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滇西南观鸟行 --]

-> 中国青年观鸟联合会 -> 滇西南观鸟行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千月星痕 2015-03-14 20:21

滇西南观鸟行

去年暑假的甘川之旅结束后,心里就已经有了在寒假去趟滇西南的想法。当时就和一块走甘川的杨怿约好了云南再见。随后,加上十一期间在如东小洋口结识的赵小鲸,以及她拉来的吕丽莎,我们的滇西南四人小队正式组成了。

至于走的路线,经过了反复变更,最终走的非常简单:昆明~百花岭~那邦~昆明。时间为1月31日到2月13日。最终,全队的trip list总数为255种,个人新种126种,实现了原先设定的至少百新的目标。

不计来回路费,我们在当地的人均开销为在2500左右。我来回都选择的是飞机(杭州到昆明,昆明到深圳),总价1000多一点。建议打算去云南的且路途较远的小伙伴,多关注下机票价格,还是有很大机会能买到比较便宜的机票的。当然了,有一部分硬座党可以直接无视。至于云南省内交通,同样可以关注下飞机票的情况,昆明飞芒市的机票可以在总价300左右拿下,然后从芒市出发,无论是去保山、去瑞丽还是去盈江都不远。这样可以避免难受的卧铺大巴。而且花费并不会高多少,也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下面送上总记录,鸟名是按照中国鸟类名录v3.0来的。
红喉山鹧鸪
棕胸竹鸡
白鹇
灰孔雀雉
鸳鸯
池鹭
牛背鹭
中白鹭
白鹭
普通鸬鹚
凤头蜂鹰
褐冠鹃隼
蛇雕
林雕
凤头鹰
雀鹰
喜山鵟
红隼
猛隼
白胸苦恶鸟
鹮嘴鹬
距翅麦鸡
肉垂麦鸡
金眶鸻
丘鹬
扇尾沙锥
白腰草鹬
矶鹬
红嘴鸥
珠颈斑鸠
绿翅金鸠
针尾绿鸠
楔尾绿鸠
山皇鸠
亚历山大鹦鹉
褐翅鸦鹃
栗斑杜鹃
领角鸮
领鸺鹠
斑头鸺鹠
凤头树燕
棕雨燕
小白腰雨燕
白胸翡翠
普通翠鸟
斑鱼狗
蓝须夜蜂虎
绿喉蜂虎
戴胜
冠斑犀鸟
双角犀鸟
花冠皱盔犀鸟
大拟啄木鸟
金喉拟啄木鸟
蓝喉拟啄木鸟
蓝耳拟啄木鸟
蚁鮤
斑姬啄木鸟
白眉棕啄木鸟
星头啄木鸟
纹胸啄木鸟
赤胸啄木鸟
黄颈啄木鸟
大黄冠啄木鸟
黄冠啄木鸟
灰头绿啄木鸟
黄嘴栗啄木鸟
长尾阔嘴鸟
银胸丝冠鸟
褐背鹟鵙
暗灰鹃鵙
灰喉山椒鸟
短嘴山椒鸟
赤红山椒鸟
棕背伯劳
灰背伯劳
白腹凤鹛
棕腹鵙鹛
红翅鵙鹛
栗喉鵙鹛
朱鹂
灰卷尾
鸦嘴卷尾
古铜色卷尾
小盘尾
发冠卷尾
大盘尾
白喉扇尾鹟
红嘴蓝鹊
蓝绿鹊
灰树鹊
喜鹊
丛林鸦
黄腹扇尾鹟
方尾鹟
火冠雀
远东山雀
黄颊山雀
凤头雀嘴鹎
纵纹绿鹎
黑冠黄鹎
红耳鹎
黄臀鹎
黑喉红臀鹎
黄绿鹎
黄腹冠鹎
灰眼短脚鹎
绿翅短脚鹎
灰短脚鹎
黑短脚鹎
褐喉沙燕
家燕
线尾燕
烟腹毛脚燕
黑喉毛脚燕
金腰燕
斑腰燕
黄腹鹟莺
棕脸鹟莺
黑脸鹟莺
强脚树莺
金冠地莺
栗头地莺
褐柳莺
华西柳莺
橙斑翅柳莺
灰喉柳莺
云南柳莺
黄眉柳莺
暗绿柳莺
西南冠纹柳莺
黑眉柳莺
灰脸鹟莺
栗头鹟莺
沼泽大尾莺
黑喉山鹪莺
暗冕山鹪莺
长尾缝叶莺
斑胸钩嘴鹛
棕颈钩嘴鹛
棕头钩嘴鹛
剑嘴鹛
楔嘴鹩鹛
红头穗鹛
金头穗鹛
栗头雀鹛
褐胁雀鹛
褐脸雀鹛
云南雀鹛
白腹幽鹛
棕头幽鹛
白冠噪鹛
白喉噪鹛
白颊噪鹛
条纹噪鹛
蓝翅噪鹛
纯色噪鹛
黑顶噪鹛
金翅噪鹛
赤尾噪鹛
斑胁姬鹛
蓝翅希鹛
斑喉希鹛
火尾希鹛
红翅薮鹛
锈额斑翅鹛
银耳相思鸟
栗背奇鹛
灰奇鹛
黑头奇鹛
丽色奇鹛
长尾奇鹛
褐头雀鹛

灰喉鸦雀
黑眉鸦雀
红头鸦雀
灰头鸦雀
栗耳凤鹛
黄颈凤鹛
纹喉凤鹛
白领凤鹛
棕臀凤鹛
红胁绣眼鸟
灰腹绣眼鸟
栗臀䴓
白尾䴓
绒额䴓
休氏旋木雀
林八哥
八哥
白领八哥
家八哥
红嘴椋鸟
斑椋鸟
黑胸鸫
灰翅鸫
宝兴歌鸫
红喉歌鸲
蓝眉林鸲
金色林鸲
鹊鸲
北红尾鸲
蓝额红尾鸲
红尾水鸲
白顶溪鸲
白尾蓝地鸲
紫啸鸫
小燕尾
黑背燕尾
灰背燕尾
白冠燕尾
黑喉石鵖
白斑黑石鵖
灰林鵖
蓝矶鸫
栗腹矶鸫
锈胸蓝姬鹟
橙胸姬鹟
小斑姬鹟
玉头姬鹟
中华仙鹟
白喉姬鹟
棕腹仙鹟
大仙鹟
小仙鹟
蓝翅叶鹎
橙腹叶鹎
黄臀啄花鸟
纯色啄花鸟
红胸啄花鸟
紫颊直嘴太阳鸟
紫色花蜜鸟
蓝喉太阳鸟
绿喉太阳鸟
黑胸太阳鸟
黄腰太阳鸟
火尾太阳鸟
纹背捕蛛鸟
麻雀
斑文鸟
黄鹡鸰
黄头鹡鸰
灰鹡鸰
白鹡鸰
树鹨
粉红胸鹨
褐灰雀
普通朱雀
血雀
酒红朱雀
藏黄雀
凤头鹀
小鹀
黄喉鹀
灰头鹀

再来两个主要观鸟地点的记录传送门:

2、那邦:http://www.birdreport.cn/bird/Record/detail/rid/201502160021

千月星痕 2015-03-14 20:22
Day1  1月31日  昆明-芒市(大理)-保山-百花岭
30日下午,我从杭州出发飞往昆明,飞机照例晚点了一小会,不过没什么大碍。到达长水机场后,联系上了之前预定的宾馆的老板,离长水机场不远处有个小村子,村里有不少宾馆,基本都提供接送机服务,对于我这种晚上到达,第二天早上继续赶飞机的人来说,再合适不过了。如果想在昆明先待一天热热身的话,可以选择坐机场大巴到火车站附近找地方住。

在我到达昆明的时候,从北京坐火车过来的杨怿和吕丽莎也到达了昆明。他们将直接转乘昆明到大理的过夜火车,就当省下了一个晚上的住宿费。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怎么的,我有点失眠了。迷迷糊糊地躺到了5点,拿起手机看了下,得知赵小鲸刚刚到达了昆明,正在等待第一班机场大巴前往机场。我继续躺到了7点,起来一看,天还没亮。云南和东部沿海的时差还是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出来的。我下楼随便吃了碗米线,然后就等着老板送我去机场。

昆明飞芒市,飞机难得准点了。顺利到达芒市后,和早一个小时到达这里的小鲸会和了。两个人打了个的到了芒市客运南站,顺利买到了去往保山的汽车票。芒市到保山,全程就100多公里,票价60。看起来并不远的路程,却需要三个小时左右,因为中途要经过一个木康检查站,会耽误不少时间。
[attachment=118140]
(芒市机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南亚风格的建筑,感觉还挺新鲜的)

刚离开芒市的一段路,旁边是农田生境,可以注意一下农田上空的电线。我此行的第一个新种就是在这段路上加的,是个黑喉红臀鹎。在滇西南这一片,黑喉红臀鹎数量很多。随后的百花岭和那邦,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除了黑喉红臀鹎,电线上还停着不少棕背伯劳(这边的是tricolor亚种,整个头顶都是黑的)。随后,我们还看到了一只鹰在农田上空飞过,不过认不出来。在木康检查站等待的时候,我们发现路边的树上也有不少小鸟。不过基本都是柳莺,没有仔细去认。

另一方面,杨怿和吕丽莎在到达大理后,选择前往洱源看紫水鸡,并且顺利收到了新种。不过加新种也是有代价的,他们错过了比较早的一班大理去保山的车,只能等下一班,而这还只是个开始。经过三小时的车程,我和赵小鲸顺利抵达保山客运站,在车站旁的一家小餐厅里点了碗米线吃,坐等杨怿和吕丽莎的到来(他们这时候刚刚从大理上车)。随着太阳的西下,我们渐渐感觉到了一阵寒意。就在这时,杨怿发来消息,高速路上堵车了,暂时还看不到一点移动的迹象。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和即将在百花岭入住的重楼客栈的杨老板说好,让他下山来接我们,但是这一堵车,他们两个人肯定没法及时到达保山。在和杨老板沟通后,他表示可以和我们一起等待。等待的过程中,杨老板还和我和小鲸介绍了一下百花岭近来的鸟况。得知今年血雀数量不少,很容易看到。于是我们对接下来的百花岭之行充满了期待(应该是对整个行程都充满了期待)。在等待了接近两个小时后,好消息终于传来,堵车缓解了。最后,在晚上9点半左右,四个人终于见面了。寒暄几句后,我们坐上杨老板的皮卡,向百花岭出发了。



百花岭位于保山市隆阳区,但是离保山市区有差不多100公里。接近两个小时的车程过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为这充满波折的一天画上了句号。时钟的指针即将跨越0点。新的一个月即将开始,我们都期待接下来的十余天里有好的鸟运。

千月星痕 2015-03-14 20:27
Day2  2月1日  百花岭(温泉-瀑布)
由于前一天晚上抵达的比较晚,所以在百花岭的第一天,我们选择走比较近的温泉-瀑布线,想着就当热热身。

我们住的重楼客栈的位置在老侯家所处的那个村子的下方,所以,想到温泉瀑布的入口那儿,要先走一段不短的盘山路。刚出门就有鸟,只不过是很常见的树鹨。随后,黑喉红臀鹎,橙腹叶鹎也现身了。来到公路上,我们看到了此行的第一只啄木鸟——蚁䴕。我之前只在如东小洋口见过一次,而且只看到了一眼,这回倒是美美地盯了很久。在蚁䴕停留的那棵小树前方的灌丛中,蹦出来一小群鹪莺,不过小家伙们动作太快,没看清就跑了。继续往前走,路上遇到了一小群灰腹绣眼鸟,加新了。不过更多的则是熟悉的老朋友:白颊噪鹛、北红尾鸲,还有混在黑喉红臀鹎里的黄臀鹎以及一棵小树上停着的一小群普通朱雀。来到了老侯家所处的那个村子里,小鲸指着一棵树对我们说,那是她去年看到红胸啄花鸟的地方。接下来的一路上,小鲸给我们指了很多“遗址”,不过基本都没看到鸟,毕竟时隔一年,参考价值有限。继续沿着盘山路往上,大家仰着脖子艰难地看清了路边很高的松树上的一只白喉扇尾鹟。随后的旅途中,我们都称之为“大神经病”(这个称呼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所创,我们借来用一用)。转过一个大弯,来到那个村子的上方,右手边有几颗很茂盛的大树。在那里,我们遇到了一小波鸟浪,有栗臀䴓、黄颈凤鹛、纹胸啄木鸟、金喉拟啄木鸟等。个个都是新种。在这片林子斜对面的山坡上,看到了一小群灰林䳭(随后几天多次经过这里,都有看到它们),在山坡顶上的树顶上,我们发现了两只斑鸠模样的鸟,拍下来一看,居然是两个山皇鸠。接着往前走,路边的灌丛中,先是蹦出来一只黑喉山鹪莺(喉一点都不黑,为何要叫黑喉),然后又窜出来一小群鹪莺。这回看得比较清楚,杨怿也拍到了照片,是暗冕山鹪莺。
[attachment=118127]
[attachment=118128]
就这样,四个人一路慢吞吞地边走边看,走到温泉瀑布线入口处的停车场时,已经快10点了。在停车场周围的树上,我们看到了灰卷尾(hopwoodi亚种,真是黑)以及两只黄颈啄木鸟。
[attachment=118129]

随后,我们沿着石板路向温泉走去。高大的树木帮我们遮挡住了火辣的阳光,鸟浪也开始出现。第一波鸟浪:蓝翅希鹛、火尾希鹛、白喉扇尾鹟、黄腹扇尾鹟(被我们称为“小神经病”,与“大神经病”相对应)、白腹凤鹛、橙斑翅柳莺等七种鸟(还有一种是啥我记不清了)。这一段路基本都在下行,走起来还是比较轻松的,不过要注意别滑倒了。不知不觉中,天上飘来了一片乌云,居然开始下雨了,我们找了棵大树,在树下躲雨,顺便吃点东西补充下体力(喂喂,这才走了多少路)。正当我们吃着蛋黄派的时候,传来一阵响亮的笑声,马上反应过来是黄嘴栗啄木鸟,但是我们选择的这个位置视野很差,完全无法展开搜索。四个人就呆呆的站着,听着那一串笑声靠近后又逐渐远去。补充好体力,雨也停了,我们再次投入战斗。路边收获银耳相思鸟、黑胸太阳鸟、锈额斑翅鹛等。靠近温泉的时候,小鲸指着路边小溪中的一块石头说,去年在这里看到了栗头(还是金冠?)地莺。我们站了一小会,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动静,于是决定先到温泉边。其实这里已经可以看到温泉了,就在这时,前方的灌丛里惊起了一只小鸟,是个栗头地莺,闪转腾挪了几下,就朝我们身后飞去了。随后我和杨怿再回到这里找,也没能找到。来到温泉边,温泉里没有人,不过我们这回也没打算来泡温泉。有个拍鸟大爷正用大炮对着小溪流中的红尾水鸲和白顶溪鸲狂按快门,看得我们都无语了。在溪流中,除了红尾水鸲和白顶溪鸲,还有小燕尾和灰背燕尾。略作休息,我和杨怿决定回刚才发现地莺的地方再踩踩。转悠了两下,没什么东西,我就回到了温泉边,小鲸走过来,说她刚刚看到了一只棕腹仙鹟,这时候,杨怿也走了回来,说刚刚那边跳出来了一只金冠地莺。我脑子在那一瞬间都蒙了,这是我不在哪哪就有鸟的节奏么。还好我在下午就把这两种鸟都补上了。
[attachment=118130]

我们百无聊赖地在温泉坐等了一阵子,当时正值中午时分,鸟的活跃程度不高。既然没等出什么鸟,我们决定继续往瀑布方向走。才走了几步,就发现前方拐弯处一棵大树倒下,将路阻断了。我们又是钻又是爬,好歹通过了那里。这段路上没什么鸟,而且还挺陡。
到达大瀑布后,一阵风吹来,糊了我们一脸水汽,还是挺爽的。在这里,知道和西澨曾看到海南鳽,木木曾看到黄腰响蜜䴕。我们到了这里,只看到在我们头顶飞翔的烟腹毛脚燕。喘过气来后,我们继续沿路向前走。不知走了多久,路边突然出现了一阵小响动。我们的迅速捕捉到了灌丛中的身影,是一只金冠地莺。昏暗的光线以及路边的树木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掩护,我们得以近距离观察,特征性的金冠还是很明显的。小家伙很配合地在我们眼前跳了很久才离开。继续前行,路边依然没什么动静,直到一小群锈额斑翅鹛的出现,让我们停下了脚步。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那群锈额斑翅鹛身上时,我不经意地往旁边的树上扫了一眼,结果发现在那棵树的主干后面有个鸟,露出个蓝色的尾巴,这不是长尾阔嘴鸟么?我赶紧招呼队友们来看。给他们指位置的时候,又飞来了几只,居然是一小群。可惜之前几天,关大师已经在版纳看到了小绿鸟,我们没法像前人一样用小绿鸟来刺激关大师了,可惜可惜。长尾阔嘴鸟在百花岭的记录并不多,所以在百花岭还可以算是一个高光吧。看到小绿鸟让原本走得有些颓废的我们重新振作了起来。在小绿鸟们飞走后,我们的头顶出现了一小群红翅鵙鹛。我之前在浙江见过一次雄鸟,这次把雌鸟补上了。再往前走,树木变得少了一些,光线也变好了,在路边的树上,看到了古铜色卷尾,还遇到了一群灰喉山椒鸟。
[attachment=118132]
[attachment=118133]

回到停车场的时候,太阳已经明显地西斜了。我瞄到了路边的一只锈胸蓝姬鹟,招呼队友们过来收了。这时,我们注意到旁边有个指示牌,写着“15号水塘由此进”。来百花岭之前就曾听说过百花岭那神奇的水坑。怀着好奇心,我们走进去看了看。在棚子外面的灌丛中,他们仨看清了一只灰喉鸦雀,我走在最后面,只看到一个鸟影跳了一下,错失新种。由于已经接近傍晚,棚子里没有拍鸟的人,我们就坐下来碰碰运气。水坑中,蓝翅希鹛、云南雀鹛、褐胁雀鹛很多。等了没多久,一只雄性棕腹仙鹟出现了。对照着棕腹仙鹟和棕腹大仙鹟的辨识要点,我们仔细端详了这只鸟,确认它就是个棕腹仙鹟(哈哈)。随后,蹦出来一只大仙鹟雌鸟,体型和旁边的棕腹仙鹟一对比,不愧是“大”仙鹟。随后,一只更大的鸟出现了,是只黑胸鸫雌鸟,接着加新。随后,一只全身褐色,毫无特点的小鸟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我们四个人都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来。拍下大美图后向远在腐国的七星剑求助,得知是白腹幽鹛。也是记录比较少的一种鸟。
[attachment=118134]
[attachment=118136]
[attachment=118135]
(这三种菜鹛应该算是百花岭水坑最常见的鸟)
[attachment=118137]
[attachment=118138]
[attachment=118139]

光线渐渐暗了下去,我们也结束了第一次蹲坑的经历。估计当时谁都没想到,这只是我们蹲坑的开始(当然,我们还是走了不少山路的)。离开棚子后没走多远,在路边的枯树上看到了蓝喉拟啄木鸟,这家伙在滇西南可以说是无处不在,随后的旅程中,我们还会多次遇到,只不过当时的我还不知道它有多菜。

回到住处,发现观鸟体验培训营的大部队到了,其中不乏熟人。他们的营期本来是去瑞丽和那邦的,结果因为缅北战事再起,为了安全起见,改到了百花岭。想起我们之前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在路线设计上伤了不少脑筋,能在百花岭遇到,也算是缘分吧。

明天我们的计划是走旧街到南斋公房这条线,希望能遇到一些高海拔的特有鸟种。





千月星痕 2015-03-14 21:07
Day3  2月2日  百花岭(旧街-二台坡-岗房)
一大早起来,吃过早饭,杨老板开车把我们送到了旧街。旧街那里是一个平台,遍布米团花。有米团花的地方,肯定有鸟。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大爷已经架起大炮开始蹲守了。我们也选了个位置站好,等待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将会出现的大波鸟浪。太阳鸟们还没来,我们就随便看看四周,米团花上有一些橙斑翅柳莺在跳动。小鲸指着远处的几株枯树说,那边树顶上有几个鸟。我和丽莎都试着拍了一下,放大后还是可以看见特征的,是几只纵纹绿鹎,胸腹部可以看到明显的白色纵纹。
[attachment=118141]

终于等到了太阳鸟们的出现,加新也很快,黄腰太阳鸟、火尾太阳鸟、蓝喉太阳鸟陆续现身,同时出现的还有橙腹叶鹎、蓝翅叶鹎、金喉拟啄木鸟等。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有猛禽!抬头向天空看去,一块大黑布在空中飞舞,不是林雕还能是什么?视线回到平台上,旁边的枯树上飞来了一群藏黄雀,加新。在米团花后方较高的树上,看到了昨天没有看清的黑头奇鹛。
[attachment=118142]

感觉在旧街看得差不多了,我们遍开始爬山。刚走没几步,我发现头顶有一只小鸟,仰视也认不出是什么,于是招呼杨怿拍一下,回去后看照片,发现是火冠雀。今年是火冠雀的大年,除了百花岭,我们后来在铜壁关也看见了很多。拾级而上,周围变得安静了。走到一段较为平坦的地方,小鲸说去年在这里看到了高山旋木雀,我们停下来找了找,没有收获。继续向上,身后的林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很奇怪的叫声,之前从来没有听过,我们站好位置,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搜索了一番,发现了一只棕腹鵙鹛。它从较低的地方开始,一点点往树冠层跳,又在树冠层穿梭了一番,居然跑到我们前面去了,于是我们跟着它,小心翼翼地往上走去。这时候,它又窜到路右边的树林中去。就在我们依然追着它看的时候,林子里多了个鸟影,几次跳动后我终于看清了,居然是只剑嘴鹛!我原来以为剑嘴鹛需要在二台坡以上的地方才能看到,结果我们还没到二台坡就收到了。也得感谢这只棕腹鵙鹛老兄的指引。不过,站在相同的位置,丽莎没能在交错的枝条间找到剑嘴鹛,我们都安慰她接下来应该还有机会。搞定一个目标种,心里轻松了不少。
[attachment=118143]
[attachment=118144]

再走不远就到了二台坡,这里也有大量米团花。黄颈凤鹛、纹喉凤鹛、棕臀凤鹛在这里都能看到。除此之外,还有大量丽色奇鹛和锈额斑翅鹛。
[attachment=118145]

当天,在这里的大爷们不少,我们也就没有选择在二台坡停留,而是继续向上走。我抬头看到了一只灰脸鹟莺,刚想给同伴指,它就躲到林子深处去了。继续往前,来到一段阴暗潮湿的地方,走在前面的小鲸和丽莎招呼我和杨怿过去,当我俩赶到时,灌丛中的一小群鸟已经开始往远处跳去,我们两个抓住最后的一点时间看到了一些特征:体型大,胸口贝壳状纹,淡淡的浅色眉纹。虽然没有看清嘴,但是也可以断定,这一小群鸟就是楔嘴鹩鹛。高端种入账,虽然看的不大清楚,但心里还是挺开心的。之后,我们就地休息,拿出老板娘为我们准备的午饭,虽然已经凉了,但吃炒饭还是比昨天吃蛋黄派啥的好一些。就在我们吃饭的时候,来了一波鸟浪,我们赶紧举起望远镜看过去,发现是三种鹛:红翅鵙鹛、棕腹鵙鹛,还有,额,剑嘴鹛!一天之内两次遇到剑嘴鹛,看来我们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嘛。丽莎之前没有看到,于是这回我们三个都在给她指鸟的位置,但是结果却悲剧了,丽莎依然没有在两种鵙鹛的包围中找到剑嘴鹛。这也成为了丽莎这次百花岭之行最大的遗憾。
[attachment=118146]
[attachment=118147]

吃过午饭,我们继续向高海拔走去,来到海拔2300米左右。一路上鸟不多,因为是大中午。不过也有绿喉太阳鸟、白尾䴓、黑脸鹟莺、褐灰雀等鸟入账。走过岗房,时间已经到了下午,我们选择原路返回。返回的路上,我们零零散散地看了休氏旋木雀、黄颈啄木鸟、斑胁姬鹛等。遇到的唯一一波鸟浪,主要由斑喉希鹛、黄颊山雀组成。回到二台坡,大爷们已经撤走了,鸟也比早上来的时候少了很多,就剩下丽色奇鹛和凤鹛们。
[attachment=118149]
[attachment=118150]
[attachment=118152]

撤到旧街,这里也是空空如也。早上来的时候看到的那只金喉拟啄木鸟还在原来的位置,不同的是,旁边的树上多了一只赤胸啄木鸟。收了它,啄木鸟属的三个目标种都搞定了。
[attachment=118154]
(ps:杨怿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现的赤胸啄木鸟)
[attachment=118151]
[attachment=118153]

看得差不多了,我们就联系了杨老板,让他开车上来接我们,同时我们也往下走。要离开旧街的时候,一阵悠扬的六声调把我们吸引住了,最后发现那是黑头奇鹛的song。丽莎还给填了词,一路哼着“我是黑头奇鹛”。从旧街下来,路边的林子里还传来一阵长尾阔嘴鸟的叫声,大家想了想,决定不找了。在路上遇到了杨老板后,他带我们到红喉山鹧鸪出没的两个水坑转了转,时值傍晚,光线很暗,第一个水坑编号是12号,有一群赤尾噪鹛和几只红翅薮鹛在洗澡。第二个水坑编号是7号,水坑里什么都没有,但是在入口处旁边的枯树上,停着一只斑头鸺鹠,圆滚滚的,很萌。
[attachment=118155]

百花岭的第二天就这样结束了,我们走路的效率不怎么样,连黄竹河都没有走到,但是看鸟的效率倒还行,稳步加新种。连续走了两天路,所以明天我们打算当一回大爷,早上去水塘蹲一蹲红喉山鹧鸪,蹲到了的话,就下到二平台去蹲一下血雀。希望我们的计划不要落空。


千月星痕 2015-03-14 21:20
Day4  2月3日  百花岭(水坑-二平台)
今天我们的计划是先去12号水坑蹲红喉山鹧鸪。据说每天8点到10点之间,红喉山鹧鸪肯定会出现。于是在天还没亮的时候,杨老板就开车把我们送到了12号水坑。钻进棚子里,发现有一位大叔已经在此等待了。我们坐到最靠边的位置,开始等待。

渐渐的天开始亮了,水坑里也开始有鸟现身。云南雀鹛、褐胁雀鹛、红头穗鹛、锈额斑翅鹛、棕颈钩嘴鹛等菜鹛以及大仙鹟、橙胸姬鹟等鸟不停地上下翻飞。由于之前两天已经看了不少,所以我们对这些小家伙都没什么兴趣。坐在最靠边位置的小鲸看到了一只白鹇在棚子下方的灌丛中一闪而过。这只白鹇成了我们此行的第一只鸡。
[attachment=118156]
[attachment=118157]
[attachment=118158]

大清早的百花岭还是有点凉的,之前两天我们都在走路,所以没什么感觉。今天在棚子里坐着不动,时间久了,大家都开始觉得冷了。所以蹲坑之前一定要做好保暖的准备。不久后,来了两只金翅噪鹛,在水坑中洗了个澡后便离开了。
[attachment=118159]

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红喉山鹧鸪终于现身了。三只红喉山鹧鸪迈着缓慢的步伐,扭着圆滚滚身子,来到了水坑边上,刨出土里的虫子(自然是有人事先埋好的),一边刨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在我们身边,大爷们的快门声响个不停,我们也不落后,照片视频一个都不能少。
[attachment=118160]
[attachment=118161]

顺利收获目标种,而且时间还早,离开棚子后,我们便开始考虑接下来的安排。之前从杨老板那里了解到,二平台的血雀下午也有很大几率能看到,所以我们决定沿着盘山路走下去,路边见到水坑就钻进去碰碰运气(捂脸)。这样子走到二平台差不多是中午,可以边吃午饭边守候血雀。二平台附近还有个31号水坑,据说两种地莺全天都在,看到血雀后还可以去蹲地莺(感觉我们越来越大爷了有木有)。就这样,我们开始朝山下走去。一看到路边有岔路,我们就钻。在一个感觉是荒废了的水坑旁边,我们与一大群长尾奇鹛不期而遇。在接下来的几个水坑中,我们收获了一雄一雌两只金色林鸲、灰喉柳莺、酒红朱雀等,小鲸还在1号坑旁边的灌丛中看到了一只白喉姬鹟,可惜我再找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在盘山路旁边,灌丛中会出现暗冕山鹪莺和黑喉山鹪莺,路边的树上会停着好几种种鹎鹎以及栗腹矶鸫等菜鸟,我还看到一只个头不小的鸦雀状的鸟,可能是点胸鸦雀,不过没有看清。
[attachment=118162]
[attachment=118166]
[attachment=118165]
[attachment=118163]
[attachment=118164]

接近中午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来到二平台的入口。早上坐车上山的时候,杨老板给我们指了一下这个入口的位置,但是并没有告诉我们进去后要走多远。于是乎,在按照杨老板的指点走了挺长一段路后,依然没有看到平台状的地方,我们一度怀疑自己走错了路。百花岭的中午,太阳还是很毒的,和早晚的寒冷差别很大。在大太阳下走了比较久,我们也有点烦躁了。就在这时,一位鸟导模样的人经过,我们赶忙向他问路,他也很热心地告诉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走。再走了一小段路后,我们欣喜地发现了31号水坑的指示牌。按照杨老板的说法,31号水坑再向里走一段,就是二平台了。于是我们也加快了脚步。走了几十米,又一块路牌出现,写着“看血雀往此路走”(大概是这个意思)。大家心里都想着,总算要到了。结果,这一段路才是最难走的,不仅陡,而且窄,踩上去还尘土飞扬。在吸入了大量可吸入颗粒物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块小平台。我很快地就在远处的一棵树的顶端发现了一只血雀雌鸟。不过,血雀这种雌雄差异如此之大的鸟,光看个雌鸟怎么能够?于是我们坐了下来,掏出午饭,边吃边祈祷血雀雄鸟能够出现。这个平台周围有很多凤头雀嘴鹎,也是新种。等了半小时左右,血雀雄鸟终于现身了!(当时是一位小女孩指给小鲸,小鲸再告诉我们的)我赶紧放下手中的饭盒(别问我为什么还没吃完,因为当时我的喉咙已经开始痛了,有点吃不下东西),举起望远镜找到了位置。虽然离得有点远,但并不妨碍我们欣赏它的美。随后又举起相机,咔咔咔拍了几张模糊的记录照。中途有一只血雀雄鸟飞到了离我们较近的位置,可惜我没反应过来它就飞回去了,还好杨怿拍到了张还可以的照片。
[attachment=118167]
[attachment=118168]
[attachment=118169]

任务完成,我们又可以安心地去蹲坑了(哈哈哈哈)。来到31号坑,发现棚子里都是人。我们只好在棚子外面的两个炮位坐下。四个人挤在一条长板凳上,也是蛮拼的。可惜当时没有拍照留念。这个水坑,从早到晚都有金冠地莺和栗头地莺光顾,还有一只灰翅鸫雌鸟一直在附近活动,其它的鸟反而不多,我们就看到一只大仙鹟和一只棕腹仙鹟。随着光线越来越暗,拍鸟的大叔大妈们渐渐撤退了,我们也摆脱了那条长板凳。不过直到我们离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鸟再来。
[attachment=118170]
[attachment=118171]
[attachment=118172]

返回住处,太阳都还没下山,老板娘打趣我们说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回想一天的蹲坑经历,我们都感觉自己有点小小的堕落了呢,哈哈。明天是在百花岭的最后一天,我们决定再走一次旧街到二台坡的路,与前一天不同的是,我们不在旧街做停留,而是直接上山,趁着山路上没人的时候,看看能不能再刷到点高端货。

千月星痕 2015-03-14 21:28
Day5  2月4日  百花岭(旧街-二台坡-金厂河-温泉瀑布停车场)
今天是在百花岭的最后一天,和前天一样,天还没亮,我们就坐车到达了旧街,然后直接开始向二台坡走去。一路上基本没有动静,因为太阳还没升起来,鸟都还没开始活动。

到达二台坡的时候,太阳终于露脸了。在米团花周围,有不少鸟在活动了。我们首先注意到的是几只赤尾噪鹛,在树丛中跳了几下就失去了踪影。随后,我们头顶出现了一小群白喉噪鹛,成功加新。随后,在赤尾噪鹛消失的树丛中,又出现了噪鹛的身影,这次是几只金翅噪鹛。紧接着,丽色奇鹛、黄颈凤鹛、棕臀凤鹛这些二台坡的常客也开始现身。丽莎在远处的树上找到了一只朱鹂,不过很快就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attachment=118173]

感觉没什么新东西后,我们继续往上走,来到了两天前看到楔嘴鹩鹛的地方,楔嘴鹩鹛没有再现身,不过我们遇到了一波小鸟浪。在鸟浪中,我里看到了一个栗头雀鹛,他们仨当时不知道在看什么,都没注意到。继续往上走,小鲸发现了路边三米左右的纯色噪鹛,大家成功批发。随后再往上走了一段路,没什么收获,我们决定撤下去,往金厂河方向走走。下到接近二台坡的地方,我们再次遇到了朱鹂,这回我看见了,成功加新。
[attachment=118174]

下到二台坡,时间接近12点,我们在那解决了午饭。一只领鸺鹠一直在我们身后的林子里叫,杨怿看到了它一身而过的身影。随后,观鸟体验培训营的一部分人也到了,我们交流了下收获。下到旧街,遇到了小苏等人,同时也遇到了一波鸟浪。鸟浪的主要组成是橙斑翅柳莺和斑喉希鹛等,我们从中找出一只栗喉鵙鹛。告别旧街,往金厂河方向走。发现这里也没什么鸟。很快我们就选择了回头,一回头就撞见一波鸟浪,鸟浪主体是云南雀鹛,混着几只栗头雀鹛、红头穗鹛和褐胁雀鹛。队友们成功补上了栗头雀鹛这个新种。我们也见好就收,开始往山下走去。
[attachment=118175]

这时候是中午刚过没多久,往山下走要去哪呢?聪明的看官应该知道了吧,哈哈,我们又要开启蹲坑模式了。和昨天一样,下山的路上,见坑就钻。不过收获远不如昨天。直到我们再次来到第一天蹲守过的15号坑。坑里很热闹,不过还是菜鸟的天下。蓝翅希鹛、云南雀鹛很多。我正觉得没什么看头的时候,小鲸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指了一下我的左边。我扭头看过去,发现是一只雄性金色林鸲,和我距离不到一米,只不过隔着黑布,小家伙可能没有感受到我的威胁,于是相当大胆。我掏出手机,待它跳到合适的位置后拍了一张记录照(用手机的原因是我昨天晚上忘记给我的小长焦充电了,囧)。随后的时间里,黑胸鸫,宝兴歌鸫、橙胸姬鹟、白腹幽鹛等鸟陆续光临,鸟的量是很多,但是并没有我们的新种。
[attachment=118176]
(手机作品,大家感受下距离。)
[attachment=118177]
[attachment=118178]
[attachment=118179]
[attachment=118180]

钻出棚子,想起之前小苏他们说在去温泉的路上有看到条纹噪鹛,于是我们决定往温泉方向走走,碰碰运气。走了没两步,发现旁边有个水坑,第一天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钻了进去。发现这里面有位拍鸟大姐,还有一位带她的鸟导。在这里,我们收获了蓝翅噪鹛,又是个不错的鸟种。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棚子外面传来一阵叫声,那个鸟导光听声就直接就告诉我们,树顶有个捕蛛鸟,我们将头探出炮位,找到那只停在树顶的鸟,确实是只纹背捕蛛鸟。离开水坑后,都觉得这个鸟导还是挺厉害的。
[attachment=118181]

踩着有点滑的石板路向温泉方向走去,却发现太阳已经明显地西斜了,路上的光线已经暗了下来。走到了第一天吃东西的地方后,我们决定返回。刚回身走了两步,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鸟叫,丽莎率先发现远处的枯树上有两只绿色的大鸟。我按照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原来是两只大拟啄木鸟,这鸟在南方其实不少,但却也是我的新。就在我们看着它们的时候,望远镜的视野里突然窜进来三只不一样的鸟,通体褐色,背上和胸口都带着白色的纹。丽莎说了句:斑翅鹛吗?小鲸跟着丽莎的思路说道:恩,好像是纹胸斑翅鹛。随后转念一想,不对,这分明是条纹噪鹛嘛!就这样,我们看到了在百花岭的第七种噪鹛。要离开的时候,经常会有好东西出现,这句话在很多时候下真的很应验。
[attachment=118182]

就这样,我们的百花岭之行结束了。百花岭的总记录为130种,并不是很多,但大部分目标种都拿下了,也算不错了。明天我们将包杨老板的车直接去那邦,下到山脚下,我们会在路边稍微看一下,作为和百花岭的告别。

龚逸伟 2015-03-15 16:28
太赞了,真想去云南。

千月星痕 2015-03-15 19:11
Day6  2月5日  岗党-腾冲-盈江-铜壁关乡
今天,我们的计划是先到山脚下看一看,然后前往那邦。因为是包车,所以路上随时可以停。途经腾冲的时候,根据我们到达的时间决定是否去闪一下来凤山。路过盈江的时候,在大盈江桥碰碰运气,看能否遇到黄嘴河燕鸥。晚上住在铜壁关乡,这样明天早上从铜壁关乡出发刷铜壁关,明天下午再到那邦。

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团队成员由四个人增加到了五个人,李思琪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为我们增加了不少鸟品。接下来的几天,在两位鸟品姐姐的带领下,我们在那邦大干了一场。

岗党的公路边,是紫色花蜜鸟的鸟点。到达后,我们首先在路边的电线上看到了一只白斑黑石䳭,然后下车走了不远,就捕捉到了紫色花蜜鸟的身影。我们看到的第一只是个幼雄,身上的主色调还是绿色,不过有一部分羽毛已经换成了紫黑色,看起来给人的感觉非常脏。随后,我们找到了一只成年雄鸟,比幼雄是好看多了,但是这种紫黑色,我到现在还是无法欣赏。
[attachment=118184]

成功加到新种后,我们上车沿着怒江旁的老路前行,路边有不错的生境时,我们就停下来看一看。在一处种着咖啡豆的田里,收获新种凤头鹀。小鹀、戴胜、灰鹡鸰等鸟也填充了下我们的trip list。
[attachment=118185]

继续往前,杨老板带我们来到一处小山丘旁,他说这里有一些燕子挖的洞。很快,我们就看到有燕子在那些洞口进出。反复几次,杨怿拍到了比较好的照片,可以认出是褐喉沙燕。之后在那邦田,我们将每天与它们相伴。就在这时,天上一只猛禽飞过,腰间白色的“尿不湿”昭告了它的身份:凤头鹰。
[attachment=118186]
[attachment=118187]

告别怒江,我们开上了保山到腾冲的高速。这段高速还没完全修好,中间有一个地方是断着的,在我们重上高速的时候,出了点小麻烦,我们的车因为超载被拦了下来,杨老板也因此吃到了一张罚单。这个小插曲也再次提醒我们,要遵守交通规则。到达腾冲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多了,我们找了家餐馆吃了午饭,算了算时间,决定不去来凤山了。于是我们上车继续向盈江方向开去。这一路上都是农田生境,我一直眼巴巴地望着窗外,希望能有一只黑翅鸢出现,可惜我看到的只有红隼。

到达大盈江桥的时候大约是四点多,我们下到桥下的沙滩上,搜索黄嘴河燕鸥的踪影。站了半个多小时,根本没有燕鸥的影子,倒是看到了几个距翅麦鸡,还有一只突然出现的雀鹰。

穿过盈江县城,我们离铜壁关乡的距离越来越近,离国境线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山路很绕,不过我们的心情都是越来越激动。到达铜壁关乡,找到了住宿地,卸下了行李。傍晚时分还有点光线,我们决定在附近再走走。没走几步,小鲸看着路边的田里,激动地喊了一句:斑背大尾莺!我一听就觉得有点奇怪,这里哪来的斑背大尾莺?找到那只鸟后,发现原来是只沼泽大尾莺。小鲸是看着它背上有很多黑色纵纹,就随口说了个鸟名。田边的枯树上,停着几只珠颈斑鸠,这里的珠颈斑鸠翅膀上非常的花,总给我一种山斑鸠的错觉。田里还开了一小片油菜花,在夕阳的余晖映照下,还是挺漂亮的。路的另一侧是个小山丘,树要多一些。两只黄色的小鸟窜了出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华西柳莺(从黄腹柳莺中分出),团队记录再加一种。再往前走,我们又遇到了熟悉的“小神经病”黄腹扇尾鹟以及橙胸姬鹟,路边的灌丛中还传出了强脚树莺的叫声。对我这样常年在浙江待着的鸟人来说,能不能算是他乡遇故知呢?
[attachment=118188]

天色已暗,我们也收工了。明天我们将正式开始在那邦附近的观鸟,期待好运。


千月星痕 2015-03-15 19:24
Day7  2月6日  铜壁关-那邦田
在来之前,我们已经知道铜壁关是那邦最好的鸟点,看着前辈大神们的记录,我们对在铜壁关的观鸟充满了期待。

铜壁关的鸟点就在公路边,老的里程数是64km到70km左右,现在对应的新里程数是211km到217km。杨老板开车将我们送到了212km附近,我们就下车了。他则开车到前面去等我们。到达的时候,虽然已经差不多8点了,但是太阳还没爬起来,走在路上,一阵阵冷风吹来,吹得我非常难受。就在这时,一辆蓝色的五菱宏光从我们身边经过。昨晚我们已经通过西瓜帝了解到,白饭叔叔带的滇西南团今天刚好也来刷铜壁关,我们就想刚才那辆车应该就是他们。于是大家直接回头,想蹭蹭饭叔叔这条大腿。不过,这时候的我因为感冒未愈,又被刚才的一阵妖风侵袭,懒懒的不大想动,于是就一个人在后面慢慢走。就这样,我和大量新种无缘了:白眉棕啄木鸟、金头穗鹛、纯色啄花鸟、栗背奇鹛、褐背鹟鵙、棕头幽鹛、白喉姬鹟。其中金头穗鹛和栗背奇鹛我后来补上了,其它的只能等下次再来了。而这些鸟都是他们在211到212中间的一条大岔路里看的,这条岔路在之后几天来铜壁关的时候,我们也再走过,不过都没这么好了。
[attachment=118189]

在212km的石牌旁边,我发现了一条岔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往里走了走。不过除了头顶飞过的几只古铜色卷尾以外,我一无所获。不过这条岔路的生境还不错,之后我们在这里有了不错的发现,这里暂且不表。回到公路上,遇到了一小群红翅鵙鹛和几个长尾奇鹛。随后,我也走进了他们走的那条岔路,看到的却是灰奇鹛、黄腹扇尾鹟等菜鸟。没走多远,我就遇到了返回的队友们以及饭团众人。大家回到大路上,开始往下走去(铜壁关这里的地形,从211往217走的话,是一路下坡的盘山路,在214左右有一个很大的S型弯道可以作为地标)。路上鸟浪不多,出现的也基本都是看过的鸟,就两只栗背奇鹛让我加了新。
[attachment=118190]

来到214附近的那个大S弯,我们遇到了一大波鸟浪,主力居然是火冠雀。中间夹杂着绒额䴓、斑姬啄木鸟以及一些柳莺等;小鲸还在旁边的一棵树上发现了一只纹胸啄木鸟。继续向下走,饭叔叔在路边的灌丛中发现了一只中华仙鹟,我们赶紧凑过去,可惜就看到一眼,中华仙鹟一个华丽的转身,就消失在灌丛中。再走没多远,饭团和他们的五菱宏光汇合了,准备休整一下吃点午饭,我们便继续向前走。两只蛇雕呼啸着飞过我们的头顶,作为一个南方人,这居然是我第一次看到蛇雕。。。。。。继续往前走了一段,大家都饥肠辘辘。由于我们把干粮都放在了杨老板的车上,这时候只好打电话给杨老板让他开车过来接我们。坐在路边等待的时候,在旁边的树上收了黄腹冠鹎。就在这时,饭团诸位再次现身了,饭叔叔说:“刚才飞过去一只棕腹隼雕,你们有没有看到?就在两分钟前。”啥?棕腹隼雕?肚子咕咕叫的我们刚才只顾看着树上的鹎鹎,根本没有注意天空。真是欲哭无泪。不过新种马上又出现了,饭叔叔找到了藏在几株竹子里的红头鸦雀,大家批发。(后来看照片发现,应该是黑眉鸦雀)这时候,小鲸在竹子后方的大树上发现了一只大黄冠啄木鸟,可惜我们再找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它的身影了。

看罢这些鸟,杨老板也到了,我们告别饭叔叔和西瓜帝等人,向那邦开去。用蛋黄派瑞士卷等填饱了空空如也的肚子,我们恢复了些许战斗力。来到217km左右,有一段路的视野非常开阔,杨老板说他早上开车经过这里时,看到了几只黑色的大鸟飞过,我们第一反应就是犀鸟。后来也了解到,这里每天早上8点左右几乎都会有犀鸟飞过。继续沿路前行,我们看到了榕树王的路牌,不过听说榕树王下午的鸟况一般,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前往。再开一段路后,我们看到了那邦镇的路牌。这一段路几乎和国境线平行的,路边不远处就是中缅界河,河边则是大量香蕉林及少量的荒地。不用多说,这一片就是大名鼎鼎的那邦田了。到这里主要想看的鸟主要有:两种麦鸡、几种椋鸟、绿喉蜂虎、栗颈噪鹛以及线尾燕等。

我们找到一条通往田里的路,直接开车下去。杨怿突然喊了一声:好多鸟!我们便下了车,结果发现杨大夫说的好多鸟,只是在界河上空飞翔的大量褐喉沙燕。既然下来了,那就走一走吧。顶着滇西南2点半的大太阳,我们开始了第一次那邦田观鸟。走了没多远,我们就在界河边的几只牛背上看到了林八哥和白领八哥。界河中的石滩上,停着斑鱼狗和距翅麦鸡。
[attachment=118191]
[attachment=118192]
[attachment=118193]

继续沿着路往前走,路和界河的间距变大了,在中间这片荒地的灌木丛里,沼泽大尾莺、褐柳莺、白斑黑石䳭、黑喉石䳭等鸟不时出现。路的另一侧是几个鱼塘以及大片的香蕉林,鱼塘上方有电线,这是蜂虎们喜欢的地方。果不其然,我们很快就发现了两只绿喉蜂虎。看罢蜂虎,李思琪来了句:“看完了蜂虎,感觉下一个该看线尾燕了。”话音刚落,鱼塘上空闪过一只带着蓝色辉光的鸟,我们连忙举起望远镜跟上,正是线尾燕!蓝色的背部、红色的额头,还有尾巴两侧标志性的两根“线尾”。幸福来得太突然,让我们都有点醉。可惜还没等我们仔细欣赏,线尾燕便飞远了。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三位来自昆明的拍鸟人,他们这次来,主要是想拍两种麦鸡。在了解了我们看到的鸟后,便开车往前走了。我们也继续边走边看,天空中接连飞过两只猛禽:一只凤头蜂鹰、一只蛇雕。
[attachment=118194]
[attachment=118195]

那邦田的这段路并不长,很快就能走完。走到尽头是座小破山(朱雷大师给的简易地图中,将其称为小破山,我们就沿用了),朱大师在这里看到过绿嘴地鹃。山脚下靠近界河的地方是一片被小溪流切割得支离破碎的草滩。我们想靠近界河以便找找黑背燕尾之类的鸟,于是开跨越这些小溪流。丽莎不慎两次踩到了水里,两只鞋子都湿了。这也直接导致接下来的几天里,她一直穿着拖鞋和我们一块爬山观鸟。在界河中,我们一无所获。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们选择沿路往小破山上走走。这时,独自走在队伍最后面的李思琪突然朝我们跑过来,说:“有肉垂麦鸡!”我们连忙往回走,她给我们看了下拍的照片,肉垂麦鸡站在界河中的石头上。于是我们开始对那一段的界河再次展开搜索。可是只看到了红尾水鸲、白顶溪鸲以及普通翠鸟。按理说,肉垂麦鸡更喜欢田地,而不是像距翅麦鸡那样喜欢站在河流中的石头上。但是凡事总有例外,而且这几年那邦田被开发成了香蕉林,这一片地方的肉垂麦鸡记录也减少了很多。我们想着既然还有肉垂麦鸡在这里,接下来应该还有机会看到。在毒辣的阳光下走了接近两个小时,又没有补充水分,我和李思琪都感觉有点中暑,于是我们决定往回走(杨老板在这之前已经因为太阳太晒回到车里了)。返回的路上,我在路边看到了一只红喉歌鸲雌鸟。走到几个鱼塘旁边的一片草滩时,再次遇到了那三位拍鸟人,他们说刚刚在这里拍到了肉垂麦鸡。卒,又一次与肉垂麦鸡擦肩而过。这时候,落在队伍最后面拍花花草草的丽莎发来消息说,线尾燕又出现了,还飞来了一只白胸翡翠。由于白胸翡翠不是我的新种,加上被晒的实在不舒服,我选择了先返回车里。他们三人则往回走,再去欣赏下线尾燕。回到车里,补充了些水分,感觉瞬间回了不少血。
[attachment=118196]

等到队友们都回来后,我们出发来到了那邦镇上,入住边陲宾馆。这个宾馆是那邦镇上条件最好的,有wifi,有热水,价格也不贵,一个标间80一晚。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后,我们下楼到旁边的川菜馆吃了晚饭。那邦镇上吃饭的地儿也不多,而且基本都是川菜馆。

那邦的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收获还行。明天我们将前往昔马古道,期待犀鸟的出现。

千月星痕 2015-03-15 19:54
Day8  2月7日  昔马古道
昔马古道在那邦的几个鸟点中,应该是离我们的住处最近的一个,沿着那邦镇东北边的路走不远就是。众多鸟友对昔马古道趋之若鹜,原因只有一个:这里应该是国内看犀鸟最稳定的点。在这里,花冠皱盔犀鸟、双角犀鸟、冠斑犀鸟都有不少记录(花冠皱盔最多、冠斑最少)。

据说,犀鸟每天会从缅甸那边飞到中国这边,然后下午飞回去。所以,天还没亮,杨老板就开车带着我们出发了。按照北京观鸟会的沈岩大师提供的路线,我们很快找到了一块非常适合等待犀鸟的地方。这一段路面向缅甸那一侧几乎没有树木遮挡,而且是个转弯处,视角也非常大。我们五个人分别站定位置,准备等待犀鸟的出现。就在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句:看天上!我们纷纷抬头,发现我们的正上方有九只黑色的大鸟,正在往我们身后的山上飞去。犀鸟!犀鸟!大家都很激动,但是,这时太阳还没升起来,光线还很差,要怎么认呢?李思琪和杨怿立马开始拍照。根据嘴型和下身的颜色,还是可以认出是花冠皱盔犀鸟。虽然收获了一种犀鸟,但是黑糊糊的看得不爽,我们决定继续等待。杨老板则一个人往山上走去,稍后他将返回百花岭。这几天来,真的很感谢杨老板给我们这么多的帮助。我们也推荐众鸟友下次去百花岭的时候,可以住在杨老板的重楼驿站。
[attachment=118197]
[attachment=118206]

天空开始变亮,太阳快出来了。蓝喉拟啄木鸟的叫声从我们身后的山上传来,我们面前的树上也有一些菜鸟出现,如赤红山椒鸟、黑喉红臀鹎等。一只沼泽大尾莺停在了一颗小树的顶上,由于没看见尾巴和背部,我和小鲸一开始还以为这是某种树莺。但是叫声又和所有树莺都不一样。后来还是七爷帮我们确定了那是沼泽大尾莺。后来,还有两条狗帮我们撵出了一只藏在草丛里的褐翅鸦鹃。
[attachment=118198]

等到了9点半左右,没有犀鸟出现,我们决定开始往山上走。刚开始的一段路很平坦,也没什么鸟。拐过一个大弯后,开始爬山了。走了没多远,长尾阔嘴鸟又现身啦。这次是两只,站在一棵挺高的枯树上,有相机的四个人举起相机一通拍(结果好像没人对上了焦)。没有相机的小鲸则在一旁帮我们找了个新种——小斑姬鹟。咱小斑家的鸟,就是漂亮。
[attachment=118200]
[attachment=118199]

继续上行,发现视野开始变差,看鸟也变得不那么容易。不过在一些拐弯的地方,依然会有比较不错的视野。靠近山脚的地方,纹背捕蛛鸟不少,后来得知饭团在这些纹背捕蛛鸟中找出了长嘴捕蛛鸟,不过我们没能找到。稍微往上一些,鹎鹎开始变多。不过基本上都是黒鹎。这边的黒鹎基本都是黑头型的,不过也有少量白头型的混在其中。除了黒鹎以外,还有黄腹冠鹎和黑冠黄鹎等。

穿过一段比较长的阴暗的路段后,我们打算稍微休息下。这时,一只鸟飞了过来,停在了我们头顶的一棵枯树上。大家纷纷仰起头观察,发现居然是只蓝耳拟啄木鸟。这也是个高光,记录并不多。
[attachment=118201]

继续往上走,在一个拐弯处,杨怿、小鲸、丽莎看到了一只栗斑杜鹃,我和李思琪因为拍照落在了后面,赶到时栗斑杜鹃已飞到了山外侧的树林里,我们只能听到它的叫声,却找不到它在哪了。这时候,来了一波鸟浪,不过都是些老朋友:蓝翅希鹛、火尾希鹛、、云南雀鹛、橙斑翅柳莺等。小鸟们还在喧哗,几只卷尾从我们下方的林子里飞出,往我们上方飞去。由于距离近,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尾羽两侧向上卷起,尾端平齐,是发冠卷尾。视线再次转移到刚才那波鸟浪出现的位置,发现小鸟们已经基本离开了。这时候我发现其中一棵树的主干上趴着一只绿色的啄木鸟,头部红黄绿三色,是只黄冠啄木鸟。我刚给队友们指了下鸟的位置,它就从树的主干上跳到了旁边的一根侧枝上,我再次找到它的位置,再告诉队友后,它一个转身,再也没有出现。我们都很不甘心,于是都站在那里等着。等了没两分钟,一个绿色的身影闪出,趴在旁边一棵树的主干上。我们第一反应就是那只黄冠啄木鸟回来了,但是拿起望远镜一看就发现不对,这只啄木鸟头顶是灰色的,是只雌的灰头绿啄木鸟。我们都大失所望。再等了几分钟,没有任何动静,我们只好继续往上走。
[attachment=118202]

走了不远,小鲸突然大喊一声:有犀鸟!我们赶紧抬头,却什么也没看见。这时候我们离这座山的山顶并不远,于是大家都快步往山上走,不过我和丽莎落在了后面。当我到达一个岔路口处时,小鲸、杨怿和李思琪说他们刚才又看到那只犀鸟了,但是遮挡太厉害,只看到个黑影,但是听到了叫声。于是我放了下手机中的几种犀鸟的叫声,他们马上确定刚才的是冠斑犀鸟,因为冠斑犀鸟的叫声与众不同,不会和其它几种混淆。就这样,我们的团队记录里有了第二种犀鸟。

这个岔路口分成两条路,分别通往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我们决定先走右边这条比较平坦的试试。没走几步,就能看到路边有一棵正在开花的木棉树,树上有不少鸟,但是扫过去发现居然全是黒鹎。再往前走,路边有座墓,小绿鸟在这里再度出现,和山脚下一样,这回也是两只。我们都有点不以为然了,懒得拍照了。继续往前走了几步,这条路两侧都是高大的树木,生境没什么变化,我们觉得应该没什么好看的,于是决定回到刚才那棵木棉树旁边吃午饭,顺便守株待鸟。说是守株待鸟,但是吃午饭的时候,貌似都没人关注那棵树。不过,新种还是在我们吃完饭后出现了,是一只蓝须夜蜂虎。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就我没有找到。我有点着急了,不过还好,鸟没飞。没过多久,杨怿就再次找到了它,我也看了个清清楚楚。

补充好了体力,我们开始走另一条路,这条路通向旁边的一座山。走了没多远,就有一处视野良好的位置,几天后第二次来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这里是大爷们蹲拍犀鸟的一个点。当时的我们没怎么在意,跨过倒下的一棵树,继续前进了。路边的树上,出现了两只灰眼短脚鹎。
[attachment=118203]

继续往前走,发现路变得不大好走,来到一处平台,一时间居然找不到路了。我们又坐下来休息。坐了一会,没什么东西,我们决定往山下撤。这时候,天上飞翔的燕子吸引了我们的目光,通过观察以及照片,我们发现其中有斑腰燕和黑喉毛脚燕。下山的路上,鸟比早上还要少。一对蓝翅叶鹎在一处已经被鸟吃得差不多的米团花树上活动。下到早上看到蓝耳拟啄木鸟的那个地方,我们再次遇到了蓝须夜蜂虎,这回距离更近,而且光线也不错。大美图拍起来!
[attachment=118205]
[attachment=118204]

继续往下走,路遇两只楔尾绿鸠,可惜没来得及细看就被我们惊飞了。到达山脚下,遇到了饭团,我们交流了下今天的收获,得知他们早上在铜壁关看到了玉头姬鹟。再走不远就到了那段很长而且比较平坦的路,我们心中幻想着能遇到下午时分归巢的犀鸟。这时,缅甸那边的两个山头上分别出现了一个黑影,我们赶紧举起望远镜,发现是一个是蛇雕,一个是凤头蜂鹰。刚放下望远镜,小鲸激动着喊了一句:那个是不是双角犀鸟?我们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那边也有个黑影,翅下有白色横纹,确实符合双角犀鸟的特征,但是体型和飞行姿态完全不像。转念一想,这不是蛇雕么?(小鲸捂脸)哈哈,不过想想我们今天也算是看到了两种犀鸟,该知足了。

这个时候已经五点多了,我们也没法去那邦田了,所以就慢慢走着回那邦镇。路上看了不少俗鸟,珠颈斑鸠啊,麻雀啊,鹊鸲啊之类的。回到那邦镇,发现前方的楼顶上有鸟,我们处在大逆光的位置,我把相机的曝光加到最高,用相机的屏幕看了下,鸟的脸上有一小块浅色区域,我直接把它当成了斑椋鸟。结果后来发现这哪是什么斑椋鸟,分明是家八哥嘛。(这回轮到我捂脸了)

在宾馆旁边的川菜馆解决了晚饭,那邦的第二天就这样结束了。明天早上我们将转战榕树王。



千月星痕 2015-03-15 20:15
Day9  2月8日  榕树王-那邦田
榕树王景区,距离那邦镇大约20公里。景区里有一棵生长了几百年的大榕树,旁边还有一条上山的土路,山顶有一个小村子。在那邦的几个鸟点中,热度感觉是最低的,但是这里可是有过黑顶蟆口鸱、灰孔雀雉、林雕鸮等妖怪的记录。

前一天晚上,联系了去年沈岩大师包车的那位师傅,来回接送总价350。由于有点距离,所以我们天还没亮就出发了。在路上,杨怿看到了路边小土坡上的一只棕胸竹鸡,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却只看到了车前飞过的紫啸鸫和绿翅金鸠。

到达榕树王的时候,天有点亮了。我们看到面前有一条较陡的台阶路和一条较平坦的土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走土路。这条土路可能是要修成水泥路了,有明显的施工过的痕迹。表面的一层土很松散,踩上去会扬起不少尘土。走了没多远,李思琪发现了树顶的一只山皇鸠,距离很近,我们拍到了不错的照片。
[attachment=118211]

继续往上走,一直走到了山顶的小村子,我们居然都没看到鸟,而且让我们感到诧异的是:大榕树在哪?杨怿问了沈大师,得知大榕树是在山脚下,就是我们下车的地方附近。不过我们既然走到了山顶,那就先在山顶转转吧。这个村子里没多少建筑,放眼望去是一大片咖啡豆。鸟也不多,树上停着一小群黑喉红臀鹎,咖啡豆树上,有几只灰林䳭,天空中有一小群家燕在飞。稍微走了走,感受了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小村子带给我们的宁静祥和。后来我们称这个村子为“霍比特人村”。在要离开这个村子的时候,几只山皇鸠从林子里飞了出来,绕了两圈后不见了。一小群短嘴山椒鸟也现身欢送我们。随后,又飞来了两只火冠雀,杨怿拍到了不错的照片。
[attachment=118210]

下山的时候,踩起来的尘土更多了。心想长痛不如短痛,于是开启小跑模式,以求速度下山。突然,跑在最前面的杨怿停了下来,在他后面不远的我和丽莎也赶紧停了下来。原来突然来了一波鸟浪,杨怿已经看到了灰头鸦雀、红头鸦雀和褐头雀鹛,这时候在我们眼前晃悠的是一小群棕头钩嘴鹛。我们想从中找找红嘴钩嘴鹛,但是没有成功。这时候,一小群卷尾飞了过来,站在了我们面前的几棵树上。较大的体型,厚实的嘴巴,略带尾叉,居然是鸦嘴卷尾。很快,这群卷尾就飞到了林子深处。这时,小鲸说她看到了个大盘尾,杨怿看了下拍的照片,居然还真拍到了一只大盘尾,我们另外三个人只能在一旁叹气。

来到了靠近山脚的一片平地,我们终于注意到了掩映在树荫下的榕树王的介绍石牌。从那里往林子里走,终于看到了那棵大榕树。不过这时候已经10点多了,榕树及其周边很安静,几乎没有鸟。我们坐了一会便回到了外面的那块空地,这边视野比较好,而且还有几棵米团花树。杨怿和小鲸不知从哪搞了两根棍子,如下图。请各位看官记住小鲸手中的那根被我们称为“霍比特人神棍”的棍子,它将在我们今天下午的奇遇中发挥重要作用。
[attachment=118212]
[attachment=118213]

我们很快看到了朱鹂、纹背捕蛛鸟、橙腹叶鹎、蓝喉太阳鸟、黑胸太阳鸟等。还有一只灰背伯劳的幼鸟,胖胖的,有点萌。杨怿发现了一只领鸺鹠,大家成功批发。这是我的第五种猫头鹰,之前在浙江和福建的山里听到了很多次叫声,但就是看不到,这次终于一睹小家伙的庐山真面目。
[attachment=118215]
[attachment=118216]
[attachment=118214]

时间已经到了正午,太阳越来越毒辣,我们决定撤退,于是给包车的师傅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我们。等车的过程总是无聊的,看到旁边的一棵树上居然挂着好几根棍子,我们决定把它们都弄下来,结果一番折腾过后,只搞下来一根,大家也就没兴趣了。正当我们等得无聊的时候,小鲸有了新发现——一对紫颊直嘴太阳鸟!这货正常来说是版纳的目标种,没想到我们居然在这里看到了。随后,小鲸还找看到了几只长尾缝叶莺,不过这货我在家和在深圳的时候看了很多,就没去关注了。
[attachment=118217]
[attachment=118219]

我们的车到了,给了景区的门票钱后,我们返回了那邦镇。来到那家熟悉的川菜馆,每个人点了一盘炒饭。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吃到热的午饭,大家都挺开心。吃完饭后,由于太阳还比较晒,我们决定晚一点再去那邦田。于是各自回房休息一下。

到了集合时间,下来的只有四个人,李思琪因为有点事情,说晚一点再过去找我们。于是我们四个人就出发了。我们打算找路直接穿过那邦镇那边的那座小破山,这样可以直接下到田里。殊不知,一段作死之旅就这样开始了。我们在山的北面找了条看起来能上山的路,沿路就走。路过一户人家,我们还问了下这条路是不是能通到田里,他们给了我们肯定的回答。于是我们觉得应该没有问题。路过一小片竹林,在竹子的根部,我们找到了一只绿翅金鸠,看了个清清楚楚。再往山上走,发现这座山的上半部是一大片橡胶林。一路上,蓝喉拟啄木鸟的叫声一直没有停下来过。沿路一直走,我们来到了一处垃圾焚烧场,一辆拖拉机刚刚运了一车垃圾过来,阵阵恶臭让我们很是难受。杨怿跑过去向站着的几个人问路。小鲸淡定地站在我们后面,举着望远镜看着什么。我问她看到了什么,她说前面那丛灌木里有个猛禽在吃肉。我赶紧举起望远镜找,就看到一个黑影动了一下,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杨怿问路回来后,我们一块搜索了下那附近,没有收获。后来对照图鉴,并且请教了下关翔宇关大师,确定那应该是只猛隼。

沿路继续往前走,已经能看见山脚下的香蕉林了,但是我们突然发现个问题,我们身处的这座山底下是香蕉林,右边的那座山才是与那邦田的那条土路相连的。正在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群牛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和我们对视了一眼后,牛群迅速往山下移动,直接钻入了那片香蕉林,并且很快地穿过了香蕉林。既然牛能从香蕉林里穿过,那我们肯定也能。于是我们沿着那群牛走过的路,进入了香蕉林。经过一番穿梭,我们从香蕉林里钻了出来。在钻过香蕉林外侧的一小片杂草丛后,我们来到了一块空地上。突然,前方的地上惊起了一只鸟。丘鹬!前年十一在如东小洋口的时候我就想看它,结果这一年多来一直没有如愿,这回终于让我看到了!看罢丘鹬,我才发现我的毛衣上挂满了小球,是刚才钻那丛杂草的时候挂上的,感觉就像中了大量的暗器。在杨怿和丽莎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把它们清理干净。
[attachment=118220]
[attachment=118208]

这时候,那群牛正在这片空地外围的铁丝网附近徘徊,小鲸朝那群牛走了过去,我们另外三人则没去注意。我们来到铁丝网边,发现铁丝网不大好翻,于是选择朝大门口走去。这时候,我们看到了神奇的一幕,小鲸挥舞着手中的“霍比特人神棍”,和一位大妈一起,正在赶那群牛。我们快步赶过去,不过牛群已经一溜烟小跑着走掉了。我们问小鲸刚才是怎么回事,小鲸说这群牛刚才应该是被我们吓着了,所以从山上跑了下来,有一只小牛在铁丝网这里还被挂住了,所以牛群会在这边徘徊。她本来以为这群牛是旁边这户人家的,于是就想把跑出围栏的牛赶回去,结果那位大妈过来说牛不是她们的,小鲸就又和她一起把牛赶了出来。为了感谢小鲸帮她赶牛,那位大妈邀请我们到她的房里坐坐。

休息了一会,我们和大妈告别,开始了第二次那邦田观鸟。没走多远,我们遇到了一小群红嘴椋鸟。随后看到的鸟都是前天第一次来的时候看过的,田里的绿喉蜂虎、黑喉石䳭、白斑黑石䳭、沼泽大尾莺等,界河中的斑鱼狗、距翅麦鸡、矶鹬等,没有什么新意。走到接近公路的地方,碰到了李思琪,她在来的路上看到了戴胜、红嘴蓝鹊以及蓝矶鸫,给我们的那邦记录添了三个新。时间已经不早了,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回头匆匆地再刷了一遍,在燕群中发现了好几只线尾燕。走到小破山脚下的那片草滩,惊飞了一只扇尾沙锥。在返回的路上,我们看到了一大群燕子围着一个水塘飞舞,水塘中有不少燕子正在洗澡。看够了燕子,我们联系了送李思琪过来的那辆“蹦蹦”(一种改装的三轮摩托车,是那邦镇近距离出行很不错的交通工具)的司机,让他过来接我们回去。
[attachment=118221]
[attachment=118209]

回到那邦镇,为了纪念下午的作死之旅,我们的晚餐选择吃烧烤。在李思琪的建议下,我们点了两份撒撇。撒撇算是我们到了云南后吃的第一种特色食物,主料是粉丝,配以牛肝及薄荷,吃的时候还要蘸特有的酱料,酱料里面有柠檬、鱼腥草等。对于外地人来说,味道还是有点难以接受。两份撒撇我们最终只吃了不到一半。而烧烤则相反,大家都吃的津津有味,特别是那条鱼,味道确实好。
[attachment=118222]

这天晚上,结束了版纳博物团的关大师等人抵达了铜壁关乡,明天早上,我们将一起刷铜壁关。

千月星痕 2015-03-15 20:27
Day10  2月9日  铜壁关-那邦田
今天早上去铜壁关,我们选择的是坐那邦镇到盈江的班车,坐到212km处下车。每天的第一班车是7点40分,到达目的地大约需要一个小时。

到达212km处后,联系了下关大师他们,得知他们刚刚从铜壁关乡出发,于是我们就先自己看看。我们直接走到212和211之间的那条大岔路里,在第一个拐弯处,听到了一阵阵乌鹃的叫声,经过反复确认,我们发现这个叫声居然是灰奇鹛学的。继续往里走,从旁边的树上传来了山皇鸠那低沉的叫声。远处的一棵枯树上,停着一只大拟啄木鸟。近处的树上,飞来一小群短嘴山椒鸟。这时候,走在后面的李思琪看到了一只小盘尾。待我们回头的时候,小盘尾已经不见了踪影。继续往下走了一段,没什么收获,我们决定返回,因为铜壁关乡到这里并不远,关大师他们可能已经到了。果然,当我们从岔路里出来的时候,遇到了关大师他们一行四人中的两位:康宁老师和张岩老师。遇到他俩后,得知关大师和计云大师两位还在后面。于是我们往211的方向走去,康宁和张岩两位则走进了我们刚才走的那条岔路。没走多远,我们就发现路边蹲着个人,根据身材判断(嘿嘿),此人应该就是关大师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关大师真身,之前都是在网络上交流。大家对关大师的评价,最经常看到的就是傻和二,不过我觉得,关大师还是非常萌萌哒的。关于关大师的事迹,坊间传言太多了,相信大家也听说过不少,我在这里就不提了。接下来的三天,我们将和关大师一块看鸟,具体情况待我慢慢道来。随后,计云大师也走了过来,也算是认识了一下。
[attachment=118223]

今天的铜壁关,虽然是晴天,但是风很大,鸟况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走了挺长一段路都没遇到鸟浪。就在我们有些失望的时候,一只小鸟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它出现在树冠层,整体浅棕色,头部微微有点偏橙色,体型瘦小。第一眼看过去只能感觉出这是某种鹟的雌鸟。关大师和杨怿举起相机咔咔咔了几张,看着照片,我突然有了灵感,是不是玉头姬鹟?在比对了玉头姬鹟的照片后,大家一致认定是玉头姬鹟。加了个不错的新,我们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attachment=118230]
[attachment=118231]

随后的一路上,依然没遇到多少鸟。遇到的也都是之前看过的,栗耳凤鹛、黄颈凤鹛、纵纹绿鹎、黄绿鹎、黄腹冠鹎等。马路上跳着的白冠燕尾和灰背燕尾都算是给了我们一点调剂。在214km的那个大S弯处,一棵树上突然飞起了一只猛禽,不过遮挡太严重,根本无法观察。关大师根据体型判断,很有可能是褐冠鹃隼。拐过那个弯后,有一段视野不错的路,因为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于是我们我们选择坐在路边,望着天空,希望能有猛禽飞过。等了一阵子,除了一只没现身的蛇雕吼了几声以外,没有任何猛禽,我们决定吃点东西。
[attachment=118224]

吃过干粮,大家又聊了会天,决定不在这里耗时间了。由于队里有人现金带的不够,所以我们现在现金告急,而那邦镇的农村信用社的ATM机偏偏出了故障,所以小鲸和杨怿决定跟关大师他们的车去铜壁关看看,我、丽莎、李思琪则返回那邦镇,想想其它办法。和小鲸、杨怿、关大师告别后,我们拦了辆小面包,每人花十五块钱,回到了那邦镇。回房休息了一会后,小鲸打来电话,得知铜壁关乡也没法取钱,于是我和丽莎下楼,打听到了一家可以刷卡取现的店铺。虽然手续费贵一些,但是为了救急,也没办法了。我们把这个消息告知了小鲸,她和杨怿也就不需要再往盈江跑了。这里提醒下大家,来那邦的话一定要带够现金,千万不要像我们这样为了取钱折腾。虽然有能刷卡取现的地方,但是还是有点不大安全。

取好了钱,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准备再赴那邦田。李思琪因为要安排她随后的行程,于是就留在住处。我和丽莎两人想了想,要不再去翻一次小破山,昨天走错了路,有了点经验,今天我们应该可以找到正确的路。那个时候的我们还不知道,我们即将踏上的是一条更难走的路。

昨天在经过那个垃圾焚烧场后,我们其实已经注意到有两条路,一条是我们走的,一条则通往旁边的那座山。根据昨天的结果,我俩觉得另外那条路应该是正确的。于是我们沿着那条路走了一会儿,确实来到了正确的那座山上。看着山下的界河,我们刚开始还挺高兴。但是很快我们发现,情况好像不大对。那邦田那条路向山上延伸后,应该是在半山腰。在我们身处山顶,旁边是片橡胶林,往下则布满了茂盛的植被,靠近界河的那一侧,是高大而又密集的树木,靠近那邦田的那一侧,树木比较稀疏,但是山体表面布满了矮小的植株,根本不知道那些植物下面是什么情况,而且山体的坡度也很大。一时间,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返回的话,路还是挺远的,直接下的话,难度也很大。丽莎开玩笑道:如果没有这些植物,我们可以直接滚下山去。最后,我们还是选择了强行下山。踩入那片植株,我们才知道,在表面覆盖着的叶片下,有很多纠缠着的藤蔓,踩下去很容易会被绊到。而且这些植株生长的地方并不全是土壤,还有大量的碎石,很容易打滑。在某几个地方,由于坡度太大,还会有较大的落差。经过无数次地试探和多次的互相帮扶后,我们两个终于成功地从山上下来了。看着衣服上粘着的植物碎屑,裤子上的尘土,还有丽莎因虫子叮咬而红肿的小腿(丽莎穿着拖鞋,因为第一天在那邦田湿了的鞋子还没干),我俩都觉得这死作的有点大,就差真的死了。
[attachment=118229]
(我们就从山的最顶上下来了。。。)

经历了这样的一段路后,我俩都筋疲力尽了,要命的是,我们没有带水。在下午的大太阳下,我们都有点被晒晕了,自然也就无心再去看鸟。来到界河边坐下休息,丽莎泡了泡脚。然后我们就呆坐着,任时间一点点流逝。我们原本可以坐“蹦蹦”舒舒服服地来这边,轻轻松松地看看鸟,但我们却选择了走山路,结果连一点看鸟的精神都没有了。这时,小鲸打来电话,说她和杨怿在界河的上游找到了一块还不错的地方,看到了鹮嘴鹬,现在天还没暗,我们可以走过去找他们。既然有新种,那就走过去看看吧。这时候,又一个消息传来,李思琪在安排好行程后,选择了独自往昔马古道方向走,结果遇到了四只花冠皱盔犀鸟,而且拍到了大美图,传到了我们五个人的讨论组中。作死的教训呐。。。。。。
[attachment=118228]

在去找小鲸和杨怿的路上,我和丽莎都是又累又渴。一家小卖部的及时出现拯救了我们两个,每人买了一瓶汽水,一大口下去,爽。来到小鲸说的那个入口处,又接到她的电话,说鹮嘴鹬被他们惊飞了。既然这样,我和丽莎就在公路上等他们上来,并且联系了下昨天载我们的那位“蹦蹦”的司机,让他过来接我们。

见到小鲸和杨怿后,发现他俩也很累。原来从这里下去,路并不好走,而且为了更好地搜索界河,他们还爬到了界河旁的堤上。不过他们看到了鹮嘴鹬、斑椋鸟和丛林鸦。
[attachment=118225]
[attachment=118227]
[attachment=118226]

今天应该是我们全队在那邦的几天中收获最惨淡的一天,我和丽莎还经历了一段难忘的路途,不过这种经历一次就够了。明天我们的安排和今天一样,早上刷铜壁关,下午到那邦田。

千月星痕 2015-03-15 20:44
Day11  2月10日  铜壁关-那邦田
和昨天一样,我们坐班车来到铜壁关保护区,不过不同的是,我们这次选择坐到210处下车。下车后,我们发现,关大师他们的车也刚好到达了这里。就这样,新一天的观鸟开始了。

首先吸引我们注意的是几只褐胁雀鹛,从路边的灌木丛中跳了出来。离开百花岭后,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它们。远处的树上,停着几只珠颈斑鸠,还有一只朱鹂。在一个拐弯处,我们听到了一阵很像红头穗鹛的叫声,但是节奏又不大一样。在那丛灌木旁边站了一会儿,我终于看到了那只鸟,原来是只金头穗鹛,简直就是个金色的肉团,很萌。继续往前走,路边有灰林䳭和蓝眉林鸲活动。一只蛇雕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飞过。

来到211到212之间的那条岔路,我们往里走了走,这次走的比较深,但是依然没看到什么特别的。独自走在后面的李思琪则看到了一小群白冠噪鹛,真卒。再走到212处,我、杨怿、小鲸和丽莎走进了路右边的岔路,也就是我第一天走过的那条。刚走进来没多远,我们和公路之间的林子里传来大量鸟叫声,但我们一个鸟都看不见。后来从留守在外面的关大师和李思琪那里得知,这是一大波鸟浪,有大盘尾、黄冠啄木鸟、灰树鹊等个头较大的鸟以及一些凤鹛、柳莺等小鸟。我们继续往里走,走在前面的小鲸和杨怿看到了一只黑顶噪鹛。随后,我们的头顶也来了一波鸟浪。这波鸟浪都是小鸟,大部分都是柳莺,仰视的角度实在是难以观察。一只肚子全黄的莺跳到了我的视野里,并且很给面子地侧了个身,让我看到了它的西瓜皮头顶,这是个黑眉柳莺。随后,我又找到了一只黄臀啄花鸟(新的鸟类名录里把“肛”字都换成了“臀”字,叫着感觉很不适应)。想给队友说的时候,发现我前后都没人了,真卒。往回走了几步,发现丽莎正在那摆弄植物,于是我一个人往里走去找小鲸和杨怿。来到一片比较空旷的地方,这里有一棵比较孤独的大树,地上铺满了落叶。杨怿正在更里面的一处坡上,不知在做什么;小鲸则站在坡的边缘。我走过去问小鲸有没有看到什么,她摇了摇头,于是我们选择撤退。
[attachment=118232]
[attachment=118233]

从岔路出来后,发现李思琪还在那里,我们便从她那里得知了刚才的那一波鸟浪的情况。往下走了一段路,我们追上了关大师。在这段路边,我观察了一波鸟浪,是云南雀鹛和柳莺的混群。我在其中还看到一只金眶鹟莺,但是按照新的分类,我定不到种,而这种情况之前在百花岭已经遇到过了,我也有点无奈。这时,一直在听手机里的鸟叫声的杨怿突然发话,说他刚才听到了灰孔雀雉的叫声,就在岔路里的那个坡那儿。于是关大师决定下午到那里去找找。继续往前走,我们看到了一只星头啄木鸟,加了个trip list。随后,复习了萌萌的绒额䴓等常见鸟。拐过214的那个S弯后,时间又一次到了中午。关大师他们准备回铜壁关乡,杨怿和小鲸选择跟去,我、丽莎和李思琪则返回那邦。

吃过午饭,和前两天一样休息了一会,我们出发前往昨天小鲸和杨怿看到鹮嘴鹬的地方。那个地方的入口在那邦镇的消防队驻地对面,那里有一个缺口可以下到靠近界河的地方。刚下去,一群斑椋鸟就从我眼前飞过。随后,我们在电线上看到了绿喉蜂虎,草丛中,一只沼泽大尾莺被我们惊飞。来到界河边,发现河堤完全遮挡住了我们的视线,于是我们也选择了爬上去。很快,我在靠近界河另一侧的石头上发现了三只鹮嘴鹬。我们三个人都有长焦相机,一通拍不解释。
[attachment=118240]
[attachment=118241]

随后,我对那一段界河来回搜索了两次,想找找黑背燕尾,但是没有成功。既然没什么东西,我们就回老地方去刷刷吧。穿过旁边的香蕉林,我们回到了熟悉的地方。走到一座石桥上,旁边的溪流中站着一只紫啸鸫,这边的紫啸鸫是eugenei亚种,嘴是黄色的,和广布于华东、华北、华南、华中地区的指名亚种有所不同(我们都想着说不定哪天就分出来了)。
[attachment=118235]

继续往前走,我和丽莎决定靠近界河找找燕尾,李思琪则一个人沿路往前走。来到界河边,爬上这边的河堤,经过一番搜索,我们看到了距翅麦鸡、红尾水鸲、白顶溪鸲、斑鱼狗、白腰草鹬(这货还是我们的trip list新种),就是没有黑背燕尾。这时,李思琪打来电话,她在第一天那几个拍鸟大爷拍到肉垂麦鸡的地方看到了肉垂麦鸡。我和丽莎赶紧从堤上下来,一路小跑赶过去。我们到达的时候,麦鸡还在,在我要举起相机的时候,它却飞了起来,我赶紧举起望远镜跟踪,找到它的落点,慢慢靠过去,结果麦鸡再次起飞,反复三次,这只肉垂麦鸡终于停在了界河旁边的一处草滩上。我们走上界河上的一座吊桥,能很清楚地看到它。我打电话通知小鲸和杨怿,他们这时候也已经到了那邦田的入口处,得知消息后马上赶了过来。
[attachment=118239]

看罢麦鸡,他们告诉我,在石桥那里有黑背燕尾。我刚准备出发,丽莎则有了新发现,一只鹦鹉停在前面的一棵树上!四个有相机的人纷纷举起相机一通拍。后来根据照片确定是亚历山大鹦鹉。
[attachment=118236]

然后我和丽莎就火急火燎地往石桥那边走。刚走出一段路,李思琪打来电话,说她那儿有只凤头树燕!我再次回头,赶到李思琪那里,得知那只凤头树燕刚刚飞进了后面的香蕉林中。在我到达之前有两个村民经过,我们都想着是不是他们把树燕吓跑了。不过,要不是我刚才一心只想着回去找黑背燕尾,说不定也能发现那只凤头树燕,因为它就站在鱼塘上方的电线上。
[attachment=118238]

站了一会儿,凤头树燕没有出来的迹象,我们只好往石桥那边走。我心里有种不大好的预感,那就是黑背燕尾估计也看不到了。果然,当我们到达那里时,溪流中只有红尾水鸲和白鹡鸰。心急是看不到鸟的,这回我算是领教了。天上飞过来两只棕雨燕,算是稍微弥补了下。太阳快下山了,我们也得离开了。返回的路上,杨怿和小鲸跟我们说了他们下午去找灰孔雀雉的经历。他们看到了灰孔雀雉的身影,但是没能看清,只能通过叫声确定那个影子就是灰孔雀雉。除此之外,他们还看到了一大群白冠噪鹛以及一只蓝绿鹊,还有两只黄冠啄木鸟以及一只纹胸啄木鸟等。
[attachment=118234]
[attachment=118237]

晚些时候,关大师一行也到了那邦,我们明天将一同前往昔马古道。明天也是我们在那邦的最后一天,希望有个好的结束。

千月星痕 2015-03-15 20:56
Day12  2月11日  昔马古道-那邦田
吃过早饭,我们和关大师一行分乘两辆“蹦蹦”前往昔马古道。和上一次来的时候一样,我们再次在那个拐弯的位置站好,等待犀鸟的出现。在我们的对面,貌似是缅甸的一处军营。昨天晚上我们看到新闻,说缅北的紧张局势升级了,不过今天,这处军营和之前相比没感觉有什么不同。
[attachment=118242]
[attachment=118243]
(等候犀鸟)

等到9点,没有犀鸟出现,倒是飞过去两只普通鸬鹚。随后,我们决定上山。走到前一次看到小绿鸟和小斑姬鹟的地方,我瞄到了一只锈胸蓝姬鹟。随后的一段路,基本都没什么鸟。我们也就埋头走路。走到接近前一次来看到栗斑杜鹃的地方时,一个拐弯过后,一阵“轰隆~轰隆”声音突然想起,有点像老式火车启动的声音。走在前面的我和丽莎连忙回头,发现小鲸、杨怿和关大师他们旁边的树上接连飞出来两只黑色的大鸟。双角犀鸟!如此近的距离,望远镜完全是多余的,肉眼就能看清!我们五个人在那个瞬间都呆住了,傻站着直到犀鸟飞到对面的山上去。这一瞬间带给我的震撼,想必会让我终身难忘。后来得知,走在后面的李思琪和张岩,他俩一开始听到声音还以为是有车来了,还往路边站了一下,直到犀鸟飞过头顶才反应过来,想拍照却已经来不及了。就这样 ,三种犀鸟我们都看到了。

继续往上走,来到一处视野还不错的地方,我们停下来休息了一会,顺便等一下后面的李思琪和张岩。他俩赶上我们后,说刚才看到了一只灰短脚鹎,并给我们看了下照片。我们只能默默说了声:卒!

继续往上走,来到那个岔路口,这回我们直接往左边走。来到那块视野很好的地方,发现有三位拍鸟大爷正在那里蹲守犀鸟。他们说这几天每天早上都有冠斑犀鸟出现。我们告诉他们刚才在路上看到了两只非常近的双角犀鸟,他们则问我们有没有拍到照片。我们回答说因为太近了,所以没有反应过来。他们指着挂着单反的杨怿和关大师说道:相机啊,要随时准备好,不然错过了后悔就来不及了。关大师和杨怿则傻笑着以示回应。

我们继续往前走,来到之前拍蜂虎照的地方,坐了一会,就看到几个银耳相思鸟。想了想,还是回到刚才那个地方,和大爷们一起坐等犀鸟吧。在返回的路上遇到了刚想往上走的李思琪和张岩,他俩居然看到了银胸丝冠鸟!来到他们看到小银鸟的地方,依然能听到小银鸟的叫声,但是却找不到,只能听着它们的叫声越来越远。卒,这个遗憾只能等下一次云南之旅再来弥补了。

回到那块空地处坐下,天上飞过一小群棕雨燕。小鲸在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找出了两只绿鸠,我们拍下照片后感觉是针尾绿鸠。后来绿鸠飞了起来,证实了我们的判断。远处的木棉树上,一大群黒鹎在活动。在黒鹎群中,我们先后找出了蓝喉拟啄木鸟、蓝须夜蜂虎、黄冠啄木鸟等。一只山皇鸠飞过,停在对面山顶的一棵树上,远远的看过去,白白胖胖的。依然是在对面的山上,一只猛禽盘旋了起来,关大师秒认褐冠鹃隼。关大师自称是双角犀鸟和褐冠鹃隼的好朋友,每次来那邦都能看见这俩,看来所言非虚,想看这俩货的小伙伴们请紧跟关大师(不过代价大家应该都懂)。我们前方的灌丛中,窜出一小群褐脸雀鹛,继续加新。虽然加了新种,但是主要目标——冠斑犀鸟却迟迟没有现身。时间已经过了中午,我们决定下山,转战那邦田。
[attachment=118244]
[attachment=118247]

回到那邦镇上休息了下,坐“蹦蹦”到达了那邦田。下车的地方就是那个石桥,不过依然没看到黑背燕尾。往前走的过程中,我和丽莎一直盯着界河上的石滩,希望能发现燕尾的踪迹。燕尾没找到,我们发现了一只挺近的距翅麦鸡,于是停下来拍照。就在这时,一辆挂着缅甸车牌的车子停在我们身边,车上下来一个人,用并不流利的中文问我们在这边干什么,并且让我们不要乱拍照。我和丽莎都觉得很奇怪,后来转念一想,是不是因为昨天战事升级的缘故,使得边境也变得紧张了。但是早上我们在昔马古道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同。我们快步赶上前面的队友们,得知刚才那个人也和他们交流过。我们都觉得,这边好歹是中国,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attachment=118245]

于是我们继续看鸟了。两只黄眉柳莺扩充了下我们的trip list。来到我们昨天看到亚历山大鹦鹉的地方,却发现有几个人正在砍那几棵树,真卒。就在这时,一辆派出所的车开了过来,劝我们不要在这里停留,要观鸟的话可以去铜壁关。既然这样,那我们只好选择往回走。回到石桥,我们想抓住这最后的一点时间,看能不能等出黑背燕尾。我们的运气还算不错,没等几分钟,一对黑背燕尾飞了过来,可惜很快就躲到了林荫下,难以观察了。准备上车离开,几声乌鸦叫响起,一只黑色的鸟飞了出来,丛林鸦!又一个新种。怎么样,离开的时候经常有惊喜吧。百花岭如此,那邦也是如此。
[attachment=118246]

就这样,那邦的观鸟告一段落了。那邦的团队记录总数为186种。明天早上我们将乘车前往盈江,再转乘明天下午的卧铺大巴返回昆明。


千月星痕 2015-03-15 21:05
Day13  2月12日  盈江
一大早,我们就坐上了那邦去往盈江的班车,告别了这个边陲小镇。那邦,有缘再见啦。

从那邦到盈江大约需要3小时的车程,路上可以补补觉什么的。当然,也可以注意下路边的鸟。到达盈江后,我们准备再去大盈江旁边找黄嘴河燕鸥。因为关大师一行人前几天经过盈江的时候,在河上游的一处鱼塘看到了,所以我们联系了带他们过去的那位出租车司机,让她送我们到那。

我们本以为能把行李放在出租车上,结果却是我们差点要拖着行李观鸟。好在路边有个小仓库,我们得以将行李寄存在那里。鱼塘就在公路边上,离大盈江也没多远。在合适的时间点,燕鸥应该会过来找吃的。时间还早,鱼塘上空很安静,我们就决定先在附近看看。公路对面是片农田,站在路边往田里一扫,发现田里站着好几只肉垂麦鸡,果然在合适的生境,肉垂麦鸡还是很容易见的。
[attachment=118249]

这时候,田里飞起来一只鵟,不过没飞两下就又停在了上方的电线上。距离很近,我们都按了不少照片。随后它又飞到了较远处的树上,我们得以看到了它的腹部,确认这是一只喜山鵟。
[attachment=118250]
[attachment=118251]

随后,我们沿着鱼塘边走了一段,见到了池鹭、金眶鸻、白腰草鹬、珠颈斑鸠、沼泽大尾莺等菜鸟。随后,一只鹨从我们身边飞过,追着看了几下,我觉得不像树鹨,因为看着颜色并不绿,而且感觉背上挺花的,想着应该是个红喉鹨。随后我又被一只鹀吸引了,就没再去管鹨。结果鹀没找到,鹨也不知道去哪了。好在李思琪当时一直跟着那只鹨,并拍到了照片。回来后看到照片,发现我那天的判断不对。求助了七爷后,确定是个粉红胸鹨。
[attachment=118252]

随后,我们便坐到了鱼塘边,想坐等黄嘴河燕鸥出现。鱼塘上空,普通鸬鹚一小群接一小群地出现,白鹭和牛背鹭也不少。但就是没有燕鸥。期间我还把一只叼着鱼的牛背鹭当成了燕鸥。等到下午两点,我们都被晒得头晕,又没吃午饭,只好选择返回汽车站。

在汽车站旁边找了个小饭馆吃了一顿,再采购了点干粮以备在卧铺大巴上吃。4点整,大巴准时开车了,我们就这样带着遗憾告别了盈江。

这是我第三次坐卧铺大巴,说实话,真不是一般的难受。空间狭小不说,车内还有不大好的味道。一路上,还要好几次下车接受检查。前半段路中有挺长一段是山路,晃得我根本睡不着。全程我就在下半夜2点到5点那段停车的时间里睡了个安稳觉。天亮后,我们就将到达昆明了。

千月星痕 2015-03-15 21:17
Day14  2月13日  昆明
我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怎么亮,用手机地图定了个位,发现我们已经过了楚雄,离昆明很近了。接近9点的时候,我们到达了昆明西部客运站。今天已经是大年二十五了,客运站人流量非常大,大家都赶着回家过年。

下车后,带着疲倦,感觉我们就像是从边境地区逃难回来的。出站后,我们坐上了去李思琪家的公交。作为昆明人,琪姐在今天将带领我们逛一逛昆明。在逛之前,我们先把行李寄放在了琪姐家中。

琪姐家离翠湖很近,我们可以步行前往。途中经过云南讲武堂,瞻仰了下蔡锷、龙云、朱德等人生活过的地方。
[attachment=118254]

讲武堂旁边就是翠湖了,之前对翠湖的红嘴鸥早有耳闻,今天终于亲眼看到了。湖面不大,但密密麻麻的都是白色的点点。湖边游人很多,大部分都在喂鸥。很快,我们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之前还想着找个棕头鸥出来,但是面对着数量如此巨大的红嘴鸥群,我们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attachment=118258]
[attachment=118256]
[attachment=118257]

陪着鸥们耍了一阵,接近饭点,我们去吃了桥香园的过桥米线,味道不错。
[attachment=118260]

下午,我们逛了逛昆明动物园以及云南大学。在动物园中,我们观察了正在睡觉的“干脆面”,被关在笼子里,威风不再的狮虎熊,还仔细观察了一只雄性亚洲象撒尿的全过程(口味有点重)。当然,我们的关注点肯定不能少了鸟。在孔雀园中,对比了下蓝孔雀和绿孔雀,我们一致认为绿孔雀要好看很多。在这里,我们居然还看到了一只白喉扇尾鹟。我们还在水禽湖中认了认雁鸭;在林鸟区,还看到了不少新种,只不过没法加。

云南大学是琪姐本科的学校,以松鼠多而闻名,走进去不远就看到有人在和松鼠亲密接触。在那旁边还听到一阵疑似金翅雀的叫声,不过没有看到鸟,所以也没法确定是金翅雀还是黑头金翅雀。逛了一圈后,我们在会泽院前拍了张合影,算是这回云南之旅的结束吧。

晚饭则由琪姐带我们去吃傣味,味道以酸辣为主。经过去年暑假在成都的那几天历练,我现在对辣有了一定的适应力,静下心来品味一番,还是很好吃的。

吃过晚饭,杨怿和我们告别,搭乘机场大巴去长水机场了,他将乘今天晚上的飞机回北京。丽莎和小鲸将乘明天早上的火车离开,我则是明天晚上的飞机。从1月31日大家集合,到今天杨怿离开,我们的这次滇西南之旅顺利完成。感谢队友们14天来的支持与帮助,期待今后还有机会一起观鸟。


小苏 2015-03-16 10:25
收获这么好,看了很多好东西啊。

绿野知道 2015-03-16 15:19
收获这么好,看了很多好东西啊。么么哒

lzw4586108 2015-03-18 20:01
那个版主神马的必须给斑大人加精华呀

千月星痕 2015-03-18 20:14
lzw4586108:那个版主神马的必须给斑大人加精华呀 (2015-03-18 20:01) 

其实也没啥必要,看一次精华帖还要扣豆子。话说也没什么人看了。。。

千月星痕 2015-03-18 20:15
绿野知道:收获这么好,看了很多好东西啊。么么哒 (2015-03-16 15:19) 

你们当年的海南鳽

千月星痕 2015-03-18 20:15
小苏:收获这么好,看了很多好东西啊。 (2015-03-16 10:25) 

你们也不错啊,苏神版纳都去了,不写点东西?

绿野知道 2015-03-19 09:04
济溪最近怎么了,都没人看吗,这么图文并茂的帖子不看。难道云南的神圣鸟点不吸引人了?
必须加精华

理工树人 2015-03-23 19:01
可怕。。。这样拉仇恨真的好么
(才想起我的游记在文件夹里沉睡了一个多月了)

lzw4586108 2015-03-23 19:22
理工树人:可怕。。。这样拉仇恨真的好么[表情] [表情] [表情] (才想起我的游记在文件夹里沉睡了一个多月了) (2015-03-23 19:01) 

快放出来

理工树人 2015-03-23 19:44
数了下。。。25个新种,不蹲坑亏大了

理工树人 2015-03-23 20:48
lzw4586108:快放出来 (2015-03-23 19:22) 

我这渣渣拿出来怕被乃们笑shi

黄震 2015-03-24 21:38
绿野知道:济溪最近怎么了,都没人看吗,这么图文并茂的帖子不看。难道云南的神圣鸟点不吸引人了?必须加精华 [表情]  (2015-03-19 09:04) 

现在每进一次精华帖扣10个绿豆,有些人HOLD不住啊,
不过放了10天,也看得差不多了,
加个精。

青鸟.cyfobw 2015-03-25 09:17
黄震:现在每进一次精华帖扣10个绿豆,有些人HOLD不住啊,不过放了10天,也看得差不多了,加个精。 (2015-03-24 21:38) 

还有这规定啊,我看看我的豆豆有多少,扣了会给楼主吗

黄震 2015-03-25 10:34
青鸟.cyfobw:还有这规定啊,我看看我的豆豆有多少,扣了会给楼主吗 (2015-03-25 09:17) 

看完回个帖就赚回来了。
扣的绿豆不会给楼主啊,
倒是提醒了,
建议济溪修改下设置,看精华帖扣的绿豆应该直接转给楼主,
现在认真发个精华帖不容易啊。

hoshi 2015-03-27 20:53
好赞啊,比我看的好多了,云南遗憾很多,一定要再去一次!

病夫 2015-04-01 20:13
太棒了,羡慕羡慕。

snowyowl 2015-04-09 20:34
给狗爷点个赞。真希望自己到了大三也能有次这样让人难忘的观鸟之旅。

理工树人 2015-04-15 22:02
hoshi:好赞啊,比我看的好多了,云南遗憾很多,一定要再去一次! (2015-03-27 20:53) 

你这次已经是浪成狗了好么。。。竟然还想推

流枫溪叶 2015-04-27 10:07

山羊 2015-05-07 23:41
我也想去观鸟,可是观鸟的培训都错过了,真可惜

page浏阳河bb 2015-05-21 23:07
看得好感动啊。  又是那条路 旧街子林家铺 the shop of Lin family ~~haha  还有那个当时架起彩虹的瀑布 给了我好多回忆啊······作为一只小小小小菜菜鸟,以后一定再去百花岭~

小蝎子 2015-05-22 19:54
好赞!好多没见过鸟!

shi201130265 2016-04-08 16:47
千月星痕:Day5  2月4日  百花岭(旧街-二台坡-金厂河-温泉瀑布停车场)今天是在百花岭的最后一天,和前天一样,天还没亮,我们就坐车到达了旧街,然后直接开始向二台坡走去。一路上基本没有动静,因为太阳还没升起来,鸟都还没开始活动。到达二台坡的时候,太阳终于露 .. (2015-03-14 21:28) 

好美

熊二 2016-05-20 23:38
虽然不是观鸟爱好者,但是必须顶!加油!

华农绿协 2016-05-26 13:17
一直觉得鸟人棒棒哒

inori_id 2017-04-02 17:39
为将来的云南之行马一发....


查看完整版本: [-- 滇西南观鸟行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336017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