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分享】第三世界网络报道:对于坎昆,我们该期待些什么 :一些关键问题 --]

-> 三国·智中美印学生清洁能源竞赛 -> 【分享】第三世界网络报道:对于坎昆,我们该期待些什么 :一些关键问题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片木 2010-12-28 22:41

【分享】第三世界网络报道:对于坎昆,我们该期待些什么 :一些关键问题

对于坎昆会议,我想所有关心环境的人都有所耳闻,可能有很多的人还是不知道气候变化究竟是什么,也不理解国家每天谈都在谈什么,第三世界网络将坎昆会议每日的新闻选择一部分翻译成为中文,这里就这些报道发布,对于广大青年人来说也许不能理解,但是,多看一看总是好的。也便于在发出各个团队的总结之后,从中发现我们能做的到底是什么。今天是第一篇:

对于坎昆,我们该期待什么:一些关键问题

      11月28日坎昆,(*Martin Khor)继一年前混乱的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之后,2010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气候大会在墨西哥坎昆举行。尤其是相比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前夕而言,对这次会议期望不高。这样的情况也许好坏各半。去年的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事前被大肆宣传,并被寄予厚望,以至于因最终缺少约束力的协议和对过程、文本的整日争斗近乎使之成为一场灾难。
       没人会期待今年这次在坎昆海滨胜地气候会议上达成什么意义重大的承诺,以削减温室气体排放或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援助。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坎昆气候会议没有达成重要决定,也不会被视为灾难,而会被看作的多边制度不能应对这种挑战。且明年将会要求该制度做出更多的努力。
        会议结束时的氛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各类事件,尤其是部长级会议和国家首脑出席的方式应采取透明的包容的方式进行组织,不出现哥本哈根会议的意外。这样,即使没有显著的成果,坎昆也将以开展工作的良好愿望结束。
       哥本哈根会议最后几天进行的以排外的高级别、小团体方法选择政治领袖与包容式的多边谈判的方式是冲突的,且该做法招致会议在混乱中结束。尝试重复(或改变异)这个过程(至少可以说)是不明智的。
        第一周希望就缔约方驱动的8月13日文本和天津对该文本的修正展开艰苦谈判,很重要。需要在缔约方自己驱动下形成包容的、透明程序,即便这会耗费时间,投入是值得的。试图通过有待商榷的或不透明的方法或缩短这个过程也会适得其反,引起争斗,反而会浪费更多的时间,以致损害了善意和信心。
期待降低
       另一方面,降低对会议的期待表明气候变化在一年之间在世界政治议程上降低得是何等之多。而且这的确很糟,因为气候问题已经变得更为严重。
       2010年已经在向1998年保持的最热年份的记录发起挑战,今年发生了太多的自然灾害,其中一些与气候变化有关像巴基斯坦的灾难性洪水。
       其他事件,尤其是西欧不断扩散的金融危机和美国在经济增长下的高失业率引起了发达国家政界和公众的关注。气候怀疑论者以质疑科学,政治家以厌恶气候行动发起的反击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众情绪。
        也因为相关问题表现得比预期的更为困难和复杂,达成全球气候变化协议的机会近乎渺茫。当问题变得棘手时,大多数的政治家倾向对此丧失兴趣,像其他人一样,他们也不想与失败相联。谈判中有很多问题,同样也会再次出现在坎昆会议中。应对气候变化的这种需要的确迫在眉睫,然而,同样需要的还有获得成功结果的耐心。

全球气候监管制度的形态和命运

        主要问题是美国当局不能做出有意义的承诺,充分实现减排,因为目前而言,显而易见国会不会接受一个全面的气候法案。
         这使得其他发展中国家不愿坚定自己的承诺,甚至不愿保留现存的管理制度。很多国家仍对2013年开始的《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本国减排量,单独或集体目标上拖拖拉拉。
         更糟糕的是,俄罗斯和日本公开表示他们不想继续留在《京都议定书》,因为美国没有加入,而且主要的发展中国家也没有加入那些有约束力的条款。日本共同通讯社在坎昆会议前夕发布一篇报道让人无比沮丧,其标题为:日本将反对《京都议定书》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大会延续《京都议定书》。新闻中引用了一位副部长兼高级气候谈判员的话,其称日本将反对在2012年以后继续《京都议定书》,即使这意味着将在联合国中孤立自己。
        其他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也勉强或不愿意对《京都议定书》的第二承诺期做出承诺。剩下的欧盟称也希望转到一个新的体制之下,但如果其他成员国愿意,欧盟也愿意继续保留《京都议定书》。只有挪威坚定地支持《京都议定书》的第二承诺期。
        《京都议定书》之下,除美国外的发达国家均有具法律约束力的减排目标,废止它,是发展中国家不能接受的。他们希望发达国家依据《京都议定书》,到2020年(与1990年相比)集体减排不少于40%,同时每个国家都要做到充分减排。这些数字必须重新计算,使之与77国集团和中国提议的2013—2017第二承诺期的要求一致。
         但由于根据公约美国并非《京都议定书》的缔约方,它应该在减缓上做出与其他发达国家“具可比性的努力”。巴厘岛行动计划的Para 1b (i)即是为此而制定的。
          以下是在巴厘关于减缓达成的全面共识重要部分:(1)《京都议定书》附件I缔约方应该在第二期中做出充分承诺,保证集体和单独减排目标符合科学的要求。(2)美国将依照Para 1b(i)在公约中做出自己具可比性的承诺。且(3)发展中国家应该依靠资金和技术支持加强减缓行动,且两者都是可衡量、可报告、可核实 (MRV)
          现在,这三项巴厘共识正以惊人的速度解体。《京都议定书》正面临致命的危险,因为其附件I缔约方已表现出明显的“弃船”征兆。他们寻找的新工具远不如前。这个(新工具)就是美国一直主张的自愿减排承诺制度,在这个制度下每一个发达国家自己制定减排目标。
          在这个体制之下,将不会根据科学的要求设定总体减排目标。也没有机制来审查个别或总体的承诺,要求缔约方对其做出修改以保证达到足够的水平。柔和的纪律是将定期检查,看缔约方是否达到了其承诺目标,但不会审查其承诺是否充分。
         对附件I减排气候制度的模式——京都议定书模式下对总体和个体减排的约束模式与自愿减排承诺制度——曾发生较大争斗,十分间接,后开始针对备受关注的问题,激烈争论,继而公开。在巴厘岛气候会议接受了第一种模式,但哥本哈根会议前期,在2009年的很多会议中该制度不断遭到挑战。当美国主导的自愿减排承诺制度首次占据上风,《哥本哈根协议》的Para 4似乎坚定主张自愿减排承诺制度时,哥本哈根会议上争斗达到顶点。
        然而,当帮助产生《哥本哈根协议》的发展中国家重申他们需要京都议定书继续第二承诺期,同时需要一个与总体和个体承诺的约束制度相当的,确保与符合科学的减排制度时,两种模式之争的力量平衡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恢复。欧盟表示它也想保留约束制度,这一点是重要的,因为欧盟是该制度的主要构造者同时也是制度的领导者。对于这些缔方,《哥本哈根协议》的para 4和约束制度是互补的,而非矛盾的。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保留对附件I缔约方约束制度是试金石,也成为能够证明那些最主要排放责任国家是否对一再声称的对气候变化起领导作用国家的一个决定性试验。如果发达国家他们在减缓气候变化承诺方面从建立在充分努力基础上的约束制度降低到无充分性审查的自愿减排承诺度,就等于放弃了领导地位,并在可能是在最坏的时刻——不断有科学和经验证明气候问题的严峻,转向了一个无管制的制度。
减排的灾难性预测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顶级气候专家在报告中显示这种自愿减排制度有多离谱。取代到2020年要求减排至少较1990年水平低25-40%(或如发展中国家要求多于40%),与此要求的目标相反,不好的情况下,发达国家的实际上将增加6%的排放量(基于在承诺的最小值和利用现有漏洞),如果情况好(基于承诺的最大值和未利用现有漏洞)仅仅将减排16%。这一计算是以《哥本哈根协议》中发达国家的承诺为基础。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报告,这些承诺加上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公布的数字,表明世界正迈向全球温度在本世纪�上升2.5-5摄氏度。这与1.5或2摄氏度的安全阈值相去甚远,是个灾难性处方。
       2005年全球排放水平约为45千兆公吨的二氧化碳当量(也就是说450亿公吨),而在2009年估计为48千兆公吨。如果一切照旧,到2020年将升至56千兆公吨,也就走上了灾难之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科学家研究显示排放量必须限定在44千兆公吨才能保证温度2摄氏度安全限值。基于《哥本哈根协议》中的承诺,到2020年情况好的条件下排放总量为49千兆公吨,但如果情况不好就会高达53千兆公吨(几乎和照常排放的情况没有区别)

为发展中国家提出的义务

         另一个争议问题将是给发展中国家设定义务。巴厘岛会议达成协议,发展中国家需增强减缓行动,并且减缓行动得到国际支持,且行动适用 “三可”(MRV)原则。发达国家提供的资金技术支持也适用于“三可”原则,发展中国家自己出资的减缓行动不必受国际“三可”约束。
         然而超巴厘岛协议的发展中国家义务现在也为发达国家所提议。包括:国际磋商和分析(ICA)体系——适用于没有支持的缓解行动,十分严格的报告机制——通过国家信息通报减缓行动总体情况(每四年一次);和一个补充报告(每两年一次)。由于国家信息也是关于补充报告的,这实际上意味着每两年就要报告一次。
         超巴厘岛协议的发展中国家义务也包括欧盟提出的到2020年,不同于照常情况,减缓目标要达到15-30%。很多发展中国家自愿公布了削减排放量增长、减少国民生产总值对应的排放强度、或者甚至减少排放的目标。
          情况趋于复杂了。很多发展中国家没有在哥本哈根协议上签字,所以除非ICA被所有国家接受,否则将不适用于这些国家。很多附议哥本哈根协议的发展中国家不赞成发达国家提出的近乎苛刻的 “三可”(MRV)和ICA制度,这反映在在各种文本选项中。
         更重要的是,巴厘岛的“三可”概念是巴厘岛关于减缓行动三要素的共识之一,这个共识还包括《京都议定书》继续第二承诺期,美国将依据公约做出相应的减排承诺。共识中两个重要部分包括发达国家的减排承诺,现在这些部分正面临威胁。很多发展中国家质疑如果发达国家想降格自身的减排承诺制度,发展中国家为什么要继续同意提高自身义务。
         另一个发达国家试图赋予发展中国家的义务是使后者在全球长期的减排目标中做更大的贡献,如,到2050年较1990年减排50%。如果附件I国家承担80%减排量,而全球的的减排目标是50%,这就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将人均承担50%以上的减排量,超过照旧排放量80%以上。
         这些对于同时优先发展经济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是较大负担。如果他们接受这些设定的目标,除非引进足够大规模的资金、技术,否则他们的发展前景将受损。就这些目标的影响,尚未达成全面共识。就全球目标的讨论只在有共同愿景上展开。

坎昆会议能完成建立新资金、技术结构和适应 和适应机制的任务吗?

        发展中国家说他们愿意增强减缓行动,并出具详细的报告。但要完成这些,他们需要资金和能负担得起的技术。资金和技术支持是发达国家做出的承诺,但对适应和能力建设的支持也同样需要。
        坎昆可能的亮点是在UNFCCC下建立新的气候基金并为缔约方授权管理。这一讨论是有相当进展的。建立新基金的协议只是个有限进步,因为基金相关细节(包括基金的管理和数量)通过后续一个过程方能制定,坎昆会议也可就此做出决定。
          然而,如果坎昆会议上能做出这个意义重大的决定,建立新基金,将是一大进步。但坎昆有可能连这样简单的结果都无法实现。美国在天津已经就此明确表态,这一点被美国气候特使Todd Stern所确认,在坎昆会议上,不会取得像建立气候基金的早期收获。如美国同意的话,必须在气候减缓问题上达成坎昆协议,而该协议中发展中国家同意承担报告和国际分析的义务,发达国家同意承诺和审查制度。
         可以预期,在坎昆会议上会将会呼吁美国允许建立气候基金,并且不将此作为满足美在其他领域要求的条件。美国不会被允许将基金视为对发展中国家在谈判的其他方面取得方便之门的 “抵押”或条件。技术转移是发展中国家的另一个关键问题。在技术机制的建立上已经取得了进步,一个行政机构、中心和网络。建立这些机构的决议也要在坎昆会议达成,同时这不应以其他领域必须首先取得进展为由拖延。
         发展中国家还期望建立一个适应委员会和一个新的国际机制以解决气候变化引发的损失和损害。这还有待商定。
         如果坎昆能完成资金、技术和适应新结构的建立,它就有东西可以展示,我们也不至于两手空空地离开。这些相对仅是小措施,但如果仅证明在气候变化的国家合作上仍然有取得成果的可能,这就仍然很有意义。如果这些不能在坎昆会议上实现,给世界的烟雾信号将不是什么好事了。

:*MartinKhor是南方中心的执行董事
























vk6216 2011-05-03 15:29

国内模特各国洋妞等。
无论您家住北京,还是来京出差、旅游,只需一个电话:15901354955  我们为您解除一天的疲惫,让您拥有一
个甜蜜、轻松、舒心的夜晚;无论您喜欢哪种类型,我们都能满足您的要求
联系电话:15901354955
我们 提 供:
影 视 明 星:18-25岁
异 国 女 郎:18-22岁
清 醇 学 妹:18-22岁
公 司 丽 人:22-26岁
热 情 骚 妇:23-28岁
时 尚 美 女:18-24岁
  国内妹妹:速食(全套)600一次 1200过夜
国外妹妹:速食(全套)1500一次 3000过夜
极品和国外妹妹价格不等,客人需要请电话联系安排、


查看完整版本: [-- 【分享】第三世界网络报道:对于坎昆,我们该期待些什么 :一些关键问题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114054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