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纪念长安野人(模仿《纪念刘和珍君》前五段) --]

-> 济溪老友草堂 -> 纪念长安野人(模仿《纪念刘和珍君》前五段)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kefodshen 2008-10-18 17:51

纪念长安野人(模仿《纪念刘和珍君》前五段)


    公元纪年两千零八年十月十八日,也就是今天,我在寝室浏览湘元的帖子,看见长安野人的回复,道:“松鼠,加个班,也写点东西吧。”我说,武汉的那次CEF,很多细节都已经模糊了,只记得你在星湖园唾沫横飞了……他说,也好,就写这个吧。
    认识长安野人,始于武汉论坛开始前,当时关于此人如何恐怖的说法已是不绝于耳。然后来的事实完全相反。我也觉得是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也许会有些夸张,但为了艺术的需要,大抵只能如此。如果我真的能还原人物形象,我也不用在大学混了。
    可我觉得好像要说的太多,我只觉得无从下笔。这位个性男不得不说的故事数不胜数,想起来就呼吸困难,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我已经出离抓狂了。我深深体会到描述一个人是多么痛苦。


    真的水王,敢于贴不好写的帖子,敢于正视一位难以描述的个性男。这种水的境界需要修炼多久?然而造化已经为我安了一顶“水王”的帽子,让我挣脱不得。我不知道,何时才有个尽头,能听到公正的一句:其实,他不水。
    既然还在济溪上混,那么还是要写下去。认识长安野人已有一年多了,我也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因为环保认识的青年中,长安野人是比较老的一个,也是比较个性的一个。八卦、间谍、婚介,无所不能。以至于我常常踌躇,对于这么一个人,是该汗死呢,还是尊敬呢?
    此人姓名第一次听闻,是在武汉论坛筹委的口中——如何大牌,如何严酷,描述的甚是恐怖。而照片,则是在济溪论坛——金刚努目,不怒自威,吓煞旁人,当为雨吻花横空出世前论坛上最吓人的照片。而第一次见面,则是CEF正式开幕前一天,当时说“证件”已到武汉,让我去看看。到了星湖园的那个房间,甚是忐忑,打开门,认识的几个,是武汉高校环保社团的一帮人,而墙角那站着一个白色衬衣男,正唾沫横飞,不知道在吹什么牛的,和照片上的野人长相颇为相似,令人大吃一惊——这就是传说中的长安野人?
    然而事实是不用怀疑的,这个嚷嚷着撤消志愿者接站要他们在宾馆吹冷气的小年轻,就是长安野人。
 

    论坛结束后,更多的就是网上交流。才知野人在北京工作,生活上也并非地主老财:馒头是绿的,户口是黑的,后来因仗义执言,被某胖子纠缠甚久。社会上的东西,虽然已有一些心理准备,然后我还不料,竟有人下作到某胖子这地步,而表面还如此光鲜。
    后来野人就离开北京了。一时也是众说纷纭,有说他去开餐馆的,有说他去卖水果的。不由叹息,大好青年,就此归隐?
    但接下来就有说法,野人是遭驱逐出境的。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野人其实是石猴转世。
    事实,已使我叹息不已;流言,尤其荒诞不经。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我懂得“嫁人不嫁环保郎”的缘由了。环保啊,环保啊!一起时我们是朋友,离开环保后我们又是什么?


  但是,我还有话要说。
  论坛结束后,更多的是在网络交流了。不久济溪现一帖,确切的标题,已是忘却了,“烧烤晚会”四个字,却一直刻骨铭心。当时只见郑总回复曰“完了,全完了”,甚是好奇,于是重金买下该帖,然看后,很是失望:照片上不过是一群人,围着一张桌子,桌子上一堆烧烤和残骸而已。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就是“腐败”了。
  是的,长安野人确确实实腐败了,这是真的,有照片为证;还有一群人陪同着腐败了,有照片为证;只有那个手持相机的人逃过了一劫。半夜三更,一群人在阴森森的环境下烧烤,这是怎样一幅诡异的画面啊!福尔摩斯的侦探故事,林正英系列的恐怖片,怕是也比不上了。
    但是长安野人居然还敢回帖:我是在讨论工作……

长安野人 2008-10-18 17:55
哈哈哈,牛人呀,真的大才子,你不给CEF多写点东西真是屈才了!

籁谧雨竹 2008-10-18 17:57
“当为雨吻花横空出世前论坛上最吓人的照片”


他们都有这么恐怖????!!!!

籁谧雨竹 2008-10-18 18:00
怎么说呢,对于长安野人,我了解不多,算不上认识,只是在内心中有一种敬佩感外加PA他。

湘元 2008-10-18 18:01
哈哈哈……爆笑!真像我说的,文字功底不浅啊……

华农高山 2008-10-18 18:01
松树很好很强大!貌似我没有说过你水。

籁谧雨竹 2008-10-18 18:07
“纪念”是不是用的不合理啊?能否解释一下呢?

风声之度 2008-10-18 18:13
靠,松鼠你这家伙~~

长安野人 2008-10-18 18:21
引用第6楼籁谧雨竹于2008-10-18 18:07发表的:“纪念”是不是用的不合理啊?能否解释一下呢?


刚才还在和松鼠探讨,应该用“悼念”,或者“缅怀”

陌上初薰 2008-10-18 18:21
嘿嘿~~~小松我一直觉得你对你有感觉的东东写的都很不错~~
看来你对野人还是很有感觉的
那个,有部分信息的真实性还是要好好考究一下嘛~~~

禹舒 2008-10-18 18:27
我才发现松树你这么能写,不多给我写点怎么对得起大家给你的夸奖啊?

籁谧雨竹 2008-10-18 18:41
引用第8楼长安野人于2008-10-18 18:21发表的:刚才还在和松鼠探讨,应该用“悼念”,或者“缅怀”
算了,这两个还不如“纪念”呢!你们真能搞!!

风声之度 2008-10-18 19:25
呵呵,松鼠啊,有才~

冷素心 2008-10-18 20:23
断断续续地又读了《纪念刘和珍君》的模仿版《纪念长安野人》,不由心生许多感慨。

我感慨这作者之疯、之狂、之其趣无穷。

近些年,诸多奇怪现象层出不穷,并随着网络的发展而泛滥成灾。

想注册济溪早日,因着在一打油诗帖中发现了这些奇怪现象的源头,那时我年幼无知,加之涉世未深,不能辨出其为“松鼠”。 现在想来,实属少见多怪,世间之事林林总总,难以详尽。

松鼠最近很是兴奋。虽然在众人面前自称是地道的“水王”,但他其实是一个水宫当家的。最近他又成功地创作出这有独特视角的《纪念长安野人》,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传说中的长安野人,人们也不曾了解,只在往年的旧帖子中知道一丁点,这野人其实一直深藏济溪,其涉及事件,小到间谍,大到婚介,无所不能。

由于大伙对“野人”这二字的热衷,一些学者对“松鼠”二字似乎也热情高涨起来。

现在很少有人这么认真仔细的去模仿《纪念刘和珍君》了。这水宫的当家,松鼠实是当之无愧了。



PS:就写到这吧,我怕被群殴

kefodshen 2008-10-18 20:24
引用第9楼陌上初薰于2008-10-18 18:21发表的:那个,有部分信息的真实性还是要好好考究一下嘛~~~


原文已提到:
“我也觉得是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也许会有些夸张,但为了艺术的需要,大抵只能如此。如果我真的能还原人物形象,我也不用在大学混了。”

kefodshen 2008-10-18 20:36
五  

benben 2008-10-18 20:38
松鼠老人家,我只想说三个字:佩服你····

kefodshen 2008-10-18 21:23
引用第10楼禹舒于2008-10-18 18:27发表的:我才发现松树你这么能写,不多给我写点怎么对得起大家给你的夸奖啊?


不是能写,只是捣蛋的时候特别有劲,有灵感;
一干正事,就不行了……

漂流的菠萝 2008-10-18 21:50
真的很厉害,文字功底真好

骆驼祥子 2008-10-18 21:58
野人!一个让人发抖的名字!当我第一次听说的时候,不过我也给自己取了一个外号'旗山野人'感觉怎么样

自然人 2008-10-18 23:26
看来还是你应该去教语文的。 [s:71]

小包子 2008-10-19 01:26
松鼠,野人的形象本是如此的“光辉”

在你的笔下却被写得像个活人一样,有时间教教我,我给你绿豆做酬劳。

kefodshen 2008-10-19 04:09
引用第21楼小包子于2008-10-19 01:26发表的 : 松鼠,野人的形象本是如此的“光辉” 在你的笔下却被写得像个活人一样,有时间教教我,我给你绿豆做酬劳。


晕,什么叫像个活人?

我只是写了很多别人不敢写的而已

籁谧雨竹 2008-10-19 11:40
引用第20楼自然人于2008-10-18 23:26发表的:看来还是你应该去教语文的。 [表情]

你做老师,非要拉着别人也去做老师哈.

一臣寺 2009-11-21 00:21
松鼠大哥,我服你了

冷素心 2010-06-10 16:12
野人,你翻我一个旧帖,我翻你一个,公平合理吧O(∩_∩)O哈哈~
何况这贴实在不错

被封印的左手 2010-06-10 16:31
松鼠上辈子是裁缝 完毕

米可 2010-06-10 16:43
实在是强悍的文字功底,佩服啊

囚木 2011-02-23 18:35
洪水啊

schelling 2011-05-29 15:21
观摩到这张帖子了   对长安野人有所了解了   哈哈哈哈~~~还是留个脚印吧~~~~~


查看完整版本: [-- 纪念长安野人(模仿《纪念刘和珍君》前五段)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193647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