:引导NGO从监督走向参与


  “我们草根类民间环保组织现在发展遇到了瓶颈,政府能不能给我们更多指导、培训和支持?”“能不能拓宽渠道让民间环保组织更多地参与到环保部门的日常管理中来?”“省环保厅能不能在环境公益诉讼方面给我们提供支持?”

  近日,来自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大自然保护协会及浙江省内20余家主要民间环保组织的代表们汇聚一堂,将一个个问题抛向了主持会议的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浙江省环保厅厅长、省环保联合会会长徐震和分管副厅长、省环保联合会副会长卢春中。

  从无序到有序:浙江环保公众参与日益活跃
  浙江民营经济发展迅速,医药化工、纺织印染等行业高速发展,浙江也因此成为中国经济最活跃的省份之一,但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快速推进,环境问题也日益尖锐。

  新世纪以来,几届浙江省委、省政府意识到环境问题的严峻性和紧迫性,启动生态省建设,逐步调整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但环境污染事件时有发生,社会公众对环境污染问题反映强烈。如何破解面临的环境困局?

  “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也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老百姓对环境质量最有发言权,所以我们要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动员群众,向污染宣战,来共建共享美丽的人居环境。”徐震表示,政府是环境监管的主体,企业是污染治理的主体,公众是环境监督的主体。鉴于此,近些年来,浙江省在公众参与环保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探索。

  2012年10月,浙江省环保厅在嘉兴市召开全省环境保护公众参与现场推进会和中欧环境治理项目浙江公众参与地方伙伴项目启动会,将嘉兴以环保联合会为龙头,以专家服务团、市民检查团、生态文明宣讲团和环境权益维护中心为主体的“一会三团一中心”的嘉兴环保公众参与模式向全省推广。

  几年来,在浙江省各级政府的推动下,浙江民间环保社会组织蓬勃有序发展,并保持空前活跃度。截至目前,浙江省共有各类正式注册民间环保组织61家,各级各类环保志愿服务团体数千家。2014年6月5日,浙江省环保联合会正式宣告成立,更加有力地引导和促进全省民间环保组织规范运作、健康发展,为浙江全省公众参与环保增添了新的平台。


  从监督到参与:民间力量推动环保前行
  浙江民间环保组织虽然多属草根团体,但吸引了大批公务员、教师、学生、企业主、律师以及媒体工作者等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加入,在推动环境问题的解决上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宁波市环境保护促进会是宁波市环保局去年5月扶持发展起来的地方性民间环保组织。今年3月,促进会通过媒体面向社会征集选聘了30名市民环境监督员。市民环境监督员没有一分钱报酬,热情却非常高,才刚上岗,监督员就发现:宁波市奉化江边有3根巨大的排水管,正在往江里直排深色的污水。

  在全省“五水共治”如火如荼之际,此事一经媒体曝光,立即引起了省、市两级领导的高度重视,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还对此做出专门批示。

  “我们分管副市长率4个区及4个职能部门负责人到现场开了三江口沿岸排水管整改工作现场会,后来由城管部门牵头,彻底排查了200多根污水管。市政府最终启动奉化江综合整治‘千日攻坚’行动,彻底解决这一问题。这是对我们工作的最大肯定。”宁波环保促进会会长吴建伟说。

  “举报谁不会,更重要的是参与。”绍兴市袍江蔚蓝环保志愿者服务队负责人宋林虎表示,他们更注重做些实实在在的事。目前,他们正着致力于对当地一个垃圾焚烧场周边几平方千米场地进行复绿,并牵线引进了一家高科技企业将垃圾焚烧的飞灰制成生态砖。

  “邀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事件就发生在瑞安,我们协会成立的目的,就是想改变这种‘少数人干,多数人看’的局面。”温州瑞安市塘下镇环保协会副秘书长赵飞也颇有同感。赵飞表示,虽然是全省首个镇级环保协会,但协会自去年成立以来,已经吸引了130多个团体5000多人参与。

  协会不仅开展了多次大规模宣传活动,而且引领当地酸洗、表面氧化处理等污染企业成立行业协会,通过行业自律让企业自主开展污染治理。更为可贵的是,协会与相关村(居)联合开展共创示范村(居)行动,先后投入800多万元,动员村民开展草根治水行动,改善身边的环境。


  缺技能缺资金:草根环保组织渴求支持
  无论是刚成立民间环保组织,还是已有10余年历史的知名环保社团,在发言中都强调一点,就是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支持。

  “我们大学生环保组织有着充分的人力资源优势,整体环境意识也较强,但在投入资金和专业指导方面非常缺乏,一些好项目缺乏长期积累,非常渴求与政府、企业进行对接。” 大学生环保组织代表浙江工业大学绿色环保协会负责人金海军说。

  杭州市环保志愿者服务总队负责人曹亮也有同感。“我们是一个志愿者组织,强调的更多的是大家对环保的学习实践,从自我做起,倡导环保生活方式。因此,我们大多深入社区开展活动,是‘小而微’的行动。与其他环保协会‘高大上’的活动相比,更难得到社会资金扶持。”

  温州市绿眼睛生态保护中心负责人方明和则给出了很好建议:“能不能设立环保公益创投基金,所募集的资金用于支持民间环保组织,使社会资金回流于社会?”

  其实在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民间力量已成为环保民间组织生态发展的巨大动力。

  从2011年起,阿里巴巴集团就拿出每年营收的3‰用于公益事业,最主要的方向就是水环境的保护。

  浙江的民间环保组织非常活跃,阿里巴巴基金虽然面向全国,但最主要还是扎根在浙江。“过去两年,我们已经和绿眼睛等数十家省内民间环保组织开展了‘清源行动’和‘小鱼治水’等项目,并对近百家污染排放超标企业进行了干预。”来自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的杨方义介绍道,接下来,基金会还将借鉴国外经验,开展浙江的水环境调研,并将启动水环境资助计划,探索举办环境新闻记者培训班,鼓励新闻媒体开展更多、更深入的环境报道。

  温州瑞安市塘下镇环保协会虽然只是个“镇级”协会,但在全省民间环保组织中,却是最财大气粗的。瑞安是“温州模式”的发源地,而塘下镇是温州的经济重镇,有着“中国汽摩配之都”的称号。塘下镇的经济快速增长,在不少企业家看来,这是用高昂的环境代价换取的。
  去年6月,塘下镇环保协会成立,浙江精湛化油器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建东当选为协会第一届会长。何建东不仅无偿为协会提供了总面积1000多平方米的办公场所,还通过宣传动员,向当地企业主募集了1500多万元资金用于开展环保活动。在他们的动员下,塘下镇一些企业、老人协会共筹集资金800多万用于治水。经过整治,韩田大河、海安南门湫等多条河道均已自发清理完毕。

  今年,镇环保协会还将助力当地政府至少打造5条可以游泳的河流。

  浙江民间环保组织也面临发展困境,比如,参与环境决策的途径比较少,没有规章制度的保证,内部缺乏科学的管理机制,参与能力亟待加强。

  老牌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浙江”的负责人忻皓,在对话会上分享了他10余年从事民间环保公益事业的感受。“目前协会共有18名专职人员,协会党、团、工会一应俱全。我们与环保部门的互动非常多,可以说是年年参加。” 但是,忻皓仍感觉,民间环保组织普遍缺乏专业知识。“省环保厅能否加强对我们的能力建设,强化培训,开展更为便捷的沟通平台,给我们更多的技术支持,能否将我们‘扶上马,送一程’?”


  更好互信互动:建立培育扶持监督管理服务机制
  历时3个半小时的对话会,各与会代表积极踊跃发言,话筒一个接着一个传递。

  徐震、卢春中始终认真倾听,也不时插话,发表自己的观点。

  “我今天来,就是想听听三方面意见,一是社会组织如何更好地发展,发挥作用;二是政府、民间环保组织如何更好地互信、互动,从而创新环保社会治理体系,实现治理现代化;三是我们今年成立的省环保联合会,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真正成为与大家沟通交流、合作互动的平台。”

  徐震表示,当前是加快民间环保组织发展的大好时期。环保部门应以公共管理理念创新环保管理方法,积极扶植民间环保组织健康发展。环保联合会应做好会员服务,不断完善引导和沟通机制,积极探索建立培育、扶持、监督和管理四大服务机制。民间环保组织要明确功能定位,坚守法律底线,从过去单方面的监督、宣传向全面提升全民环境素养、引导全民共同参与环保方面做深入探究。

  “民间环保组织要从监督走向参与。环保部门则要引导好、沟通好,使民间环保组织有序规范地发展。我希望能有更多、更上规模的民间环保组织出现,发挥更大的作用。”徐震表示,对本次对话会上提出的情况,省环保厅、省环保联合会将进行综合分析整理,吸收到今后的工作之中。

  卢春中希望,民间环保组织能够加强自身建设,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作为组织的价值观,依法建设组织,不断提高组织的专业化水平,尤其是要为组织做好定位,让环保公众参与真正根植于民间。



文章来源:中国环境网
作者:晏利扬

Fireworm 2014-11-07 23:33
前景不错的 政府购买社会服务


查看完整版本: [-- 浙江:引导NGO从监督走向参与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162310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