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资讯】CDM在中国的传奇之路 --]

-> 三国·智中美印学生清洁能源竞赛 -> 【资讯】CDM在中国的传奇之路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片木 2011-01-05 14:45

【资讯】CDM在中国的传奇之路

导语:根据1997年的定都议定书,CDM机制允许发展中国家发展碳减排项目,并向需要达到碳减排目标的发达国家出售碳信用。在很多清洁能源科技仍面临着来自石油和煤炭的成本竞争压力时,CDM机制相比之下就显得更加切实可行。这一机制可以使那些除非得到财政帮助,否则无法实现的项目得以实施。

       对于关注中国清洁能源领域的人来说,Clifford Mahlung或许还是个陌生的名字。但这个名字很快将变得不再陌生。作为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期间牙买加的谈判代表,Mahlung于2月8日成为了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CDM)的执鞭者。
      根据1997年的定都议定书,CDM机制允许发展中国家发展碳减排项目,并向需要达到碳减排目标的发达国家出售碳信用。在很多清洁能源科技仍面临着来自石油和煤炭的成本竞争压力时,CDM机制相比之下就显得更加切实可行。这一机制可以使那些除非得到财政帮助,否则无法实现的项目得以实施。
      CDM机制在中国运行得很好,以至于有人说,中国的CDM项目太多了。截止到去年的这个时候,中国项目就占了全球1200个CDM项目中的三分之二,压倒性的优势也引发了国际同行的抱怨。由于中国CDM项目的投资政策诱人而运营成本相对较低,批评者指责中国在同非洲,南美等地发展中国家的竞争中享有不公平的优势。
      舆论的紧张在去年年底时达到了顶点。10家中国风电场在申报联合国CDM项目时,史无前例的被以未达到相关标准为由拒绝通过。中国风电业主随即反击,高调谴责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的这一做法缺乏事实根据,包含政治动机。中国官方媒体也不吝词汇,称这一做法“不合理,不透明,不公平”。
      自从那时开始,负责审核CDM项目的执行理事会便作出息事宁人的姿态,试图平息中国方面的怒气。今年早些时候,执行理事会恢复了10个被拒中国项目中2个项目的CDM资质,接着又批准了32个中国风电场成为CDM项目,虽然同时又否决了其他6个项目。
究竟中国是否阻碍了其他发展中国家出售碳信用的机会?究竟碳减排是否应当成为第一要务,而不管是在哪里以何种方式实施?
这就是Clifford Mahlung先生上任之初所面临的复杂局面。与他信誉密切相关的是,他公开表示将在3月22日召开的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会议上直接面对并解决中国的CDM问题。
      Mahlung告诉《商业周刊》杂志,执行理事会将会作自己的出决定。“就我个人而言,如果这些项目将实现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最终目标,那么在思想认识上这是首要的一点。”
      换句话说,政治色彩已经足够多了。我们对此完全认同。批准其他项目的同时只随意批准一部分相同资质中国项目的做法是不可原谅的。如果中国的项目规模更大,对于减排以亿吨计的二氧化碳更有效,那么就批准它。CDM机制本身就是一个一为减排,二为发展经济的工具。
      Mahlung先生的反对者说,很多中国的环保项目无视联合国执行理事会的审批,只管自顾自的推进。意思是说,这些项目不具备“额外性”,而这正是CDM项目必不可少的要素。他们称,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被低估的货币和政府的财政补贴已经为其风电场项目提供了不公平的经济优势。
      但现实情况可能没有这么美好。CDM项目审批可能在财政上促成也可能最终毁掉一个中国项目。想想看吧,一个中国风电场的投资回报期大约长达20年,这还得中国的电网公司乐意收购这些风电。中国的风电价格(0.51元-0.56元)同国际水平相比何其低廉,而能够使风电项目达到盈利的基础设施,如智能电网,到目前为止仍只不过是一纸蓝图。
      归根到底,虽然中国在国际CDM市场蛋糕上分得了如此超人意表的份额,从政治角度来看似乎有失公允,但不应忘记,正是中国在其他国家徘徊不前时,以令人眩晕的速度让无数减排项目拔地而起。而这一切,正是CDM机制所要推动和达成的。

来源:清洁能源网 2010 年 03 月 16 日 16:20


查看完整版本: [-- 【资讯】CDM在中国的传奇之路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95683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