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洗眼】清明西游记 --]

-> 自然生态园 -> 【洗眼】清明西游记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陌上初薰 2015-09-22 14:23

【洗眼】清明西游记

  
   “舞烟眠雨过清明”----晏几道


    想起小时候,清明节踏青和扫墓,我们是整合在一起的。爷爷总会挑个提前的周末,一大家子人往郊外走去。正经的事情,大人安排。小儿无忧,嬉笑成群,采野菜、取井水,都觉欢喜。记忆里总是日照盈盈,甚少体会断魂的纷纷雨,只是被老师要求写作文时,牵强引用。这大概是爷爷所谓习俗背后的经验积累吧。

    而成功避开的经历加深了清明易下雨的印象,于是清明出门,总有些担忧。现实便是我们在这座山里与各种水的形态遭遇过。

    缆车掠过冷杉林,迷蒙中看见山坳里未被春风消融的雪,只盼着有些许运气,能一睹主峰流转四季的积雪;抬眼不见云根,时时溟濛雨,沾染了鬓角,恍若时空被压缩,倏忽白头;一霎惊雷,衔冰吐雹,砸乱原先悠闲的步履,只得垂首疾走;飞瀑入山涧,其声隆隆,又有半途旁逸的水汽,融进雾中,缠绵萦绕,挥之不去……


    [attachment=123397]


    造就这一切的,除开时节的缘故,此间还有重要的地理因素——华西雨屏。得幸此行旅伴的网名恰是“华西雨屏”,方才意识到西岭亦处于邛崃山脉,陡峭的地势阻滞了东来的气流,形成了雨泽充沛的东坡气候。于是 “阴阳界”西边日出东边雨的景观也自可解释了。恰也是这样气候的孕育,才创造了诱使我们经年来此寻花赏鸟的条件。亦是水的各种形态使得山更为灵动,才有“相看两不厌“的境地。是故“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是果,而水的浸润和洗涤是因。

    也正缘于天气,我才意识到我们咬牙横心地一天翻上,一天越下,其实只是在山的同一侧。我们的潜意识里是不是总有一些虚妄的征服欲,用以填补因自身渺小而带来的不安呢?那些呐喊、眺望,甚至所谓的用脚步去丈量,都是表征吧。而我们以花以鸟为媒,试图逐渐了解这个世界,最终能不能找准自己的存在呢?

    “一切都是有机缘的”,我们蹲在“秘密花园”里,旅伴问了我 “大宝”的故事后,发出了类似的感慨。前年初见,过了花期,只有几片叶子,心念着。去年来寻,见环境大改,一惊,但终究在原来的地方见到了盛花。今次又如约而至,似乎群落还略有扩张。想着这个路线这个海拔我们走了能走的地方,只在此处见了零落的几丛,总是觉得寂寥。然而翻过日月坪,走了新的路线,树丛下兀得出现了一大片“大宝”,瞠目结舌。还好,还好,为“开发”所放弃的地方,“大宝”还有一些自在空间,静默地绽放。

    而前年来时盛放的杜鹃兰,这两年来寻却是一年不如一年,现在连叶子都找不见了。未知是被人发现,挖去了;或是附近建设工程破坏了生境;又或许只是因为时机不到,爱而不见。因为没法证实,徒增不安,只能一次一次再来求证。可这些情绪都是从哪来的呢?确实,只是当时不经意的一眼太过惊艳。牵挂着,却再也求之不得了。

    这过程像极了人和人之间的试探和追逐吧。

    也有一眼不如一眼,归于平淡,甚至视若无睹的时候。纳兰性德叹“人生若只如初见“,有其道理。但也许经历千帆过尽的历程,会逐渐清晰真正镌刻进心里的是什么。


    [attachment=123396]


    感谢旧友新知一路相伴,增益颇多。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复言”。

陌上初薰 2015-09-22 14:27
今年清明写的游记一篇 既然被大战被炸回来  还是传播点儿正能量

kefodshen 2015-09-22 14:35

支持正能量

tulip1 2015-09-22 15:15
  该上中秋了

Fireworm 2015-09-22 15:50
中秋国庆
回不了家
已是四年
马上五年

森林都记得 2015-09-22 18:46
好喜欢图片


查看完整版本: [-- 【洗眼】清明西游记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132939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