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环评权下放遭遇大考验 --]

-> 环境保护观察哨 -> 环评权下放遭遇大考验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秋叶的静美 2016-01-05 16:57

环评权下放遭遇大考验

 2015年3月,环保部将一批建设项目环评审批权下放至省,这是史上历次环评权下放力度最大的一次。几个月后,环保部遭遇尴尬。

  在环评权下放最后节点,环保部环评中心否决了山西省两个低热值煤发电项目——中煤平朔、华润电力低热值煤项目。然而,随后拥有了环评审批权的山西省环保厅,不仅将上述两个刚被否决的项目通过环评,还于七个月内共批复了23个同类型项目。
  环评全称环境影响评价,是指环保部门和环评机构在项目规划初期对其今后的环境影响进行预测和评估,并提出预防措施。一个建设项目能否通过政府各级部门审批,环评拥有一票否决权  也就是说,低热值煤发电项目究竟对大气、水、土壤污染几何,环保部门守土有责。如果污染环境,并且缺乏有效补救措施,对于这样的项目就不应放行。
  在此问题上,环保部和山西省环保厅交出了相反的答卷。
  日前,环保部环评中心参与山西低热值煤项目审批的人士接受财新记者采访,详述了环保部当初否决上述项目的理由。

  该人士指出利用煤矸石等低热值煤发电,在技术上达到超低污染物排放,目前还未有先例。考虑到华北地区空气污染严重的现实以及项目所在的山西省的环境容量,上述项目不宜建设。
  山西省显然更愿意从经济发展角度强调其项目上马的合理性。山西省官方多年来一直在推动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此类项目近年在省内呈“跑步前进”状况。但因为环保部对此类项目持审慎态度,当地多年未能真正实现项目大量上马。当地显然将环评权下放当成了机会。  “这一原意为简政放权、提高效率的举措如今变成了各省,尤其是高度依赖煤炭发展的省份,力保地方GDP增长的不二法门。”一位受访专家如是评价。
  受访专家担忧的问题还有,低热值煤电厂未来的环境问题不容回避。技术难题仍然未解,因此这些上马电厂极有可能成为以低热值煤电厂为幌子的普通煤电厂。此外,日益过剩的煤电产能也需面对。
环保投出反对票

  环保部环评中心否决中煤平朔、华润电力低热值煤项目,最主要的原因是当地环境容量不够。当地本来就已经空气质量超标,再上低热值煤项目,会致污染叠加。  在否定华润电力项目时,环保部的批复意见——项目所在区域宁武县2014年可吸入颗粒物(PM10)、细颗粒物(PM2.5)、总悬浮颗粒物(TSP)日平均浓度超标。预测表明,叠加本工程建设,并考虑替代城区冬季采暖锅炉,对煤堆场采取防尘抑尘措施后,环境空气质量仍不能满足相应功能区要求。
  同样在否定中煤平朔项目时,环保部认为该项目处于晋北地区燃煤电站布局集中,大气环境质量超标比较严重。

  根据《山西省低热值煤发电“十二五”专项规划》该区域将新增一批包括本工程在内的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根据规划环评意见,其规模超出了环境容量和水资源承载力。
  此外,环保部批复称,中煤平朔的项目采用工程燃用低热值煤,灰分53.15%,硫分1.81%,报告书提出的综合除尘效率99.99%、脱硫效率99.96%的技术可靠性和经济可行性论证不足  接受财新记者采访的环保部环评中心有关人士对上述两个批复进行了进一步解释。
  首先是锅炉负荷变大。煤矸石用来发电,热效率低、燃烧量大、灰分大,所以在脱硫除尘时,较之普通燃煤,负荷更高,“所以要达到当前超低排放的标准,更加困难。”
  其次是环境问题。业内专家指出, 煤矸石的特点是灰分高、硫分高,燃烧后热效率低,烟尘浓度高,致使烟尘与二氧化硫排放量高,污染环境。
  目前由于中国空气污染严重,新上发电项目普遍要求超低排放。前述环评中心人士坦言,对于低热值煤发电厂,能否稳定达到超低排放标准,目前还没有先例。
  “所以环保部在审批的时候就比较慎重,(和省厅相比)尺度掌握就差在这儿了。”他说,“这有技术上的考虑,有没有先例,证明新技术能保障达到超低排放?等有了先例,其他再上也来得及,也不差这一两年的时间。”
  在煤形成的过程中,煤层中的夹矸及顶、底板岩石中或多或少都会含有一定量的碳元素,有碳氢元素就会有发热量,区别只是高低不同。因此按照发热量大小,可以将煤炭分为高、中、低热值煤。
[attachment=125273]

  低热值煤包括煤矸石、煤泥、洗中煤等。山西省此次上马诸多低热值煤电厂,主要以煤矸石为原料。
  前述环保部环评中心人士告诉财新记者,煤矸石发电,确实有减少占地、处理固废的好处。“但现在整个华北地区没有环境容量,要上新项目,必须要达到超低排放标准,同时还要区域减排。所以审批还是慎重为好。”
  但他也认为,现在地方政府负责环境质量,如果当地在淘汰落后产能方面力度大,给新增电厂腾出容量,也是可以的。“因此从环保部角度来讲,很难就批了多少项目去问责,关键看环境质量能否改善。”

杀鸡儆猴失败
  环保部环评中心有关人士还指出,环保部于2015年3月16日正式宣布火电等项目环评审批权下放至省,在三四月份,环保部抓住最后的审批机会,接连否决了中煤平朔和华润电力的两个低热值煤发电项目,目的很明确,就是杀鸡儆猴。
  “我们就怕部里面通过了一个,下面跟着‘咔嚓’通过一大批,就是怕落下这样的话柄。”前述人士告诉财新记者。
  显然,环保部此次“杀鸡”并没能“儆猴”。“现在可好,一下子全批准了。”前述人士无奈道。
  低热值煤发电厂大跃进,是2015年全国火电项目大量上马的缩影。2014年年末以来,多省为煤电项目大开绿灯。
  根据环保部门官网信息统计,2015年前九个月,有155个、共计1.23亿千瓦的燃煤电厂已受理或通过审批,装机量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山西、新疆和内蒙古。这一数字已经接近2012年至2014年煤电环评批复煤电项目总量的近八成。

  包括低热值煤电上马在内的中国2015年火电大跃进,在政策上主要源于本届政府的两次简政放权。2014年11月,国务院发布政府核准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将火电站审批权下放至省。2015年3月,火电站的环评审批权也下放至省。  但将火电审批权下放,从一开始就引起争议。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周大地告诉财新记者,虽然中国之前制定过电力规划,但现在经济和能源形势已经发生重大变化,所以火电审批权下放后,出现两个问题:一是各省对全国情况不了解,调整不及时;二是各省审批电力项目的能力不够,“电力审核需要很多技术性条件,不是办公室里有两三个人就能随便决定的。”
  周大地称,电力项目的审核,需要很多技术性的条件,“下放权限需要有很好的能力建设,不是扔下去就行了。现在各地确实出现了在建规模过大的现象,而且还有互相比赛的问题。”
  针对火电大跃进现象,2015年11月26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专门印发《关于做好电力项目核准权限下放后规划建设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区电力规划要在国家五年电力发展规划下制定,并强调核准权下放后,“权力与责任同步下放、调控与监管同步强化”。
  周大地认为,此文件下发当然是一个好的努力,“但是否足够?我认为还需要进一步把这个问题讲深讲透。”
山西的煤电冲动
  近年,山西省官方一直试图通过上火电项目为煤矸石找出路。早在2013年,就有大批项目拿到当地发改部门的路条,然而,这些项目在环保部却迟迟无法过关。
  中国是煤炭生产大国,伴随煤矿开采而产生的低热值煤也数量巨大。每年产生可用于发电的煤矸石、煤泥、洗中煤等超过3亿吨,而已建成的低热值煤发电机组,每年仅可消耗1亿多吨,尚有现存和每年新增的2亿吨未有效利用。
  初步统计,全国煤矸石、煤泥占用土地已达1.3万公顷以上。
  此外,煤矸石、煤泥长期在矿区堆存,容易自燃并释放有害气体,污染空气,经过雨水淋溶,也会污染水体和土壤。
  为此,2011年11月,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促进低热值煤发电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开始鼓励低热值煤发电项目。
  2013年6月,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同意委托山西省核准低热值煤发电项目的函》,委托山西省负责“十二五”低热值煤发电项目规划布局及核准工作,限定其可建设装机规模为1920万千瓦。这是1949年以来,国家首次把能源项目核准权限委托给省级政府。
  山西省政府对此热切欢迎。“这是国家行政审批制度的重大改革,也是电力项目核准有史以来最大容量的委托授权。”当地官方媒体如此评述此事。山西省专门成立推进低热值煤发电项目工作领导组,组长由分管副省长担任。
  很快,自2013年10月末,先后数批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拿到山西省发改委路条。山西省为此出台一系列支持文件,用于“多快好省”地为企业发放路条——如项目申请报告经省发改委10个工作日内初审后,各专业组要在10个工作日内完成并联审核。项目单位签署承诺书后,省发改委需要10个工作日内出具核准文件,同时报送国家发改委、环保部等相关部门。
  以中煤平朔集团为例。据《经济日报》报道,该企业2009年上报过一项低热值煤发电项目,直到2013年才得到国家能源局批复,历时三年多。而审批权下放至省后,四个多月就拿到同意批复,减少了54个审批环节。
  或许,让山西官方感到不痛快的是,2015年3月环评权下放至省,环保部却在最后关头以“警示样本”否决其中两个项目。

环境危机待观察
  22个新上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未来会给山西省当地带来何种环境影响?这是目前外界最关注的问题。

  山西省环保厅的有关项目环评批复,却对环保部之前提出的环境担忧只字不提。山西省环保厅给出的批复中,多数有如下字句:“在严格落实《报告书》提出的各项生态保护和污染防治措施后,工程建设运营对环境的不利影响能够得到减缓和控制。污染物排放能够达到省府晋政办发〔2014〕62号规定的超低排放标准要求,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符合总量控制指标要求。”  环保组织“广州绿网”在2015年10月赴山西实地探访这批刚刚通过环评的低热值煤项目,发现多数已经开工。
  资深电力专家、原电力工业部规划计划司司长王信茂向财新记者表达了他的担忧,这些低热值煤发电项目,运行后是否真的能保证烧的是低热值煤?
  毕竟,各地已经有了很多号称生物质发电项目、实则偷烧好煤的先例。会不会这些企业趁鼓励低热值煤发电项目的政策,拿到路条,开工后再暗地里掺烧好煤?
  财新记者发现,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调查过24家低热值煤发电企业,其中有9家亏损,盈利者主要靠资源综合利用优惠退税,一些电厂确实有全部使用原煤的情况,而且存在超标排放大气污染物的情况。
  低热值煤的特性,注定了企业在未来会面临锅炉负荷高、污染物排放浓度高这些难题。同时,中国电力相对过剩的现状,是摆在企业面前的另一条荆棘路。
  自国家能源局2015年7月发布《2015年上半年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情况》以来,由一系列统计数字引发的关于煤电产能过剩的讨论已经愈演愈烈,业内专家频频发声以警示问题的严重性。
  从能源局公布的统计结果看,火电设备的平均利用小时数已从2014年让业界瞠目的“自1978年以来的最低值”4706小时,进一步缩减到了2015年上半年的2158小时及2015年前三季度的3247小时。
  在火电设备的平均利用小时数已屡创新低的情况下,潜在火(煤)电装机容量却不降反升。
  华北电力大学副教授袁家海从事电力规划研究,他在2015年11月发布最新研究报告中称,按照“十三五”电力需求增速3.5%-4.9%的范围,考虑国家已经明确的非化石能源发展目标,2020年全国煤电装机合理规模应为8.6亿千瓦-9.6亿千瓦。
  但是,如果截至2015年9月环评(拟)审批煤电项目在“十三五”期间全部投产,届时中国煤电过剩装机量将达2亿千瓦。

  电力外送大省山西最为严重,过剩规模超过2100万千瓦、造成投资浪费约735亿元,新疆有1550万千瓦的过剩规模、造成投资浪费约542亿元。
  国家能源局规划司规划处处长何永健不久前就煤电装机调控问题指出,如果“十三五”电力规划不对煤电进行合理调控,2020年煤电装机可能会超过中国长远所需要的煤电总装机峰值,也即意味着煤电机组会永久过剩
  周大地近期在一次公开发言中称“中国应尽快停建、缓建火电。特别是近三年,可以说一个不建都没有问题,大家日子过得更好。”




秋叶的静美 2016-01-05 17:00
原文链接  http://weekly.caixin.com/2016-01-01/100895184_all.html#page2

权限下放惹出诸多麻烦,更何况是产煤大省呢
之前去环保厅的时候,里面的人真的是趾高气昂呢

风花雪月 2016-01-05 19:16
放权
还能见到蓝天吗?

黄震 2016-01-06 13:10
不只环保部,国务院一声令下,XX各部门都一起下方审批权限、简化行政审批程序,
说白了还是经济优先嘛,尤其在现在经济形势下行,经济结构转型改革还得从长计议的时候。

秋叶的静美 2016-01-07 08:59
黄震:不只环保部,国务院一声令下,XX各部门都一起下方审批权限、简化行政审批程序,说白了还是经济优先嘛,尤其在现在经济形势下行,经济结构转型改革还得从长计议的时候。 (2016-01-06 13:10) 

其实我还是不明白为啥环评的权力要下放

doublehuan 2016-01-08 14:57
真是利益摆面前大于一切啊   节能减排的目标遥遥无期 当代享受  后代当吸尘器了

黄震 2016-01-12 16:57
秋叶的静美:其实我还是不明白为啥环评的权力要下放[表情] (2016-01-07 08:59) 

http://home.gsean.org/apps.php?q=group&a=read&cyid=448&tid=113712&page=1#tpc
可参考此篇,基本理得比较清楚。

树上的草 2016-01-24 21:01
放有不适,不放也有不适,看来我们要走的路有很长啊。


查看完整版本: [-- 环评权下放遭遇大考验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118628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