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对于穿越的忧思-SEE郭霞谈“政府购买民间服务” --]

-> 垃圾零废弃 -> 对于穿越的忧思-SEE郭霞谈“政府购买民间服务”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dftv188 2012-06-14 13:58

对于穿越的忧思-SEE郭霞谈“政府购买民间服务”

对于穿越的忧思
         郭霞  2012-6-14


    最近这段时间,从与各地同行的线上线下交流中,不难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政府购买民间服务”风潮,很多NGO同行和学界的朋友们都在谈论和欢迎着这个“历史性的进步”,有更多的民间组织久旱逢甘雨,终于有了生存和发展下去的希望。一时间,我有一种穿越的错觉,好像本来站在一口枯井上却一下子穿越到了几百年之后的繁华街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恍惚之间我总有一种忧虑,好像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在提醒着我:“亲,醒醒吧~”,我们应该意识到,你不是四爷,我也不是晴川,这种穿越背后到底是什么,又会如何影响到现实和未来真正的我们,恐怕还是需要大家多讨论。

    很多朋友说,现在政府支持了、给钱了,总是好事;也有同行在担心NGO为了争夺政府资源而产生恶性竞争,我觉得这些都是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需要的是抽离而不是穿越。抽离出来看,这股支持社会组织发展和政府购买服务的风,到底是为什么而刮?到底是体制性进步带来的社会发展变革,还是像GDP和形象工程一样传统性政绩追逐的重复;到底是社会领域改革开放的结果,还是政府官员升迁的临时垫脚石。

    我不得不承认,包括我自己在内,在中国很多做NGO的朋友,都有本性理想、善良的特质,我们喜欢把事情往好的方向去想,否则我们也就不会选择在这样一个令人绝望的社会里依然执着的去按照自己内心方向天真和认真的默默前行,但这种乐观有时候可能也会成为盲目乐观。说到这里,我们来看看这个“服务购买”和体制的关系吧。有的朋友说,政府购买NGO服务是很多国家都有的,是未来发展的趋势。的确!但我们也要摆脱开概念而往深层去观察,不知道有多少人感受到了目前我们的这股购买热潮里,到底有多大的成分是基于真实的社会需求,而有多大的程度是为了购买而购买?没有基于真实社会公共需求的民间组织发展和政府购买,那不叫发展,那依然是原有体制制造出的政绩潮,它背后的需求和动力不是来源于公众对公共服务的真正需要,而是来源于政治需要,来源于官员需要。在这种驱动力下,很容易出现的结果就是,无论是如火如荼的政府购买,还是在此之下发展蓬勃起来的公益组织,最终都可能引发民众的不满,甚至是愤怒。这也像是一个巨大不比的黑洞,我们很有可能被不自觉的裹挟进去,无论我们最初的理想是什么,一旦眼睛离开我们所服务的社会群体,而盯向这个钱的来源,就会被卷入我们本不满意的整个大体制。也有人说,米国也有政府购买呀,他们不用担心被政府收编么?是呀,可是,人家的政府也是要看公众眼色的,最终没有脱离公共服务的使命。当然,我们肯定也不排除,有个别地区的确是有充当社会发展领域特区的魄力和诚意,但我们也必须承认这仅是一些实验的开始,距离成功和扩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目前在大多数地区根本上依然只是一股自上而下的政绩跟风热潮而已,恐怕我们还远远没有到举杯庆祝进步的时候,反而应该清醒的警惕此番热潮可能会带来的问题。

    很多做NGO的朋友总认为公益领域跟商业领域有很大的区别,我们有时习惯性的把一些问题归结到我们是公益领域,所以我们跟商业不一样,从而也对自己的发展有了一些特别的期待。可当我们把眼界和内心放开的时候,我们回头看看,却发现很多事情其实没什么不同。今天中国普遍的官商勾结和腐败,并非是市场经济和自由竞争带来的,反而是体制转型未完成所导致的。那么我们面对NGO发展的时候,也就要认识到,我们要警惕的并不是公益组织之间的竞争,而是体制可能带来的垄断和不公,我们都在这个体制下,我们逃不掉。由此看政府如何支持民间组织发展,令人担忧的是目前这种各地大把给钱,甚至有些地方政府因为给不出去钱而发愁,对NGO的态度似乎从以前黑猫警长对一只耳的警惕,突然变得趋之若鹜。这使人不禁联想到市场经济发展初期,曾几何时人们也对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纠结敏感,投机倒把可能会被视为揪社会主义羊毛而掉脑袋,而曾经也有那么一段时间,人们似乎送了一口气,政府不再对市场那么谨慎,焦点也从统战部转移到了工商联,再后来政府甚至扮演起了经济发展的主角,动辄投入大笔财政到各种新兴产业,无不是怀着促发展的好意。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发现在这样的体制下,政府越是重视,市场越是腐败和不振。举个例子,我以前在环保产业做过工程销售,这个行业很大程度上是在承担公共工程,很多政府采购,比如污水处理厂、垃圾处理厂的建设,多数是BOT或BOO模式。政府越来越重视,大笔财政投入进来,一个工程动辄就几个亿,结果呢,十几年下来,这个行业里到处充斥着天花烂坠的故事,那些被鼓吹的所谓先进技术多半沦落为了官商勾结和腐败的遮羞布,更不要说近些年的大规模国进民退现象。可以说,旧体制下的那些哪怕良好的动机,也会变成滋生腐败和绝望的温床。现在经济领域里,很多有良知的学者在呼吁政府开放民间金融而非自己到处砸钱,回到公益领域里其实是一样的。我认为在没有放开NGO注册和筹款的基本政策保证下来谈政府采购,就好像大炼钢铁时代一样的可笑,而在尚未建立有效监管机制的情况下用大笔砸钱的方式来促进发展,也定会引发公益垄断和官善勾结,往回看中国近30年即可看到未来。

    说了这么多有什么用呢?有些事情,我们想了与没想,选择和结果还是会有不同的,我总觉得我们应该对这些事情多想想,多讨论一下,哪怕是争论,也许才能让我们走得更好,至少不背离心中的方向,更不会不自觉的去参与到为浑水摸鱼和权力寻租创造空间中去,最终自己面对劣币驱逐良币的结局。我能理解很多组织非常缺钱的现实,我想也许这篇文章会被大家骂做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但我又觉得,呼吁放开注册和筹款的人们总是比埋头甘于从政府拿点小钱的人们要自信,有真正的自信和能力的团队,一定不会惧怕自由竞争,他们内心最怕的是有一天早上醒来,当自己照镜子的时候照见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一条条政绩马路和一栋栋办公大楼。


郭霞,阿拉善基金会、SEE生态协会资助部资深项目官员

dftv188 2012-06-14 14:01
成都招安,有真相。

http://forum.gsean.org/read-htm-tid-89150.html

朴犷者 2012-06-14 14:19
姐姐,这篇文章是好。只是,请你估计一下,上济溪的人,看这篇文章,有帮助的,能不能占到一成?

explorer 2012-06-14 18:40
朴犷者:姐姐,这篇文章是好。只是,请你估计一下,上济溪的人,看这篇文章,有帮助的,能不能占到一成? (2012-06-14 14:19) 

写的挺好,自己看了有帮助就行啊。


查看完整版本: [-- 对于穿越的忧思-SEE郭霞谈“政府购买民间服务”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136222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