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那些年武汉种过的行道树 --]

-> 环境保护观察哨 -> 那些年武汉种过的行道树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kefodshen 2015-10-14 14:20

那些年武汉种过的行道树


来源:better  
text:周婧
editor:涂星
photo:李鹏

爱上一座城,因为它有最美的林荫道

沿路伸展的行道树,
是城市中令人心安的存在,
荫盖所至,
仿佛某种可以一直延续的庇护。
然而,林荫的存续尽管寻常到很少被察觉,
却并非理所当然。
就在武汉,就在这三四十年间,
我们头顶习以为常的树荫,已悄然轮回数次。
梧桐老去,换了意杨,意杨老去,又换了梧桐。

又到了“一叶知秋”的时节。武汉也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园林盛会:第十届中国国际园林博览会。
秋日,桐叶落尽,梧桐树枝头就会剩下黄色的绒球,提示它本来的名字:悬铃木。现在大多数人惯称的“法桐”在武汉仍很常见。其中最老的是在1950年代栽种的,那时武汉法桐很少,需要从千里之外的南京引进。

kefodshen 2015-10-14 14:24
六十年前,种下两万棵梧桐

初入华中科技大学校园——老武汉还是习惯叫它“华工”——你也许会在巨大的梧桐矩阵中迷路。
从南二门进去,一路梧桐遮天蔽日,道路间林木密布,再下一个路口、下一个路口面貌依然。这所号称“森林”般的大学
70%的面积都被林木覆盖,楼堂斋舍散落林间,反倒隐然其身。
[attachment=123869]

华科就是全国种植梧桐最多的学校,没有之一。
理工科主导的大学,园区规划都极为方正,五十年代初华科建校,初期规划在校园的主干道两旁选种行道树。
据说梧桐生长最快,根系发达,遮阴效果最好,植被雄伟壮观,于是才有了如今的蔚然大观,足足两万余棵梧桐树。

[attachment=123870]

其实,叫“桐”的植物有很多,它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专业人士很难分得清。华科建筑与城市学院的郭玉老师告诉我,绝大多数我们所见的“梧桐“并非真正的梧桐,而应称之为悬铃木,属于悬铃木科。
所谓梧桐,本来特指中国梧桐,两者属科不同。之所以常常混为一谈,实在是因为叶子太相似。现在一般把常见的一、二、三球悬铃木分别称为美桐、英桐、法桐。

[attachment=123871]

“华科的品种多为二球悬铃木,它并不是自然产生的物种,而是由一球悬铃木和二球悬铃木杂交而成”,郭玉说,它本没有原产地,在欧洲广泛栽培后,上世纪初被法国人带到上海,栽在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一带)作为行道树,就这样以讹传讹得名“法国梧桐”。
真相是大量种植它的是英国人,而中国广泛种植的行道树也多是二球悬铃木。

[attachment=123872]

上世纪80年代,水杉被武汉市定为“市树”,但城市马路两旁的霸主仍是英桐。较之屋顶绿化、草坪绿化,种植行道树是最经济实惠的绿化方式,一旦成荫,降温效果明显。
郭玉按树种的遮阴效果做了一个实验,“银杏、杜英,这些树投影面积不超过4平方米,去掉树本身占的面积,惠及行人的也在1平方米。

[attachment=123873]

其次是香樟、黄山栾,树冠投影面积不超过9平方米,有效遮荫面积约2平方米,相当于2步路。
比较下来,还是宽大的桐叶最为靠谱”。

kefodshen 2015-10-14 14:30

兜兜转转,梧桐树又回来了

悬铃木是武汉城市行道树的主力,但并非唯一。
上世纪中叶,百废待兴,市政府种植的行道树包括枫杨、槐树、垂柳、合欢等几十个品种。
[attachment=123874]

“武汉市地处中部,许多南方和北方的树木都可以栽种,那时很难寻找到一种独一无二的行道树树种。”郭玉说,“选择过程十分复杂,要考虑到当地的生态和土壤,也要确实达到降尘、降噪的效果”。
据记载,武汉大规模种植英桐始于60年代初期,到了70年代进入鼎盛。那时中心城区的行道树主要就是英桐、水杉和池杉,并称“三大件”,其中英桐的比例一度占到80%。
[attachment=123875]

时光流逝,苗木成长为参天大树,这是英桐的缺点日益凸显。每年4月至6月在悬铃木果脱落时会有大量果毛从树上飘落,同时新生的雄花絮也会散落大量花粉,一旦遇上大风,就会满城飞絮。
这些飞絮使人皮肤过敏,吸入鼻腔后还会刺激黏膜,一时间,市民怨声载道。于是,市政府一度批量砍伐悬铃木,至90年代英桐逐渐淡出视野。
[attachment=123876]

取而代之的是生长最快、易存活的意杨。据市园林局数据,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1.9万株意杨在武汉落地生根,大多栽种在徐东大街、沿江大道和黄埔大街周边道路上。
在郭玉看来,十全十美的行道树种是不存在的。
[attachment=123877]

意杨平均树龄只有20-30年,超龄服役的意杨普遍会树干空洞、根系不牢,刮大风易倒,枝断易伤人。
2010年,这批意杨年届三十,该功成身退了。命运轮回,和当年的英桐一样,它们被一一放倒,锯成一段一段,等待装车运走。
[attachment=123878]

这种情景当时频频出现在媒体报道中,老武汉们不禁怀念起英桐的好处来,慢慢的,悬铃木又重新开始被人们接纳。
截止2014年,英桐在7个中心城区保有量达29万株,再次成为三镇街头的领衔行道树。

kefodshen 2015-10-14 14:35


梧桐树的新麻烦

悬铃木适应性超强,但它仍然在城市生态新格局中面临挑战。
最近两三年,市中心每年都补种近百株行道树,其中一部分是生老病死自然更新,一部分则与意外伤害有关,特别是机动车的剧增,更是加大了行道树横遭车祸的概率。
[attachment=123879]

至于一直让市民头疼的悬铃木飘絮问题,则在近十年内有所改良。“通过改良树种的方法应该有望解决这一难题。”包满珠是华中农业大学园艺林学学院院长,华农科研小组从1993年就开始致力于悬铃木果实研究。
[attachment=123880]

悬铃木无球果技术俗称植物“绝育手术”:经过辐射、浸种、选芽后,再利用辐射,让树种基因变异,使其染色体发生遗传改良,又通过嫁接手段等形成生长旺盛、枝条粗壮、叶形大、肉质厚的梧桐树。
[attachment=123881]

“经过这几年的反复研究,‘华农一号’是效果最好的品种,基本不结果实。”包满珠说,“但也会存在一些问题。
大树截干后,主干留下大量创面,容易被病虫害侵入,加之树干外侧新嫁接的芽体快速生长,使得整个植株极易在树干中间产生空洞,遇大风雨天气就容易倒伏。”
[attachment=123882]

目前市内大部分路段的悬铃木仍采用修剪法避免飞絮,然而在一些路段拥堵修剪树枝非常困难,园林工人需要抱着新树不停旋转角度,才能既不与地下管线挡板冲突,又让新树站稳脚跟。
“种树还得护树。”郭玉说,“任何一棵树,都要对根部做好养护,根系结实了,枝叶才繁茂”。

kefodshen 2015-10-14 14:40

对话:草木有本心

better:目前华科的悬铃木是如何维护的?
郭玉(华科大景观系讲师):它生长很快,会有一些虫害、偏冠现象,所以容易出现倒伏。我们在夏季修剪枝叶,控制树生长的大小,往树干里浇水泥堵住虫眼。但我个人认为这个方法治标不治本,正确的做法是给树打药彻底杀虫。
秋天采用清扫、堆积、粉碎,最后做成肥料重新滋养土地。进入冬天要将树干刷白,也是为了防虫害。每年学校光维护悬铃木就要花费30多万。
[attachment=123883]

better:由此来看武汉市在维护行道树上仍需要花很大力气。
郭玉:没错,需要经常修剪,我们常常看见工人无法上树修剪,拥挤路段也不能借助吊车作业,行道树处境实在有点尴尬。
近两年又在广泛栽种樟树,樟树四季常绿,对于美化冬季环境有益,而且很少有病虫害,便于管理维护,生长速度不算太快,修剪工作量也不重。
从英桐到水杉再到意杨,城市行道树一直处在树种选择的过程中,还有十分漫长的路要走。
[attachment=123884]

better:武汉从承办园博会以来,一直倡导绿色生活,具体呈现在城市绿化上有哪些变化?
郭玉:你不觉得武汉的树变得更多样化了么?在台北一路上,种满了青桐;在硚口崇仁路那边,重阳木是主打;惠济路解放公园至香港路段,又换成了国槐唱主角。
政府是希望让城市景观树更加多样化,不只是行道树,行道树下的花灌木,还有道路的绿化带,都能起到点缀城市景观的作用。
[attachment=123885]

better:但也有人会质疑为何武汉的林荫大道这么少?
郭玉:这大概就是城市发展与生态环境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就像悬铃木天生就飘絮一样,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过多的人为干涉,草木有本心,截枝嫁接的遂了人的意愿,那些新枝,仿佛抱养的孩子,总也长不大,像一个很不协调的离异家庭。
凡事要讲究个度,适当的修剪是好的,法国凯旋门附近的大道,就把悬铃木修剪成方形。目前靠近和平公园的和平大道两旁,悬铃木也修剪成方形,就是仿照凯旋门大道装饰的,好看。
[attachment=123886]

better:武汉哪里的悬铃木最好看?
郭玉:如果要感受它的魅力,我认为还是在南京。
1925年南京筹建中山陵,在中山大道和陵园路两旁栽种的行道树全是二球悬铃木,当时南京全城就植有20万棵。
解放后,南京城焕然一新,马路旁、庭院里、湖畔边无不栽种。建国十周年后,朝鲜还曾派代表团到南京来专门考察和学习悬铃木的栽培技术。
不过悬铃木开花不常见,以前在武汉植物园里的悬铃木开白色的花,但近几年却不开了,我们华科有几株悬铃木每年还在开花,算是很少见的了。

行澈荆楚 2015-10-15 11:08
小编是植物小白,有这种文章,给赞一个,嘎嘎


查看完整版本: [-- 那些年武汉种过的行道树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122230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